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魔术师不想和你说话(下)

#演员梗,如果卷西的Daniel掉进了TSN的世界

#阅读本篇前建议先阅读上篇→《上》

#仅与电影TSN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脱离电影的设定均为私设

#以下正文——




“……”Mark直愣愣地盯着在地上滚动的易拉罐,就像被兜头一个巨浪打蒙了的仓鼠。

Daniel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唇角微翘,满含深意,好像手中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他俯下身,捡起被Mark失手落在地上的饮料。魔术师纤长有力的手指在罐体上轻轻地摩挲,仿佛突然对这罐普通的功能饮料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举起它,仔仔细细地检查罐身上每一寸花纹。

Daniel拨开拉环,清脆的“格拉”声,终于把大脑空白暂停思考的Mark叫回了现实世界。

Mark不可置信地对Daniel大喊:“你在开玩笑吗?Eduardo和我都是直的!直!WE ARE NOT GAY!”

可是被吼对象只是好整以暇地拿起打开的罐子轻啜一口,举止缓慢而优雅。

他是故意的!故意的!

Mark恨得牙痒痒,可是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对面那个跟他长着一张脸的混蛋身上,他没有邮箱没有社交账号甚至没有个人电脑,连用黑他账户威胁他都没用!

等到Daniel感觉时间拖得差不多了,小卷毛已经气得双颊通红,这可是个不可多见的表情,无论是在Daniel脸上,还是在Mark脸上。

于是Daniel又默不作声的欣赏了两秒钟,这才开口:“首先,看你的反应,我就默认你准备先听第二个故事,其次,我记得你并不是恐同人士?”

“我当然不恐同!但这跟我恐不恐同有什么关系?我对同性恋没有意见不代表我也是个同性恋!我和Wardo都有女朋友!”

Daniel突然开口:“恕我打断一下,我记得,你现在单身。”

Mark被噎住了:“但是Wardo现在有女朋友!而且他格外偏好亚裔的美女。”

“哇哦,”Daniel突然夸张地惊呼一声,再次打断了Mark的发言,“你连他对异性的口味都清楚,你们的友谊可真深厚。”他还故意把“深厚”这个词念得抑扬顿挫,简直回味无穷。

Mark感到怒火直往上蹿,堪比被Erica甩的那次。

Daniel这是在嘲讽他嘲讽他还是嘲讽他?为那个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和Wardo决裂的“未来”,还是他极力澄清他和Wardo之间是清白的举动?

还没等Mark用他连续被惊天密闻和冲天怒火冲昏的大脑组织起有力的反击,Daniel就陡然倾身上前,重重按住他的双肩。面无表情看上去无比严肃的Daniel气势惊人,Mark一时间都忘记了要挣脱他的束缚。

“听着,你现在每隔两天就和你的Eduardo打一个电话,通话时长平均不低于30分钟,通话时要么面无表情要么面带微笑……”

“那是因为作为CEO我要保证Facebook的CFO能第一时间了解到它的……”

“你拒绝了他为Facebook找广告的想法,于是作为哈佛投资协会主席的Eduardo放弃了他的专业观点,任劳任怨的在纽约为你拉希望渺茫的投资,还推掉了他爸爸安排给他的实习;你去问Eduardo要投资,给了对方一张空头支票,但是他还是二话不说就拿钱给你,你知道他一向谨慎;你被前女友甩了,凌晨两点横跨校园,到你的宿舍去安慰你……现在,你还能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他不爱你吗?”

“Wardo他当然爱我……不,不是那种爱!……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而你,需要人投资的时候第一时间去找了Eduardo;难得耐心地向他讲解你的所有想法,虽然你的表达能力差得让我怀疑我们竟然真的长着同一张脸;现在不管多忙也抽出时间和他通电话……你能告诉你自己,你真的不爱他吗?”

“我当然爱Wardo……不,也不是那种,你说的不对!”

Daniel步步紧逼,Mark所剩不多的思考空间通通都被Daniel像机关枪一样的话语占据。Daniel每句话都好像是铁一般的事实,让Mark找不到话去反驳,但字里行间又有着说不出的古怪。

就在Mark被语言的利剑砸的手忙脚乱的时候,Daniel却突然收起了压迫的气势,像赶人一样把Mark推出房门:“哦,我都忘记看时间了,不早了,你该去睡了,看你这几天一共才睡了几个小时……对了,”他在关上门前,对Mark重新露出了他那一贯的笑容,就像童话里诱骗小美人鱼的女巫。他神神秘秘地说,“建议你去打个电话给你的Wardo,就问他,他和他的那个Christy还好吗?”

然后Daniel利落地拍上房门。

呆立在房间门口的Mark过了半分钟才转过脑筋来。

该死,这个狡猾的魔术师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怎么知道这些的?轻轻拨两下,Dustin就什么都说了。

门背后的Daniel舒了一口气,略有些疲惫地捏捏鼻梁。作为一个有着深重控制欲的强迫症,突然被迫离开熟悉的环境,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四处奔腾,这简直是对控制狂的极大挑战。从掉进那个衣柜开始,Daniel就感觉有股焦躁感包围了他,催促他尽快掌控全局。偏偏周围没有一个可信任的熟人,只有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能显露出眼角眉梢的焦虑。

但这实在是太困难了,在一个全新的的世界,他甚至连个ID都没有,在一片空白里无从下手、举步维艰。Daniel觉得这段日子绝对是他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光,被FBI追捕了大半年都没有这么彷徨过。

Daniel背靠着门,再一次深呼吸,好吧,就像他的领路人说的,一个出色的魔术师,尽管手中空空,也能让观众们相信他握着不得了的秘密。

现在他手中空无一物,但对于一个出色的魔术师而言,这不应该成为他的问题。

好消息是,据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Zurkerberg说上一个人出现了一个多月就回去了,他大概也不用呆多久。希望他们的消息准确。

不过,这个世界意外跟他长得一样的Zurkerberg性子真是十分的讨厌。自大,傲慢,强迫症,还对他的魔术总是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

Daniel一秒钟之内,就决定继续刚才的小小玩笑,那个卷毛惊呆了的表情总能给他一种莫名的趣味。Daniel揉揉后颈,直起身,考虑睡前稍微制定一下他与Mark下一幕的剧本,虽然只是调剂,但是搞砸任何一个魔术都是他无法忍耐的。

说起来,那个Mark是怎么做到无时无刻把他的背挺得像标枪一样直的?

 

“Mark,抱歉,这次又失败了,”每三天一次的例行通话,对面Eduardo的声音疲惫,带着虚弱的火气,“Mark,这样太艰难太危险了,一个刚起步的网站,想拉到足够的天使投资实在是太难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的,先拉点广告,这样最保险。”

“不行,Wardo,Facebook不能有广告。”Mark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漫不经心,Eduardo相信他确实听到了顺着电话线传过来的敲打键盘的声音。

“嘿!”Eduardo胸中微弱的火星一下子就被撩了起来,“Mark!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Mark!”

“我有听,”Mark点进Eduardo的Facebook的主页,这里还是他第一次向Eduardo示范Facebook时的样子,情感状况那一栏还写的“单身”,“Wardo,你之后上过Facebook吗?”

“What?”焦头烂额的Eduardo再次把一份没用的企划案扔到地上,他长吸一口气,努力告诫自己要耐心,想想Peter对他说过的,才勉强平稳的回答了Mark这个与投资毫无关系的问题,“没,呃,不,我上过两次。”

“你的情感状态改过吗?它还是‘单身’。还是说你和Christy分手了?”

Eduardo捏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才止住了把它砸了的冲动:“Mark!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吗?现在重点不是投资问题吗?”

“告诉我。”对面的Mark还是那种平稳无波的死板声音。

“OK,我没改过,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改。我和Christy没分手,不过她的神经质实在是有点让我受不了……这个没什么好谈的,我们能回到我们的主题上来了吗?”

“你怎么会不知道如何用Facebook?你是Facebook的CFO!”

“这个问题重要吗?”Eduardo终于火了,他朝对面大吼,“你到底关不关心我这边的工作?我现在一天14个小时都花在地铁上,我跑遍了整个纽约,就为了给你找一个合适的投资,而你现在竟然在问我无关紧要的问题?”

“这不是无关紧要的问题!”Mark也提高了声线,他被Daniel涮了一通,心里也憋着股火气,“这是Facebook!Sean都知道Facebook的伟大,而你是它的创始人!但是你甚至不会用它!”

“我知道Facebook未来有多广大!Peter说过许多遍!我也知道Facebook所有优点!这难道还不够吗?”

“不够!Sean知道的都比你多!”

“Shut up,Mark!我在纽约为Facebook劳心劳力,而你就在电话里不停的用那个只会投机的Sean,谴责我不会用Facebook?”Eduardo大声吼道,吼得整个房间都在一遍一遍回荡他的声音。

“那你跑了那么久有什么成果吗?你知道Sean已经答应我,只要我同意,他就可以帮我拉来一份天使投资吗?”Mark语速比平时还要快上一倍,一个又一个字符像裹挟着火焰的子弹射向手机信号的另一端。

爆炸般的争吵声陡然消失,电话两端均是一片死寂,连一直充当背景音的键盘敲击声都停了下来。

现在是凌晨,周围万籁俱寂。

“嘟——”,良久,手机提示音响起,打破了仿佛暴风雨前的空气般压抑的气氛。

对面的Eduardo挂了电话。

 

第二天,Daniel刚拉开门,就被坐在他卧室门口的卷毛吓了一跳。

终于等到Daniel开门,Mark放下手机,扶着墙站起来,眼下是一夜未眠的乌青。

“未来我和Wardo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不过是瞬间,Daniel上下看了看Mark,他还穿着跟昨天一样的衣服,布料皱巴巴的。

他想他大概猜到了他睡觉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你去问Saverin先生了?看来结果不太好。”

“快告诉我!”Mark直直地盯着Daniel的眼睛,语气生硬的命令。

Daniel迅速把刚刚因为看到惨兮兮的卷毛,而冒起来的些微同情揉吧揉吧丢掉,坚定“这个世界的自己就是个混蛋”的思想。他迅速调出昨晚制定的台本,将表情调整到诚恳的频道上。

“你想先听哪个?”

虽然在冰冷的地面坐了一个晚上,但是一听到面前这个狡诈的魔术师还是这么故弄玄虚,Mark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又窜了上来,他捏捏拳头,努力抑制住不要揍他,这让他的面色变得更为阴沉:“先说六个亿的诉讼案。”

“OK。”这次Daniel竟然颇为干脆,“因为理念不合,你联合其他股东设下圈套,让Saverin签下一份股权稀释合同。这令Saverin先生大为不满,于是向法院提出诉讼,最终你们场外和解,你赔了他六亿美元,而后Saverin先生离开美国,定居新加坡,并变更了国籍。”

“……就这些?”

“再具体的细节我就不清楚了,”Daniel爱莫能助地一摊手,“我看报纸也不常关注经济版,要不是当初你们闹得太大,我还不会知道这么多呢。”

“那,那我和Wardo的……恋情,是怎么回事?”

“这我就更不清楚了,”Daniel耸耸肩,“但是当时报纸用了整整一版来分析你们之间的恋情对Facebook的影响,并称赞了你的当断则断。”

Mark看上去就像被突然踢了一脚的绵羊,瞪大了眼睛望着他。Daniel的每一句话听上去都那么可信,但同时又令Mark那么的不敢置信。

他和Wardo是爱人。

他和Wardo是敌人。

他做了正确的决定。

他失去了Wardo。

 

目送Mark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开,Daniel又感到了一点愧疚冒了出来。

他保证他对Mark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

他只是省略了一点内容,比方说Saverin的决策失误和那家报纸在业内臭名昭著、内容向来真假参半的名声。

好吧,回头有机会帮他一把,就当玩他太狠的补偿。Daniel退回卧室门内,他简直要被自己的善良震惊了。

不过魔术师从不拆穿自己的魔术,绝不。

准备关门之前,Daniel眼睛无意识的在门口一扫而过,意外发现地上多了个本来不存在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天早上,最晚起床的Sean被客厅里凝重的气氛吓得在最后一节楼梯上停留了半分钟。他扒着楼梯扶手左看右看,终于在角落发现了压力的源头,全身笼罩着阴云的Mark。

“Hey,man。”Sean过去拍拍Mark的背,“发生了什么?”

“不,没什么。”Mark手一抖,删掉了刚打出来的一行语句。

“好吧,”Sean耸耸肩,“你决定好要不要去和Peter Thiel见面了吗?”

“我本来打算昨天晚上和Wardo商量一下,但是出了意外……之后我怎么,怎么也打不通Wardo的电话。”Mark语气飘忽,一贯利落的嗓音细微的抖动着。

感觉不对的Sean上前把Mark从电脑前拉开,“Jesus!你多久没睡了?”

“我不清楚,大概,好像,36……48小时。”Mark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熬了两天的疲惫在遍布眼白的血丝里表露无遗。

“OK,OK,Thiel和Eduardo的问题我们回头再谈,现在,你,乖乖上床睡觉,好不好?”

Sean放柔声音,轻缓软和的安慰让Mark不禁想起了云朵一样的床铺,本就迷迷糊糊的脑子瞬间被睡意冲成一团浆糊。

Mark稀里糊涂地点点头。

 

Sean把Mark扶到他的床上,看他瞬间陷进枕头里,终于舒了一口气。

“Mark发生了什么?不是昨天晚上就应该去睡了吗?”回到客厅,Sean问道。

“他好像和Wardo发生了一些争执。”侧对着他坐在沙发里的,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另一个卷毛说。他转过身,对Sean挥挥手,而Sean刚刚把同一张脸弄上枕头。

“这可真是个坏消息。”Sean朝Daniel走过去,发现Daniel手里拿的并不是他惯用的纸牌,“你在玩什么?新魔术?”

“不,只是Mark的手机,他丢在我门口了。”Daniel退出短信栏,关上手机,“我出去一下。”

“这么早?去哪?”

“去机场,帮Mark接个人。”

 

同样一夜没睡的Eduardo顺着人流走下通道,和Mark不欢而散后Eduardo就坐在床边思考了大半夜,决定坐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往加州。上飞机前,Eduardo打开赌气关上的手机,消息栏瞬间响成一片,那上面显示了一长串未接来电。

都是Mark的。

Eduardo手指抖动了一下。

“先生,飞机就要起飞了,麻烦关上您的手机,好吗?”空姐走过来。

“好的,等我发个短信,马上就好。”Eduardo飞快地键入字母,等显示短信发送成功后,再次关上手机。

疲惫的Eduardo在飞机上小憩了一会儿,终于养回了点精神。

他几个小时前才跟Mark大吵了一架,几个小时后就发短信让Mark到机场来接他。Eduardo尴尬的在通道口徘徊,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面对Mark,他甚至有点希望Mark因为气他而拒绝来接机。

Eduardo突然很想回到起飞前,把发短信的自己挖个坑埋了。

但是他不能再机场通道前待太久,等同样坐飞机的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Eduardo终于迈开了腿。

当他在行李架前看到一个穿着小西装,留着半长卷毛和胡须的“Mark”的时候,他竟然感到松了一口气。

“Hallo,你就是Atlas先生?Mark和我说起过你。”Eduardo上前和Daniel握手。

“幸会,Saverin先生。Mark他熬了两夜,撑不住去睡了,我就自作主张代替他来接你。”Daniel说。

“什么?”Eduardo紧张起来,“两夜?48小时?他没事吧?”

“没事。有Sean在照顾。”

Eduardo放松了,随即又心事重重地皱起眉头。

Daniel悄悄地观察面前这个英俊青年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他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

“昨天和你吵完架,Mark在我门口坐了一个晚上,就为了问我未来他和你怎么样,但是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可是魔术师,不是记者。”Daniel耸耸肩。

Eduardo似乎瞬间想微笑一下,然而唇角翘到一半又担忧的弯下去:“在地上坐了一夜?没感冒吧?”

“我走之前还没有,睡得好好的呢。”

Daniel一边领着Eduardo向出租车那里走,一边有意识的和Eduardo东扯西扯一些他不在的时候加州发生的事。Eduardo是一个很好的谈话者,他会很耐心并且很专注地听Daniel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并捧场的给出看法。

Mark那个小混球挑朋友的眼光还不错。Daniel在心底挑挑眉。

“说起来,你对Mark怎么看?”快到别墅的时候,Daniel突然问。

“抱,抱歉?你问什么?”Eduardo在透过车窗的温暖阳光里有些昏昏欲睡,一时间没有听清Daniel的问话,他有些歉意地对Daniel摇摇头。

Daniel再次开口:“你爱Mark吗?”

“What?!”

Eduardo惊诧莫名,但是Daniel只是神秘的笑了笑,他继续说:“不用担心,这一路发生的一切我一分一毫都不会对Mark说起。而且我可是魔术师,最顶尖的那种,不用向我隐瞒,因为你骗不了我的。”

“现在,告诉我,你,爱,Mark,吗?”

一瞬间,四周的杂音都减弱了,Eduardo听不见车轮驶过地面的摩擦,听不见风擦过窗玻璃的抖动,听不见车载收音机里女声撕心裂肺的歌声……只有Daniel的那句话,像环绕立体声一样,在他耳边回荡。

他问他,他爱Mark吗?

或许是Daniel那张跟Mark一模一样的脸太具欺骗性,或许是Daniel刻意放缓声调的询问,他那跟Mark一样的声音蛊惑了他,或许是奔走许久却一无所获,刚刚还和Mark大吵一架的事情令他过于疲惫,还或许,是一个秘密压在心底太久,他终于在魔术师的诱导下感到了不堪重负……

Eduardo缓缓开口——

“As soon as I met him,I fell in love with him。”

 

站在别墅门口,Daniel突然叫住了准备敲门的Eduardo。

“来抽张牌吧。”

“我们,不先进去吗?”

“抽一张牌吧,你会看到你想知道的。”

Daniel一抹手,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扑克牌就流畅的展开成一个漂亮的扇形,他把扑克牌向前递递,不容Eduardo拒绝。

“……好吧。”Eduardo将信将疑地挑选出一张牌。

“等等,”Daniel却又突然制止了Eduardo抽出牌的动作,“在你抽出牌之前,你必须知道一件事,”Daniel压低声音,“魔术师所说的一切,都会成真。”

Eduardo翻开牌面。

那纸片上并不是他以为的扑克牌花色,而是一片白板,上面写了一行字。

“He loves you,too。”

Eduardo匆忙抬头,他想问Daniel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个,想问他这句话是不是真的……

然而他面前空无一人。

Eduardo在加州别墅门口呆了半晌,最终还是将那张魔术牌塞进西装内袋,转身,敲响了大门。

 





*死永远是自己做的。

*看电影的时候是Sean的黑,毕竟勾搭未成年少女还吸毒实在是太讨厌了了。然而一听到TSN的评论音轨,我对他的演员一秒路人转粉,连带对这个角色的观感都好了。Justin那个软绵绵的少年音简直太可爱了(*/ω\*)

*发现了没?因为剧情改变所以花朵提前来了,所以没有淋雨了,开不开C?

*真正想解决马总和花朵之间的矛盾,靠Atlas我觉得希望渺茫,毕竟作为一个顶尖魔术师他认真上过大学懂投资懂计算机懂产业发展的可能性……感觉不是太高。

*我们需要莱总。


系列第三部分,莱总主场→《大魔王等你和他说话》

评论(48)

热度(478)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