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火影(粮食向)]转折

这货的本体是柱扉,然而写完后……自由心证吧,让我去静静。

这本是一片荒芜的野地,现在其上的荒草灌木被爆裂的火遁烧成杂乱的焦黑灰烬,缺口的苦无和手里剑四处散落,然而更多的暗器,却维持着柄端戳向天空停滞在那里。

因为它们冰冷的锋刃,有尚未褪去余温,或者已然僵冷的血肉支撑。

这片荒地上,散落,不,应该说覆盖着,比灰烬更杂乱,比丢弃的兵刃更残忍的东西——人的尸体。

代表生命的艳红液体从维持着扭曲模样的尸体中流淌而出,敌人的,己方的,他们甚至保持着死前同时将武器插入对方致命处的姿势,然而他们死后的鲜血却不分彼此的流汇一处,一同浸透身下的土壤。

千手柱间喘息着,身上满满是战斗后的血迹尘土,汗水从鬓角悄悄滑落,隐入长长的黑发消失不见。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依然一瞬不瞬地紧盯着对面的敌手,目光强势而锐利。

宇智波家的族长宇智波斑,也是这片残酷的战场上唯一可以与千手柱间抗衡的人,他看上去比之柱间更为疲惫,但是他的眼神却更狠更绝,仿若盯上猎物的鹰,鲜红可怖的写轮眼里流泻出一往无前的狂气。

这片战场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斗争暂时停歇,另一边激烈的拼斗声便变得更为刺耳,不过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同时不由得分出一点注意力关注另一边的战局,绝不是因为声音太响这种无聊的理由。

因为那边是他们的弟弟,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在战斗。

比之他们兄长气势磅礴的争锋,扉间和泉奈的声势要小得多,水遁对火遁,忍刀对忍刀,激烈的杀气在空中相撞,刀锋流转间是更为凶险的杀机。

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战力相差无几,现在二人均已力竭,只要一方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又是一次忍刀的激烈碰撞,泉奈和扉间借助反冲力拉开距离,表面上谁也没捞到好。

扉间剧烈的喘息着,再一次握紧了手中的刀柄,悄悄结下了刚研发不久的忍术的印。

“飞雷神斩!”
    “泉奈!”

手持雪亮尖刀的千手扉间转瞬出现在宇智波泉奈右侧,斑霎时大惊失色,甚至顾不上对面的柱间,就要瞬身过去,可是还是晚了一步。

“不要!”

斑来不及,但是有人赶上了。

一个不起眼的宇智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横跨一步,替泉奈挡住了袭来的刀锋。

电光火石间,泉奈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刀,在替他挡刀的族人的身体的掩护下,自下而上,狠狠地砍在千手扉间身上。

依附上风属性查克拉的刀锋锋锐无匹,皮甲血肉骨骼,在这刀锋下不堪一击地撕裂开来,露出断裂的肋骨和暗红的内脏,然后——

鲜血喷溅而出,染红了泉奈半个身子。

“扉间!”千手柱间失声惊叫,面对唯一剩下的弟弟的重伤,他似乎也和宇智波斑一样瞬间忘记了身处何地,完全不管千手扉间身边围了宇智波战力最强的两个人,立刻瞬身过去扶住坠落的扉间。

泉奈托住为他挡刀的族人飞速后退,脸上是明晃晃的对无法再补一刀的遗憾,但是站在另一边的宇智波斑似乎愣住了,对柱间抱走已然昏迷的扉间没有半点阻拦的举动。

幼时便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宇智波斑对伤势的严重程度有种近乎直觉快速判断,泉奈的刀劈下去的那一刻,斑便意识到——

千手柱间最后一个弟弟也保不住了。

风属性查克拉劈开了肉体,近乎斩断了半个腰部,腹腔被破开,斜斜地切断了胸前的肋骨,露出失去血肉保护的脆弱心脏。

千手柱间疯狂地向扉间的身体里输送查克拉,惊慌失措地完全不像身经百战的千手族长,但是从巨大的创口中流淌而出的鲜血完全没有减少的迹象。

“全员撤退!”千手柱间勉强打起精神喊出最后一声命令,便在族人的掩护下飞速离开。

“求求你了,求求你,扉间,千万,千万不要死啊!不要死啊!扉间!”柱间完全不顾自身筋脉的哀嚎,拼尽全力地压榨着躯体中的查克拉,以维持那岌岌可危的心跳。

这是,他最后的弟弟啊!

宇智波斑抬手,制止住试图追击的族人。

“族长,为什么不追击?现在正是大好时候!”

“没必要,千手扉间活不了了,千手已经元气大伤,不用赶尽杀绝。”斑面无表情地说,他不禁想起第一次看见柱间的眼泪,似乎就是他的弟弟死的时候。

如果千手扉间也死了,死在宇智波的手上,柱间……该怎么办呢?

宇智波和千手,果然注定,不死不休。

宇智波斑转身离去。

 

“柱间大人,放弃吧,扉间大人他……”

“不要!扉间还没有死……扉间不会死!”柱间双手牢牢按在满身鲜血的扉间的后心,一刻不停的输送着查克拉,因为透支了查克拉,柱间脸色青白,眼下是浓重的青黑,嘴唇干裂,面容憔悴,但他的眼睛却亮得灼人,好像抓住最后的浮萍的溺水者,满是孤注一掷的绝望。

千手桃华不忍心地偏过头,她在前代族长千手佛间去世后,就一直注视着这对表面上截然不同的兄弟相互扶持,艰难地带领千手一族继续前进。

兄长柱间统领大局,他的乐观和包容使千手一族黏合一体,而弟弟扉间则冷静细致地协助兄长处理大大小小的家族事务,完美地补足了柱间的短板。

千手一族能有今天,兄弟二人,缺一不可。

可是,在今天,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扉间在病榻上,流尽最后一滴血。

该死的宇智波……

千手桃华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将眼泪逼回。

“族长大人,让我们来吧。”一旁千手的医疗忍者忍不住上前试图替下千手柱间。

现在柱间的状态实在是太可怕了,让人不由担心,他下一刻是不是就会突然崩溃。

“不!你们快去打温水!缝合呢?!血为什么止不住?为什么止不住!”柱间的声音由高渐低,喃喃地,绝望地,逐渐带上泣音。

“……求你了,扉间,不要离开我,我,只剩下你了啊……”

“……大……哥……”几不可闻的声音响起。

“扉间!”柱间狂喜地抬头,“你醒了?不要担心,大哥正在帮你治疗!一定治好你!”

满面的血污已经被擦去,露出瘦削的脸庞上好似彩绘般的红痕,以往总是露出冷静而锋锐的目光的红眸衰弱地半睁半闭,惨白的薄唇微微蠕动两下,似乎想说什么,细细的赤红却先一步溢出唇角。

“……大哥,放……弃我……”如此重伤下,本该重度昏迷无法醒来的扉间,却依然勉强吐露出清晰的话语。

这本该成为未来木叶二代目的银发男子,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和近乎残酷的理智。

“不要!扉间!给我活下去!这是大哥的命令!”千手柱间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他哽咽着,大声喊道。

扉间微微蹙了蹙眉,他歪过头,更多的鲜血染上惨白的唇角和下颌。就在柱间手忙脚乱地试图擦拭干净的时候,扉间闭上眼眸,重重地喘息,艰难地,痛苦地,好似在压榨这副残破躯体中最后的生命力。

“……大哥……”扉间终于再次睁开眼睛,垂死的红瞳里泛出了生命的光。

柱间露出无法掩饰的绝望神情,乱世中,他见多了这种神色。

回光返照。

“……小心……宇智波,”扉间停顿了一下,倒流的血液已经堵住了气管,他艰难地震动声带,“今后……按照你的想法……带领一族……前进……”

“我……相信……你……”最后的尾音,虚弱无力的消失在空气中。

沾满鲜血的银色短发凌乱的披散在简陋的草席上,而那枯黄的草席,也早已被鲜血浸透。地上的伤者面色白到透明,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流干。

扉间闭上了眼睛。

柱间目光空洞地注视着弟弟失去生气的脸庞。

输进去的查克拉好像泥牛入海般毫无反应。

心跳停止了。

最后的体温逐渐从指尖褪去。

扉间……死了。

柱间渐渐停止了徒劳的输入查克拉的举动,他颤抖着抬起扉间失温的躯体,牢牢地,牢牢地搂在怀中。

失声痛哭。

 

空寂的庭院中,月光如水。

千手柱间已经在廊下坐了很久了。

他想起了不久前和扉间的最后一段交谈。

那也是一个同样的夜晚,他们带领着千手一族的精锐在战场边扎下阵营,他再一次缠着扉间讨论和宇智波一族和谈的事。

“扉间,这么打来打去,只会造成仇恨和死亡,如果我们和宇智波结盟,肯定可以阻止战争,带来和平。”
    “大哥,我反对的不是和宇智波结盟,而是宇智波和千手之间积怨深厚,就算他们答应结盟,也肯定不怀好意,这种计划达成的可能性太小。”扉间拨弄着忍具袋里的兵粮丸,仔细地检查它们的成色和数量。

“可是,扉间,当年我和斑……”柱间急切地试图解释。

“闭嘴,”扉间不容拒绝地喝住柱间,“那个宇智波斑当年就已经和你断绝情谊了,现在你又能保证他的思想跟小时候一样么?别天真了,大哥。”

千手柱间挫败地垂下头,消沉地抱膝蹲到树下的阴影里。

“扉间,”柱间静默半晌,再次开口道,“我不想再打仗了,不想再看到那些孩子,像瓦间板间一样被迫走上战场,然后死掉。”

听到早已死去的弟弟的名字,扉间停下手,“总有一天,”面容冷冽的男子说出不符合他的形象的感性话语,“和平总有一天会到来,大哥的梦想会实现的。”

“扉间!”第一次听到弟弟对自己的肯定,柱间惊喜地抬头。

“现在,”银发男子的温柔好似昙花一现,扉间的嗓音依然是一贯的冷静且毫无波动,“大哥给我去睡觉,明天我们和宇智波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提到明天又要打仗,柱间一下子就蔫了下去,消沉地钻进了被窝。

映入瞳孔最后的画面,是隐约的月光下,扉间抬头仰望夜空的冷淡面孔。

扉间也在想念瓦间和板间吗?

“我一定会保护好扉间你的。”闭眼前,柱间嘟囔着说。

“切,我可不需要大哥你保护啊。”扉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柱间几乎能在脑海里勾勒出这个一贯早熟的弟弟抱胸而立,带着淡淡不满回过头的样子。

“柱间大人,这是这次战役的伤亡名单。”千手桃华的声音将柱间从回忆中惊醒。

“啊,先放在这边吧。”柱间回头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抬手指指身边的茶盘。

千手桃华用隐秘的担忧眼光看了看柱间,最终还是放下纸张行礼离开。

几张纸,轻飘飘的放在托盘上,却沉甸甸的映入心底,柱间手指触碰到它时,不禁微微颤抖。

粗糙的手指瑟缩着,最终还是拿起了这份名单。

名单里映入眼帘的第一行写着——

千手扉间。

柱间茫然地看着在这个名字,眼泪却先一步神色,反映出心底真实的痛苦。

柱间单手覆面,泪水在脸颊上肆意流淌,微微启唇,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住。

我真是个没用的大哥。

“……扉间……”

 

千手一族的二把手死亡的消息根本瞒不住,接下来的时间千手一族频频受到忍界其他家族的试探和袭击,千手柱间匆匆为扉间办了个简单的葬礼,便不得不奔波在大大小小的战场上,而一族的琐碎事物,缺少了扉间的帮助,也让柱间忙得焦头烂额。

“哥哥,听说千手扉间死了。”宇智波本宅,宇智波泉奈一边为正在研习火遁秘术卷轴的斑端上一杯热茶,一边说道。

斑的手指一顿,“我知道了。”

“这下千手柱间应该不会再缠着哥哥要结盟了吧。”

斑的目光游移了一瞬,再次定在了卷轴的字迹上。

“啊。”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期望柱间继续坚持他们过去的梦想,还是像他一样屈服于两族的仇恨。

 

“斑,我们结盟吧。”沉寂了一段时间,千手和宇智波之间的战争再次打响,在桃华带领一众好手拦住宇智波泉奈的时候,千手柱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干脆利落的打败了宇智波斑。

“哥哥!”被拦住的泉奈焦急地大喊。

宇智波斑倒在地上喘息,有些模糊的视野中,千手柱间的神色带上了从未见过的悲痛和祈求。

“好啊。”

宇智波斑答道。

千手柱间露出这么多天来第一个喜悦的笑容。

扉间,虽然我无法保护你,但是,我一定会保护住那些孩子,请你保佑我。

千手柱间隐约听到,遥遥的远方传来一声冷哼。

#本来是想看看如果失去弟弟的是柱间而不是斑的话,柱间的选择又会如何,然后写着写着,就感觉,柱帝依然会顺着决定的道路向前走吧,毕竟他是千手柱间嘛。

其实扉间死亡的更大影响应该在木叶建成之后,也许以后会补上这一块。

评论(9)

热度(79)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