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文豪野犬】(织太)背后灵织田作先生

#这应该算是一个老梗了,如有雷同,纯属撞梗

#时间线走漫画


“啊咯、咯……”昏暗的房间里,悬空挂在房梁上的男子发出奇怪的声音,听上去就十分痛苦的样子。

“喂!喂!太宰!振作一点!”织田作一边奋力地抱着太宰的腰将他往上举,试图减轻太宰的脖子压在绳子上的重力,一边徒劳无功地喊着上吊人的名字。

没办法呀,毕竟织田作只是一抹幽灵而已,能对活人的世界造成微乎其微的影响已经是尽了他全部努力了。

这样下去不行,织田作想着,他的目光向四周逡巡,最后落在了太宰房间角落摇摇欲坠的酒瓶上。他用力向酒瓶堆上一扑,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平衡的酒瓶们立刻稀里哗啦的四散倒塌,发出响彻整座公寓的巨响。

“叮咚——”

门铃响了两下,见没人回应,被巨响吸引过来的公寓管理人在门外大声喊道:“太宰先生!太宰先生!你在吗?”

还是没人理,于是管理员打开了门,“太宰先……啊——!”

飘在太宰旁边的织田作松了一口气。

“o……ta……”被聚集而来的人抢救下来的太宰治挣扎着发出模糊的音节,他的眼睛看向虚空,亮闪闪的样子一点不像刚从上吊的窒息中被救出来,反而像刚吃到了梦寐以求的糖果的孩子。

织田作朝太宰飘过去,“太宰,你看得到我?”

太宰没有反应,他的视线依然朦朦胧胧地注视着虚空,鸢色的瞳孔里没有倒映出任何不存于世的身影。

“巧合吗?”

太宰被人七手八脚的抬进救护车,织田作顺着力量的牵引也飘了出去。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实上眼睛一闭一睁,织田作就变成了太宰的背后灵,他可以随便从生灵死物中穿过,却飘不离太宰方圆十米的范围。一开始,他什么也做不到,现在似乎终于积攒了点力气,可以稍稍碰一碰东西了。

自从他可以碰到东西开始,就踏上了每天救宰的不归路,成为世界上最忙的背后灵。

如果这个世界除了他还有别的背后灵的话。

 

“太!宰!”怒发冲冠的国木田先生拍着桌子发出愤怒的咆哮,“你就不能哪天不要闹事?!”

太宰躺在沙发上,依然一副“我升天了”的梦幻表情。

工作中被一通电话叫到医院,被迫打乱计划,还要处理搞事的搭档弄出来的烂摊子,国木田气的头发都要自燃了。

“不要这么说嘛~国木田君~”太宰的声音还有点沙哑,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轻佻,“我在实验新的自杀方法啦~才不是闹事!”

“上吊算哪门子新的自杀方法啊!”

“不仅仅是上吊!”太宰突然一咕噜坐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他那本《完全自杀手册》,信誓旦旦地说,“先喝五瓶大吟酿,再将脖子放进天然成分和人造元素扭合而成的绳子,就可以看到天堂哦!”

“你这话骗谁啊?!”

“啊咧?”太宰露出惊讶的表情,浮夸的一塌糊涂,“失败了。”

“太宰!”

织田作飘到太宰身边的空位上,摆出仿佛坐在上面的姿势,“我也觉得这个自杀法很不靠谱。”他认真想了想,说道。

虽然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声音,但是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会更加无聊的。

 

虽然同时被活人和死人否定了,太宰依然我行我素的怠工撩妹约人殉情。路上,他似乎心情很好地哼着自创的小调,趁国木田没注意的时候,脚尖一转,就嗖的钻进人群,快快地跑了,比泥鳅还滑溜。

被太宰拖着的织田作隐约听到了又又又被丢下的国木田爆炸的声音,看来不管在哪里,太宰总能找到可以惹怒的对象。

突然太宰停下脚步,“真是漂亮的夕阳呢~”他看着天边的火烧云赞叹道。

织田作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哟西!为了不辜负这片美景,去入水吧!”太宰这么说着,脚比话语更快的踩上了堤岸。

“扑通”一声,织田作眼疾手快的拉住太宰的衣领,顺着水流的方向将太宰往人多的地方拽。

周围的人声逐渐嘈杂起来,织田作再加了把力,把太宰的脑袋多拉出水面一些,“水里有人!”“快救人!”很快有好心人呼喊着,聚集过来。

织田作松了一口气,摸了一把脑门不存在的汗水。

 

第不知道多少次自杀失败,但太宰看上去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踩着着湿哒哒的皮鞋就往超市跑。虽然刚上了吊不久又跳了河,但是太宰在吐完肚子里的水后,就再次活蹦乱跳起来。他拎着一扎啤酒和一箱蟹肉罐头回公寓,打算来个痛快的游戏之夜。

有时候织田作也十分好奇太宰哪来的如此旺盛的生命力,事实上,织田作一直并没有觉得太宰哪里身体康健了,照他照顾了这么多年孩子得来的经验,太宰这种成天受伤作息混乱还胡乱饮食的生活习惯,没有三天一感冒五天一发烧七天一胃痛,都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而现在,刚在这种深秋时节泡了凉水,不赶紧洗个热水澡,还打算喝一夜的酒,织田作很是担忧的绕着太宰飘了一圈,感觉幽灵的发际线都要后退了。

万幸,太宰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精力充沛,玩到半夜就抱着毯子趴在地上睡着了。

织田作试探地拉拉毯子角,品味奇特的花毯子像被风吹过一样动了动。

拉得动。

“一,二,三,嘿——咻!”织田作一发力,在旁人眼里就是花毯诡异的无风自动,将太宰完整地罩在下面。

第二天早上,太宰扒着国木田的桌子,兴奋的分享自己的奇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结果早上醒来我竟然盖着毯子哎!国木田君,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会不会是太宰先生你睡着的时候觉得冷,自己盖上的?”旁边的宫泽贤治搭话道。

“这就错了贤治君,”太宰颇为自得地摇着手指,“怎么看都是因为可爱的田螺小姐啦,毕竟我是如此受欢迎啊。”

“哎?是这样吗?真厉害啊,太宰先生。”天真的贤治毫不怀疑的感叹。

“喂!”国木田听不下去了,“贤治你别听太宰胡说!”

“抱歉啊太宰,不是可爱的田螺小姐。”织田作飘到太宰旁边,无奈的说。

“……其实啊,不是小姐姐也没什么。”太宰靠在办公桌边,歪头想了想,突然补充道,“男孩子也行啦,不过限定红头发!”

国木田猛地抬头,仿佛听到了乱步说他再也不想见到点心,“太宰!”他的眉头一跳一跳,“你……受了什么刺激?”

“太宰先生以后是不打算和女孩子殉情了吗?”连一直旁观的谷崎都露出了一脸惊吓的表情。

太宰沉着脸,似乎在做出什么事关人生的重大决定,“这个嘛……”他沉吟着。

“咕咚。”有人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太宰突然灿烂一笑。

“骗你们的啦!”

侦探社内顿时响起一片舒气声。

只有织田作吓得猛的向后一飘,瞬间大半个身子都戳到了墙里。

太宰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织田作攥了攥拳头,飘到太宰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

太宰面上笑得志得意满,鸢色的眼睛深处却殊无笑意。

太宰绝对发现了什么,织田作盖棺定论。

你是怎么发现的?

 

对于太宰可能发现了自己这个猜测,织田作意外的,完全不觉得开心或是惊喜,他的直觉告诉他,太宰近来与日俱增的自杀频率与这件事有着莫大的干系。

织田作手插在风衣兜里,目光虚虚地射向地面,他被太宰牵引着,跟在他背后慢慢的飘。

不妙啊,织田作想,太宰渴望着什么,没人比他跟安吾更清楚了,生前他错过了踏入太宰的孤独的时机,临死才挣扎着将他用了一生探索出来的的可能道路交给了太宰,太宰也确实照着他的话走进了光明。

然而,纵然眼底多了光芒,但是太宰似乎还是没有找到值得他坚持活下去的事物,明明目之所及不再惶然,却依然执着地注视着死之彼端。

这让织田作有些困惑。

想的太入神了,直到半个身体都浸在了水里,织田作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太宰已经在他面前咕噜噜吐着泡泡,满脸幸福地沉了下去。

织田作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赶忙拉住太宰的衣领,又一次将他从自杀成功的边缘拽回来。

被路人捞上来的太宰,在救护车尚未到来的间隙,宛如一条泡涨了的咸鱼般趴在河滩上,湿透的卷曲黑发杂乱地盖住了他的眼睛。

织田作屈着一条腿“坐”在他身边,“太宰,你到底想要什么?”他问道。

太宰“噗”地吐出了一口水。

 

织田作重复着跟着太宰,把自杀的太宰救下来,继续跟着太宰的生活,但是太宰自杀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国木田刚把他从河里捞上来,转个身的功夫他又“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直到有一天,太宰玩了把大的。

侦探社被邀请解决一桩发生在电视塔的杀人案,警署根据现场留下的痕迹猜测可能是一桩异能犯罪,于是太宰和国木田就作为最合适的一组被派过来。

犯人很快就被抓获,的确是异能者,能力还有些棘手,但是只要太宰在,异能力的问题统统不叫问题。

国木田将失去反抗能力的犯人敲晕绑住,交到赶来的警察手里。

“这里的风真是清爽,”消极怠工、无所事事的太宰扒着窗沿,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哇!风景也超漂亮!”

“那边的先生,很危、啊——!!!”一位看到太宰的女警察想提醒他,没想到太宰轻巧地一撑窗框,毫不拖泥带水的跳了下去。

尖叫声顿时响彻大厅。

国木田瞳孔骤缩,“太宰!”

织田作跟着太宰急速下坠,高速中,周围的景色模糊成一片杂乱的色块,太宰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他在半空中勉力扭过头,朝向织田作的方向。

织田作。

风声掩盖了所有声音,织田作只能看到太宰在风压压迫下做出的扭曲口型。

他飘到太宰前方,瞅准时机,朝太宰猛地一推。

“刺啦!”质地良好的布料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太宰,”织田作虚虚的抱住他,“不要再自杀了。”

挂在半空中,太宰咳出一口血,顶着高空的罡风蠕动嘴唇。

好啊。

他这样说道。

 

“……你疯了?”面对病床上被绑的严严实实的重伤患,国木田沉默了半晌,才压抑着问出声,他的手到现在还在极细微的颤抖着。

隔着氧气罩,太宰细微而沉闷的声音传来,“抱歉。”

“以后不会了。”

国木田目光怀疑。

一个月后,断了好几根骨头的太宰彻底痊愈,获准出院。他在草地下蹦跶了两下,瞬间又变成了一条好汉。

“国木田君~”太宰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以前实在太麻烦你们了!”

“我决定!要把座右铭改成清爽明朗而充满朝气的自杀!绝对不给别人造成任何困扰!”

国木田冷笑。

他走上前,牵起太宰的手。

给了他一个痛快淋漓的过肩摔。

 

太宰没有停止自杀,但是他找死的频率终于降到了正常的水准,整个侦探社轮班盯了他大半年,才终于确定太宰那根搭错了180度的脑神经总算回到了偏离正常轨道30度的位置。

社长最后征求了乱步的意见,名侦探犀利的目光透过镜片从头到脚给太宰洗礼了一遍,拍板,精神病人监管模式可以解除了。

织田作和侦探社全体一起松了一口气。

太宰也松了一口气。

讲道理,森鸥外当年盯他都没盯得这么紧过。

 

之后太宰就遇到了中岛敦,这仿佛预示了什么,平静数年的横滨陡然波涛汹涌起来,各路人马轮番登场,织田作跟在太宰身后,每每在太宰遇险时尽最大努力上前搭救。

但是他的力量太微弱了,关键时刻,依然没能阻止那颗子弹射进太宰的身体。

那是自太宰从电视塔上一跃而下后,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甚至可能是他有生之年最接近夙愿的时候。纵然这是太宰计划里的一环,他也准备了后手,但是同样身经百战的织田作知道,没有计划是完美的,而太宰的这个计划,成功率低的仿佛在高空走钢丝。

织田作徒劳的试图给太宰做急救,但他的手穿过了太宰陷进地面。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半透明的太宰,从地上的太宰躯壳里坐起身。

“哟,织田作,”仿佛只是酒吧遇到多年不见的老友,太宰轻快地招呼织田,嘴咧得很开心,“终于见到你了。”

织田作叹了口气,“太宰。”他点头回应。

“织田作我跟你说啊,我好不容易从森先生手底下溜出来,结果异能特务科竟然让我在地下呆了两年,两年!憋死我了。后来进了侦探社,哎,你死的时候它还没有成立,社长的异能可有趣了,真想看看社长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异能的表情,我超级好奇啊。还有……”

织田作伸手,轻轻地捂住了太宰喋喋不休的嘴,“你做到了,太宰。”他认真地看着太宰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做得很好。”

加入侦探社做得很好,破案做得很好,帮助别人做得很好,救人更是做得很好。

当初给太宰指下方向的他,都没想到太宰能真的走的这么远,做得这么好。

“棒极了。”

太宰愣住了。

慢慢的,他眯起眼睛,露出一个快哭了的笑容。

“真的吗?”他问道。

“真的,”织田作重重一点头,“真的。”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太宰问道。

“我不确定,应该很无聊。”织田作推了推他,“你该回去了,太宰。”

“不要,”二十二岁的成年人鼓起腮帮,像个小孩子似的赌气道,“我不要回去。”

“太宰,那里还有人在等你。”

织田作上前,这次他给了太宰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他抱着他,倒向太宰的躯壳。

“我没有去过死者的世界,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

“我可是你的背后灵啊。”

“所以,回去吧。”

“我在这里。”

 

漫长而又短暂的黑暗后,太宰睁开了眼睛,一旁的与谢野小姐一副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她给太宰喂了点水,“感觉怎么样?”与谢野晶子问他。

“唔,”太宰笑了,“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最后一段是漫画的情节,记不太清了,不确定有没有错

#灵感主要来源于那个声优访谈,mamo说武侦宰之所以一遍遍自杀,估计有一部分原因是想接近织田。

#感觉有点把宰写得有点太软了,回头得改改

      #宰考了满分,要织田作夸夸,要织田作亲亲抱抱举高高  

评论(3)

热度(85)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