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蜘蛛侠很想和你说话

#演员梗,如果加菲的小蜘蛛掉进了TSN的世界

#仅与电影TSN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脱离电影的设定都是私设

#一发完短篇,不算甜的小甜饼,一切为了ME的HE

#作者本人完全不懂经济,尽量避免在文中谈到相关话题,仅有的一点如果出了BUG拜麻烦托告知

#虽然也是学计算机的,但是电影里为数不多的专业术语在下一个都没听懂,药丸_(:зゝ∠)_

#以下正文——




《小蜘蛛很想和你说话,并热心地给你当起知心姐姐》





Peter也不知道自己只是因为上学快迟到,偷偷地用了一下蜘蛛侠的能力抄近路,荡着蜘蛛丝转过拐角后,他就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地方。

四周绿草如茵,来来往往都是或背着包或抱着书本的年轻男女,他呆立在人流稀少的角落,似乎没有人发现他的突然出现。

Peter惊慌失措地四下打量,他转过头,身后不是他刚飞过的纽约街道。突然感觉撑着墙的手上感觉不对,Peter像是猛然被墙蛰到似的,一下跳开五米远,转过身,发现身后的墙壁也不是那栋科技感十足的摩天大楼的光滑墙壁,而是复古感十足的砖墙。

这里看上去简直就像校园一样,那边的小径旁边甚至还有人在拉琴!

Peter感到一头雾水。

不过是转过一个拐角,却像掉进了空间隧道。难不成Stark先生研究了一个空间隧道发生器,结果不小心开错地方了?

Peter把这个想法从心底重重划去,他坚信Stark先生不会犯这么愚蠢的低级错误。

所以,当务之急是,他现在到底在哪?

Peter迷茫地拉紧肩上的背包,他正准备去上学,一身普通的学生扮相,鼻梁上还架了一副黑框眼镜,这让他和周围的环境十分相合,除了比起周围的行人,Peter看上去更稚嫩一些外。

“嘿!Eduardo!这么巧!”一个人从侧面热情地拍拍Peter的肩膀。

Peter其实早就发现了有人向他走近,但是他没想到他是来找他的。

认错人了?

不过当对方转过来跟Peter面对面,看清了Peter的脸后,那个人愣了一瞬。

果然是认错人了吧。Peter想。

“额,那个你知道……”

Peter还没说完,又被对面的陌生人一巴掌拍到了肩上,“认错人”的陌生人惊讶而熟稔地对他说:“天哪Eduardo!你竟然戴了副又笨又蠢的眼镜!”

“不,我不是……”不是你说的Eduardo,而且我的眼镜一点都不蠢!

下半句又被自来熟的陌生人拍了回去,他热情地揽住Peter的肩膀,把他往被靠了好久墙壁的楼里带:“又是来找Mark的?我就知道。你对那小子也太上心了……”

“抱歉,你认错人了……”

陌生人先生脚步很快,Peter感觉到他没有恶意,也不太好强硬的拒绝。他拉着Peter蹿上古旧的木楼梯,Peter只来得及瞄了一眼楼门上方的门牌。

Kirkland。

“Mark那小子估计又熬夜了,也不知道现在醒着还是睡着了……你刚刚说什么?”他们终于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口,门上方有着编号,就像大学宿舍,陌生人一手掏钥匙开门,一边歪过头问Peter,刚刚Peter的声音被绕过他们的一群人的交谈声盖过了,听起来模糊不清。

Dustin觉得今天的Eduardo有点奇怪。

这时候,或许是他悉悉索索地戳门锁的声音被里面的人听到了,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我是说……”

然后Peter就震惊地失了声。

事实上,门内和门外的人都惊呆了,他们维持着可笑的、高度统一的震惊脸,动作像是被集体按下暂停。

“Wardo开个门怎么……哇哦!”从內间绕出来的Chris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惊呼,这个声音惊醒了在门口“对峙”的三个人。

被声音吸引过来的Mark也从电脑后面探出头。

“哇哦!”Mark站起来,难得决定在编程途中暂时离开他的显示屏和键盘。

“天哪,你们……哦,肯定开门的是Eduardo,抱歉我大概把你认错了,不过你跟Eduardo真是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Dustin终于明白了一路上“Eduardo”身上的违和感从哪里来的了,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人!

“说真的,你是Eduardo的弟弟吗?”

Peter也回过神来,他用蜘蛛视力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对面的青年脸上每一处线条,确定他的确跟他明天早上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一模一样,除了似乎更成熟一点外。

“抱歉,你们好,额,我是说,我叫Peter Parker,我想我并没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对面成熟版的Peter也眨巴了一下他的眼睛,开口道:“呃,嗨,我是Eduardo Saverin,我想我的父母也没有除我之外的另一个孩子。”

 

“所以说,你跟Eduardo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在上学路上一拐角就到了我们的宿舍楼下。”五个人在客厅围坐成一圈,经过半个小时的交流,Mark总结道。

“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就从纽约来到波士顿的哈佛。”Peter很乖巧的坐在沙发一边,手上捧着被Dustin硬塞过来的红牛,在他以未成年的缘由拒绝了啤酒之后。

Eduardo坐在另一边,两个人坐在一起,看上去更难分辨了。

“不过,Peter,你说你父亲Richard Parker是一个很有名的科学家,但是我并有搜索到这个人。”Mark敲打着键盘,语速飞快。

“这不可能!”Peter陡然站起身,手上几乎没动过的红牛从易拉罐里溅了出来,他随意的一甩手,就将溅出的液体重新收纳进易拉罐里。

“Cool!”围观的Chris和Dustin瞪大了眼睛。

Peter对自己的失手有些手足无措,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关心眼前的大事,他征求了Mark的意见后,把他的电脑借了过来。

界面是Wiki百科,词条顶端是他父亲的名字,下拉的菜单里是几部漫画和电影,名字都是同一个。

《Spiderman》。

Peter愣住了,他有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

他点开链接,又一个一个点开相关的超链接。

四个人就这么看着他近乎惊恐地敲打键盘,他们很好奇Peter到底发现了什么。

“对了,Peter Parker就是蜘蛛侠的名字嘛,Peter你父母是不是Marvel迷?”Dustin撑着脸随意地问。

“……我想,”Peter空白着一张脸,将笔记本交还给Mark,“我就是那个Peter Parker。”

“What?”

“我就是Spiderman。”

“等等,你是在开玩笑吗?”Eduardo不太明白Peter的话。

Peter抬起手,对客厅里的柜子射出蛛丝,把柜子上的一本书隔空带了过来。

这间宿舍再一次陷入惊愕的寂静。

 

大家再一次从头到尾捋了一遍Peter和Eduardo的家族史,Peter甚至演示了一下如何像蜘蛛一样在天花板上移动。

还有艰难地猜测,探讨,争论,Mark甚至冒险通过网络黑进几个站点以验证。

“OK,我是该惊叹我这辈子竟然真的见到了蜘蛛侠,还是该惊叹在Eduardo竟然跟另一个世界的蜘蛛侠长着一张脸。”在最后排除了最不靠谱的研究室试验品猜测后,Chris捏着鼻梁接受了现实,觉得今天获得的信息量有点太大难以消化。

 

这么一番折腾后,时针已经毫不留情地移动到了第二天凌晨,除了Peter,其他四个人都有些疲倦。
“太晚了,”Eduardo打了个哈欠,“今晚我能在你们这里留宿吗?”

“当然。”Mark早就在Peter射出蜘蛛丝之后就把电脑关了,他有预感他们会耗上很久,事实证明他是对的,而现在他也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Peter,你可以睡到那张床上,今天他的主人不回来。”Mark指指屋内,Chris和Dustin已经迫不及待地洗洗爬上床,他们明天一大早还有课。

“好的,谢谢,额,Mr.……”

“Mark,Mark Zurkerberg,你可以直接叫我Mark。”

Mark的语速又快又急,Peter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Mark,你的名字跟Facebook的创始人一模一样。”Peter感叹。

准备离开的Mark动作一顿,他转过身,“什么Facebook?”

“嘿,你怎么可能不知道Facebook,它最初就是从哈佛发展起来的,而且他的创始人Zurkerberg也曾是哈佛的学生……”说着说着,Peter看到对面Mark难得迷茫的脸,声音渐低。

Peter突然想到一个一直被忽视的问题。

“现在是几几年?”

 

闹钟响了,Dustin从床上挣扎起来,迷迷糊糊间被在客厅抱着电脑的Mark吓了一跳。

“Oh,Mark!我记得你昨天才熬了一个通宵?”Dustin一眼就认定Mark绝对是一晚没睡,不然他不可能起得比他还早。

“睡不着。”Mark盯着屏幕,眼也不眨。

Dustin摇摇头,他咬着牙刷晃到Mark身后,发现他在编码一个网站。

“你在作甚么?”Dustin口齿不清地问。

“Create Facebook。”

“What?”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没什么,只是Mark和Peter在所有人都睡去之后聊了区区15分钟的天而已。

“2003年,怎么了?”Mark说。

“我能再借用一下你的电脑吗?”Peter急切而局促地搓搓衣角。

“Sure。”Mark点点头,把Peter再次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猜测Eduardo在高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在Peter坐回沙发开电脑的时候,Mark拆开一罐红牛,在Peter身旁也坐了下来,他对Peter口中的Facebook很感兴趣。

他看着Peter打开浏览器,在地址栏里输入了一个他没见过的网址,跳出来的是一个“没有该网站”的警告,Peter还不死心,开了Google搜索“Facebook”这个关键词。

毫无结果。

最后Peter搜了他的名字。

Mark挑挑眉,决定继续看下去。

跳出来的搜索结果第一条就是他最近搞出来的“哈佛学生创建网站Facemash,致哈佛校园网瘫痪”的新闻。

“Jesus Christ!”Peter手指悬在键盘上方,他一寸一寸的转过脑袋,盯着Mark的目光一点一点变得不可置信,“You are Mark Zurkerberg!The Zurkerberg!”

“So?”Mark猜到了点什么,他从未怀疑他未来会出名。他现在对Peter口中的似乎由未来自己建立的Facebook十分好奇。

Peter看他的神情开始带上崇拜。

看到与Wardo百分百相似的脸上对他出现这种表情,Mark感到有些奇怪的开心,就好像爽快的痛饮了一整瓶啤酒。

“你未来,不,就在明年,你会建立起一个名为Facebook的社交网站,那将是一个旷世杰作……”

Peter努力把自己所有关于Facebook的记忆都掏出来,Mark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专注态度,仔细地聆听Peter口中溢出的每一个字母。

Peter抽过一张纸,简单地画出了Facebook的用户界面。

Mark看着Peter笔下的线条,眼睛前所未有的亮。

 

很快Mark要建一个绝赞的社交网络的消息就被Eduardo他们知道了,Mark拉来了Eduardo给他投资。

暂时哪都去不了的Peter就寄住在Mark的宿舍里,为了不惹人怀疑,都是通过窗户出门。因为他完全超越人类极限的翻窗爬墙的利落身手,打散了四人心中最后的怀疑。

以每天站在窗边的人都会被突然冒出来敲窗子的“Eduardo”吓到为代价。

不过这个代价还是相当值得的,尤其是在睡过头之后,有人带你用最快的速度从空中飞到教室的时候。

 

“Mark!Mark!快起床!Mark!”

迷迷糊糊间,Mark听到一个恼人的声音把他从静谧甜美的梦乡里拖了出来。

“SHUT UP!”Mark嘟囔着,无意识地捞起手边的被子盖过头,试图隔绝那些讨厌的呼喊。

“Mark!快别睡了!”Chris直接跑过去,凶狠地将Mark的被子掀到地上,揪着他的耳朵大喊:“今天早上八点!公共课!快起床!Mark!”

熬夜到凌晨三点,才睡了不到三小时的Mark一个激灵,醒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顶着一头乱毛,睡意还未完全从眼里消退的Mark就这么看着Chris如丧考妣地在寝室里乱转。

“这门课很重要……学分很重要……我们赶不过去……会迟到的……完蛋了……”

“也许……我可以帮你们这个忙?”

Chris惊喜地转头,Peter穿着Eduardo借给他的衬衫毛衣和西装裤站在飘窗前,别扭地理理袖口,犹豫地问。

“当然!真是太感谢你了Peter!”回头,Chris立刻换上一副严厉地面孔,“Mark你再不换衣服我就不管你这门课会不会挂科了!Jesus!我昨晚为什么要陪着你和Dustin熬夜?!”

另一张床上的Dustin幸福地蹭蹭枕头,他今天上午没课。

在Chris的嫌弃和Peter善意地帮助下,Mark终于把自己塞进了卫衣里。当他抱着书包,趿拉着拖鞋站到窗口前时,迎面吹来的冷风终于让他已经快被睡意搅成一团浆糊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他向下探了探头,空气对流呜呜叫着从他脚下略过。

Mark终于意识到了接下来他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情节。

“NO!”Mark面色发白地后退一步,“Chris我们还是重新想一个办法,比如说别去上课回头我直接去教务系统内部改成绩?”

“Don't worry。”Peter从背后搂住Mark的腰,从手腕发射器里发射出的蛛丝黏在了对面楼房的墙壁上,“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还可以保证让你提前10分钟进教室。”

“现在,深呼吸,闭紧嘴,呃,你也可以闭上眼睛。”

Peter“唰”地跳了出去。

Chris眼睁睁地看着Peter和Mark变成远处一个跳跃的小点,遥遥地传来一声悠长惨叫的尾音。

“啊!………………”

 

Peter尽全力走了人最少最不容易被注意到的路线,但是Mark的惨叫让他们的隐蔽不那么成功,这使Peter不得不进行了几个大跳跃来躲避抬头仰望的路人的视线。

也让他在教学楼拐角将Mark放下来的时候,手足无措地蹲在Mark身边看他弯下腰吐得一塌糊涂。

介于昨晚和今晨长达十二小时无任何固体摄入,Mark能吐出来的也只是混合着咖啡和红牛的胃液。

Peter抱歉地拍拍Mark的脊背,给他递上一张纸巾。

Mark抖着手接过,他在五分钟后终于停止了干呕,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艰难喘息,以缓解熬夜和高速失重带来的晕眩。

“呃,我去把Chris带来。”Peter尴尬地挠挠头发,尾音未落人已飞了出去。

然后,Mark冷酷地看着Chris在他旁边,像三分钟前的他一样吐成一团。

最终他们还是没能提前十分钟进教室,他们踩点了。

 

“天哪!被蜘蛛侠带着飞过哈佛校园!这是在太酷了伙计!你应该把我也叫上!”事后Dustin惊讶地大叫。

“Shut Up!Dustin。”Mark阴沉着一张脸抱着笔电和咖啡坐在角落,他到现在还没从那种仿佛脚踩棉花般的失重感里脱离出来。

“在空中飞荡的滋味实在是太刺激了。真体验过,你就不会想尝试第二次。”Chris一脸不堪回首。

“嘿!怎么会?这多酷啊!蜘蛛侠!”Dustin明显没有听进他们的任何一个音节,“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幻想被蜘蛛侠抱着飞过纽约?”

“就是因为她们没有被Peter抱过,所以她们才能继续她们可悲的幻想。”Mark刻薄地评价,他的脑子依然在一抽一抽地疼痛。

 

现在,Mark想改口了,那个总被神出鬼没地Peter吓到代价或许很值,但是绝对不是体现在被他抱着从哈佛上空抄近路去上课这件事上。

而Dustin坚持认为就是体现在那里,并多次在Peter不在的场合表达了对Mark和Chris享受到了Mary Jane的待遇的十二万分的羡慕。

对此,Mark的回答是忍无可忍地把飞镖扔到Dustin脸上。

 

某天,风和日丽。

在一堂课上,Mark被传过来的字条气得直接离开课堂。

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宿舍,尽快建成Facebook,让所有人都不得不在它面前低下头。

所以当他被Winklevoss兄弟拦下时,他没等他们说完他们的想法,就打断了他们:“抱歉,我在建立我自己的社交网站,没空。”

“……Sure。”

 

Peter一直待在这个世界,他暂时找不到回去的办法,有点担心的Peter整天着急上火,看不下去的Eduardo于是拉他一起学习。

Peter才高中毕业,尚不知道自己会被哪个大学录取。

“你未来会成为一个出色的记者。”Eduardo温和地安慰这个比他害羞内向的多的少年。

“是啊,就是太穷了。”Mark接口。

Eduardo瞪了口无遮拦的Mark一眼,“反正你回去也要上大学,要不要先跟我们学点东西,我读经济,Mark你也知道,心理学和计算机他都挺在行的,你想学什么?”

Peter眼睛亮了起来。

Mark也抽空对这个提议点了下头,他对Peter在电子机械方面的高超水准也有点感兴趣。

 

Peter陪Eduardo见证了Mark将Facebook送上线,那一瞬间,他表现的甚至比两个当事人还激动。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Facebook的未来有多么惊人。

然而在那不久之后,Peter惊慌失措地从窗口冲进来,他甚至失手碰掉了一个窗台边的杯子,虽然掉落瞬间就被他捡了起来。

“Mark!”Peter语气很凝重。

“What?”但这也只是让电脑前的卷毛抬了下眼,视线脱离屏幕上令人眼花缭乱的字符的时间甚至没有半秒钟。

“我想起了一件事,”Peter说,“Facebook公司成立的时候,发生了一起诉讼案,最后以一位创始人被踢出Facebook为结局。”

Mark停下了手指。

他想到了Peter的言下之意。

“Facebook,另一位创始人,是谁?”

“我记不清了,好像是一个来自巴西的……”

两个人的目光同时射向刚推门而入的Eduardo。

Eduardo不明所以:“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又是小客厅,这次当事的三个人围坐在沙发上。

“为什么我会把Wardo踢,呃,Sorry,排除出Facebook?”Mark坐在那里,手上小动作不断,他对他未来会抛下Wardo这个消息感到不适,“我是说,Wardo is my best friend。”

“……”Eduardo紧皱着眉,他是学经济的,注定比Mark这个技术宅能猜到更多“Facebook成立公司,创始人拆伙”背后的可能。

“一般造成那种情况的原因,是利益分配不均,”Eduardo回想了一下他读过的一系列案例,尽量客观地说,“其次大多是理念不合。”

“我不认为我和你会利益分配不均,”Mark毫不犹豫地说,“除非你想跟我抢Facebook的CEO的位置。”

“Of course not。”Eduardo赞同,“Facebook网站始终是你构建的,CFO的职位比较适合我。”

“那么就是理念不合了,你们之间关于Facebook有什么分歧吗?”Peter小心翼翼地问。

“NO。”Mark说。

“……”Eduardo皱着眉思索了一下,“上次你向我要200买那什么的时候没提前通知我?”

“Linux盒子,”Mark说,“它十分必要,不可或缺,不管怎样,只要想把网站搭起来,就一定需要它。”

“跟它是否必要无关。”Eduardo声音扬了起来。

Peter赶紧拍拍他,示意他耐心点。这么些天的相处下来,Peter也完全了解了Mark到底有多自我和任性,惹人生气的能力在他情商完全掉线的时候,简直堪比Stark先生。

如果不是Mark编程的能力的确一流,Peter跟着他学到了不少东西,他想,他心中对Facebook创始人的崇拜会完全破灭掉。

Eduardo偏过头,深吸一口气,把有点蹿起的小火苗浇灭,都跟Mark认识这么久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跟Mark生气有多不值。

“OK。”Eduardo说,对面的Mark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他一天中百分之五十的时间都是这幅样子,错了却不知道错在那里的冷漠和无所谓。

“重点在于……”Eduardo深吸一口气,试图在纷乱的大脑里搜刮出一个合适的词汇,在他的指导下看了点经济相关书籍的Peter适时提醒。

“职能。”

“对,CEO和CFO的职能分配。Mark,你不能望向把所有的事情都一起做,如果说你是Facebook的母亲,大言不惭的说,我好歹算是Facebook的父亲。”

Mark垂下眼睛,这表明他在思考。

“我的Facebook……”

“NO,WE!……”

“你们或许都知道我、我和Harry的事,”Peter结结巴巴地插话道,他还是不太习惯这些秘密被他大声说出来,尽管在这个世界,可能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那点往事,“所以,我想我在如何处理一段友情上还是挺有、挺有发言权的,”Peter神色黯淡下来,“你们愿意听我说说吗?”

Mark和Eduardo都安静下来,他们闭上嘴看着Peter。

“如果我早一点跟Harry讲明情况……”Peter絮絮叨叨地开始叙述他自己的故事,也许有点乱七八糟和语无伦次,但是他的两个听众都沉默而专注地听着。

“所以,please,以后在吵架前,至少多聊聊,坦诚的,好吗?”Peter恳切地请求道。

Eduardo叹了一口气,把这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少年拉进怀里,安慰地拍拍他的背,而Mark则抿了抿唇,把桌子上最后一罐饮料推过去。

Peter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要对对方说的吗?”

Eduardo和Mark抬起头,双方的视线毫无意外地撞在了一起,他们对视着,安静的空气在他们之间浮动,谁都没有先开口。

Peter拉开Mark推给他的饮料拉环,喝了一口。他扫视四周,注意到有点空荡荡的桌面,决定起身去拿点饮料,让他们两个先单独待一会儿。

待Peter从冰箱里取出三瓶红牛时,他就决定把整晚耗在这场谈话上,虽然可能他会无法插进他们的谈论,但是至少他可以劝说那对好朋友冷静下来,好好谈谈。

一对亲密的友人走向那么惨烈的结局,缺乏坦诚交流和热血冲头两项都必不可少。

 

 

有一天,正推开窗的Peter突兀的消失了,就像中间有段时间被突然剪掉了似的。

知道内情的人都默契的把这段不可思议的经历藏在心里,反正说出去也没人信。

“好吧,Peter不在了,以后要是我们吵架了谁来拉架?”Eduardo戳戳Mark的后背。

Mark扭了扭,Eduardo戳得他有点痒。他直视屏幕,语速比平时还要快:“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和你好好交流,不用Peter劝架。”

Eduardo一眼就看出Mark在别扭,偷偷笑了出来。

“就算我背对你,我也听得到你在笑,有哪里好笑吗?”






姊妹篇,或者说下篇走这里→ 《魔术师不想和你说话》



Hi诸君,在下爬墙了_(:зゝ∠)_,目前专心跪舔卷老师中

                不过放心,会爬回来的,毕竟MEM一虐到底完全不给活路      

                而EC刚发了大糖(¯﹃¯)       

评论(23)

热度(480)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