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火影(柱斑柱)]永眠

#灵感来源于B站视频《黏着型木系男子15年纠缠不休》,不过柱间在终结之谷一战后绝对没活过15年就是了……#

#柱间死因是我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设定#

#原著暧昧向#

#其实文名和内容没有半点关系,我就是随便安了个足够高大上的名字#

  

若魂魄能知觉,黄泉下,不忘却。

对不起,斑,好想,再见你一面…… 

 

 

 

 

 

当千手柱间抱着一个人出现在村口时,所有忍者都沸腾了。

 他们拥抱着,欢呼着,高声呼喊他们心中的英雄,心中的神明的名字。

可是千手柱间对于他的臣民对他的拥戴好似无知无觉,他一步一步,摇晃着,蹒跚地向前走,目光直愣愣地盯着怀里,冰冷而毫无声息的挚友。

比起他衣衫褴褛的狼狈,斑的衣饰除却沾染的尘土与污水,依然完完整整地依附在主人的身上,但这一切,反而越发衬得胸口破损的空洞和大片的血液,深刻的刺目。

雨水淋漓,滑过他的眉目,他的唇边,顺着清癯的轮廓,带走脏污的灰烬和鲜血,躲进他总是不听话乱翘着的长发里。

那双被无数人畏惧的写轮眼安静地阖着,斑难得的显得安详而平静,好似安稳地睡下一般。薄唇直直地抿着,让柱间总有一种错觉,他的挚友,会在下一刻从睡眠中醒来,然后为他再一次犯蠢而破口大骂。

啊,斑是睡着了,再也不会回应他,再也不会跟他在崖壁上,俯瞰他们儿时共同的梦想,如此深沉的睡眠。

雨水淅沥,水珠砸落的声音越来越大,在耳边轰鸣,将其他人的欢呼越推越远,遥遥的,好似在天边。

被坚定的意志强压下的,独属于那一条小河边的孩子的情感,在漫天的雨声里,随着大战后的筋疲力尽,仿若回波的潮汐般,无可阻挡的蔓延上来。

世间唯一了解自己的,仿若半身的人,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手下。

不存在后悔,那是对他,对斑,对他们共同的执著的亵渎。

但是,伴随着体力的耗尽,坚定的心灵似乎也软弱了,任由悲伤与疲倦的海水淹没头顶。

肌肉的酸痛,伤痕的烧灼,统统感受不到了,只剩充斥四肢百骸的空落感,晕晕乎乎,摇摇晃晃。

“砰!”

“初代大人!”

“医疗班!快!”

模糊的视界里,斑的脸近在咫尺。柱间埋在斑的颈边,潮湿的发丝擦在脸上的瘙痒感钝钝的传递过感官。

冰冷的,雨水的味道,没有脉搏。

“……斑……”

   

千手柱间从未受过如此巨大的创伤,甚至破天荒地在医护区抢救了整整一天,才从生死线上安定下来。

又过了一天一夜,千手柱间微微颤动了眼睫,艰难地睁开眼。

惊喜的呼声由近及远,不久平息下来。

“兄长,你终于醒了。”扉间跪坐在榻榻米上,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如释重负。

“啊,”从来没有如此长久的昏睡,柱间直直地盯着天花板,良久才沙哑地问:“斑呢?”

“……在墓园旁的停灵处。”

 

宇智波斑的葬礼,是千手柱间亲手主持的。

来的人不多,除了他和扉间,就只剩下零星几个宇智波的长老高层。

斑的遗容,是柱间硬撑着伤势,亲手整理的,连最后的盖棺,也是他硬揽下的。

葬礼很安静,天气也很好。

千手柱间矗立在斑的棺材旁,最后弯下身,轻轻理了理宇智波斑盖住右眼的黑发。

棺盖逐渐合上,阴影染上斑毫无血色的惨白脸庞。

在那片侵染着的阴影里,什么东西,永远的离自己而去了。

钉棺,亲手在棺材上设下牢固的封印,以防其他家族觊觎宇智波的血迹。

宇智波一族拒绝将斑葬在宇智波的祖坟里。

所以柱间在他们相遇相诀的河边,为斑搭了座墓。

泥土洒落,盖住了棺盖上宇智波的族徽。

好似埋葬了那一切,那曾经的相遇,相识,相交,相争,相携。

 

千手扉间很忧虑,因为他的大哥自从斑死后,就开始不太正常起来。

终结之谷一战,千手柱间战胜了宇智波斑并且杀死了他,令千手柱间个人的名望在忍者大陆达到了一个巅峰,但也让那些不服从木叶的,与木叶有嫌隙的忍村和家族起了小心思。本来木叶建立就是以大陆顶尖的两大家族为基础,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强大的个人战力为依托。当初宇智波斑只身出走木叶,虽然小范围内引起了些许波澜,但大的忍村和家族依然按兵不动,因为他们畏惧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联手的力量,不确定当他们真正攻打木叶的时候,宇智波斑不会掉头回来帮助木叶。

但是,现在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宇智波斑死了!千手柱间亲自击杀的!这就表明木叶的支柱一个已然崩毁,一个正处于衰弱的状态,木叶的力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此时不攻打,更待何时?

所以对木叶各种各样的骚扰一下子多了起来,连火之国大名都隐晦地传递出担忧的意向。为了稳定局面,千手柱间不得不拖着尚未痊愈的身体四处奔走,来展示木叶依然雄厚完美的力量,而对内则需要安抚加入木叶的其他家族,虽然扉间帮柱间处理了相当一部分防卫和内务工作,但真正的场面还是需要柱间亲自去镇压,毕竟扉间的公信力远远不如柱间,尤其在宇智波一族方面。

但是哪里不对。

就算每日疲于奔命,比起刚建村那会儿,工作量已经小了很多,但就算那段忙得四脚朝天的日子里,就算为了建村事宜而三天未眠的时候,千手柱间也没有露出如此疲惫衰弱的笑容。

人前,千手柱间的微笑宽厚依旧,甚至威严更甚,短短一个月,就将各方安抚下来,使初生的木叶重归平静。

但是,每当不必在重敌环伺的环境中装样子的时候,千手柱间便是一副低沉的样子,连笑容都少有了,就算对着唯一剩下的弟弟微笑,也掩不住眼底仿若秋日凋零般的颓唐和虚弱。

千手扉间从未如此明确的认识到,宇智波斑不仅是与自家大哥齐名的大族族长,唯一可以与大哥相争的绝世强者,更是大哥一生的挚友,命中注定、毫无血缘的半身。

但就算这样,兄长的悲伤未免太过了些,已经距离宇智波斑离世两个月了,依然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兄长,局面已经稳定下来,以后就不要出任务了,你需要静养。”千手扉间将手上的体检单摇的哗哗响,严厉地斥责柱间不顾身体的工作状态。

“哈哈,扉间你多虑了,我的身体素质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小伤不会有问题的啦。”千手柱间半坐在床榻上,任由身边千手家的医疗人员将他的半个身体牢牢地包扎起来。

“千手柱间!”千手扉间看自家大哥这幅毫不在意的样子就火大。

“好,我答应你,以后绝不出村了。”千手柱间也知道最近扉间对他的状态很是忧心,但是一向意志坚韧,神经大条的他,却好像在和斑那一战里透支了剩下的所有气力,眼下倦怠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 

就好像,从背后刺进斑的心脏的那一刀,同样戳进了他的左胸。

伤口无法愈合,伴随着血液的流失,绵绵密密的刺痛时刻不绝。

明明在与斑决斗的那一刻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了保护村子,不管是兄弟还是儿女,也要斩杀。

一切都是为了新生的村子,为了萌芽的秩序。

但是劈开悬崖的同时,似乎也将自己劈成了两半,一半是一如往常的强大坚韧,一半是困于伤痛的漠然疲惫。

不仅是肉体上在旷世一战后怎么也愈合不了的暗伤,还有仿佛压到临界点的精神虚脱。

斑死前那一句“你变了”,一直在耳边萦绕,每到夜深人静,便纠缠上来,恍如梦魇。

在宇智波斑死后的日子里,千手柱间无时无刻不在思索,他和斑从携手的挚友沦落为生死相决的敌人的原因。

最初都只是想保护好最后的弟弟而已。

后来分歧越来越大。

斑主张一劳永逸的大战,他主张修生养息,维持现有的,来之不易的和平。

斑认为为了要保护的人,可以舍弃村子,而他则坚持只要村子所代表的稳定与秩序存在,就有希望,为了村子,可以舍弃任何东西。

很难说,哪个的目光更长远,哪个的主张更优秀。

不过就像斑说的,他变了。

变得为了村子,可以舍弃弟弟了。

果然在手的都不懂珍惜,失去的方才悔恨。斑的弟弟死了,而扉间还活着。

现在斑也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当年两个小少年,在悬崖上满怀期待的规划,要一起建个村子,然后把弟弟放在里面,保护起来。

宇智波兄弟死了,千手兄弟还活着。

这个梦想,是实现了,还是失败了呢?

 

他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一闭上眼,满满都是当年与斑畅谈理想,互相切磋的美好画面和终结之谷飞溅的水花与晕染开的血花。

他甚至开始思考,斑的思想的正确与错误。

可是,没多少时间留给他慢慢反思了。

在某天清晨,他疲惫地来到火影楼,整理好要发布的任务卷轴,准备站起将它们交给扉间时,突然世界开始天旋地转,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查克拉衰竭。

好像有点可笑啊,自负于生机勃勃的木属性查克拉的他,竟然会栽在这里,就好像一直信誓旦旦没人可以站在自己背后的斑,被自己从背后一剑刺杀。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身体很快的衰弱下去,好像从前受过的所有旧伤,一起爆发了似的。

 

“咳,咳咳……”腥甜的液体一点点溢过唇边,哪怕是咳嗽声,也是断断续续,虚弱不堪。

洁白的床单,长而顺直的纯黑发丝洒落在枕边,连原本健康的小麦肤色,在这般死寂的色彩的映衬下,都显得苍白起来。

不,不是错觉,而是确实苍白了,甚至衰弱到惨白。

就像一棵苍天大树,度过了最后鼎盛的秋季,在冬季来临的时候,褪去了全部繁荣的枝叶,变得衰弱、空洞,在缺乏营养的土地里,逐渐死去,最后留下干枯的枝干。

“扉间……咳咳……木叶……咳……就,交给你了……”

“嗯。”千手扉间一如既往地严肃可靠,他答应着,手紧紧地攥成了一个拳头。

“本来……咳……二代……咳咳……给斑……咳咳……对不起……咳……他……咳咳,咳……”

“兄长,别再说了……”千手扉间轻轻拭过兄长唇边咳出的鲜血,不忍心地道。

千手柱间半阖着眼睑,恍若未闻,喃喃自语,只是声音渐低,不再可闻。

最后的最后,却反而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无论是木叶还是千手和宇智波,在这剩下的不多时间里,都与自己再无关联,扉间已经足够成熟,足以承担他留下的一切。

所以,他总算可以放纵一下自己,沉浸在对于忍者而言完全无用的情感里,任思绪随着扁平的卵石轻飘飘地掠过水面。

其实,初代火影的头衔,也是想给斑的……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伤害斑的弟弟的……

可是,扉间杀了泉奈,他杀了斑……

可是,他还是硬拉着斑结了盟,占了初代火影的位置,还把二代给了扉间……

哈哈,这样一说,真的好像拿斑当做了建立忍村,夺得权势的工具似的……

呐,这辈子,好像最对不起的,就是斑了吧,感觉就是在他面前自杀,也难以补偿对斑的歉意。

虽然就这么寂寂无声地死在床上让人有点不甘心,但是一想到马上又可以见到斑了,就忍不住开心起来。

好可笑啊,一直说着要坦诚相待,但是只有在最后一刻,才敢于直视自己内心盈满无法流出的泪水的角落,忍者之神千手柱间永不为人所知的最软弱的一面。

这下,斑不用背负宇智波,他也不用背负千手,木叶也留在了生者的世界,他们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谈谈天。

这次就算斑想打他,他也绝对不还手了。

“好想……好想……”

好想再见你一面啊,斑。

 

 

 

评论(4)

热度(67)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