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大魔王等你和他说话(上)

#演员梗,如果卷西的Lex掉进了TSN的世界

#阅读本篇前建议先阅读前篇《魔术师不想和你说话》

#仅与电影TSN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脱离电影的设定均为私设

#前篇明明是丹总的主场但下面一片都是在欢呼莱总丹总会哭的尊的





《大魔王等你和他说话,并纡尊降贵地丢给你一百亿》



给Eduardo开门的是Sean,虽然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但是一眼望去屋子里醒着的人就没几个,除了Sean都凑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哟,没想到Eduardo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是Daniel在敲门。”Sean打开门,看到背着包风尘仆仆的Eduardo,惊讶地说。

“你好,Sean,Mark跟我说过你最近借助在这里。”Eduardo努力让自己面上的微笑自然一点。

“Daniel说去接的就是你吗?”Sean向Eduardo身后探头望望,“Daniel人呢?”

“呃,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回家去了。”

“好吧,这走了也太急了。”Sean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就把Daniel的不告而别抛之脑后。看上去他对此习以为常。

“Mark和Dustin都还在睡,其他人你也看到了,都是一群工作狂,我是这里唯一空闲还清醒的人了。”Sean让Eduardo进来,他自己则走进厨房拉开冰箱,取出两瓶啤酒,“也许我们可以先商量一下关于Facebook的投资的问题。”Sean对客厅中央的沙发抬抬下巴,晃晃手里的酒瓶。

 

“Mark坚持至少要先通知你一声再作决定,”Sean耸耸肩膀,“还好你现在过来了。Mark说他错过了昨晚和你商量的机会,后来你的手机又打不通,要是等Mark一觉睡醒,再跟你互相别扭一会儿,Thiel估计也等不下去了。”

虽然Sean看上去只是很随意地说出事实,但是Eduardo总感觉这些清浅的字句就像一根根利箭戳向他的脊背,提醒他昨天晚上糟糕的情绪失控和身为CFO的失职。

Eduardo尴尬地笑了笑,“我很抱歉,”他说,“只是,你知道的,业务不顺总让人烦躁。”

“我懂我懂,年轻人嘛,总是缺乏些经验。”Sean说,“现在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聊一聊Thiel吧,你知道Peter Thiel吗?”

“呃,NO。”Eduardo尴尬地扭扭背包的带子,他这才发现他竟然还背着它。

OK,现在,忘记刚刚的纸牌,忘记那句“He loves you”,他要工作,对,工作。Eduardo尽全力收拢住四处飘散的情绪,他在这个Sean Parker面前丢的丑已经够多了。

“他只不过是个拥有价值20亿美元的避险基金公司的人,公司叫‘科拉里恩资产’,”Sean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他愿意提供一个天使投资。我可以安排他和Mark会面,你的同意吗?”

“呃……”

还没等Eduardo组织好语言,Sean又自顾自的说起来:“哦,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还安排了几个小会面,你知道的,Facebook扩张的太迅速了,快得完全超出了我的预计。我们需要更多的程序员,需要更多的钱,有的时候真的来不及提前通知你,毕竟我们不能让千里迢迢跑来应聘的员工傻等吧。不过Mark说他之后会通知你,他说过了吧?”

Eduardo愣住了,他想起了之前的几通电话里,Mark总在通话最后急匆匆的丢下几句最近他见了什么人签下了什么合同。这些会面很成功,Mark做出的决定也都很正确,他也就没太关注,还以为Mark终于有耐心看了他推荐给他的几本经济学的书,在人际交往方面进步神速。

原来这些会面都是Sean安排的?

“是的,”Eduardo说,“他说过了。”

 

是的,Mark什么都告诉他了。

但这他妈的和什么都没说有什么区别?!

Eduardo感觉自己应该很生气,但是看到Sean那张笑得阳光灿烂的脸,他只感到深深的疲惫。

随后他和Sean没有再谈多久,Sean拉着他去看了Mark留给他的房间,并体贴地建议他先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缓解一下旅途劳顿。

“Thiel的投资我们可以等Mark醒了再谈。”Sean说。

Eduardo除了说“好”,还有什么能说的呢?

等Sean离开了房间,Eduardo关上卧室门,把包向角落的单人沙发上一摔,然后就把自己像包一样摔到床上。

在床单上摊成一个大字型,Eduardo长叹一口气。

他应该愤怒,Mark只提了一句,就让Sean住进了他为他租的房子,让Sean安排会面,让Sean像公司的一部分一样在Facebook里到处溜达;

他应该嫉妒,Sean帮助Facebook走了这么远,他这个CFO却远在纽约,还什么都没有办到;

他应该恐慌,有Sean代替他,完成了他本该完成的工作,而且比他做得好得多,他似乎要被Mark和Facebook丢下了;

他应该悲伤,事实似乎已经证明了一部分Peter口中的未来,Mark没有他,能将Facebook发展的更好;

他应该……

但是昨天在电话里爆发的怒火,昨夜在黑暗里长久的静坐,今晨数小时的飞行,甚至十几分钟前Daniel给他的魔术卡,刚刚与Sean针锋相对的交谈……这一切仿佛掏空了Eduardo身体里的全部力气,让他再也提不起精神去应对那些神经分泌的五颜六色的情感激素。

现在,他只想就这么躺着,就这么陷入空无一物的睡眠,让Mark和他的Facebook一起安静的在思维的角落呆一会儿。

于是Eduardo就这么穿着满是灰尘的大衣,鞋也没脱地陷入睡眠。

可想而知,这样的睡眠质量高不到哪去。Eduardo没能如愿坠进无梦的黑甜乡,相反,他做了一个全是光怪陆离的画面的梦。

Eduardo头痛欲裂的睁开眼,他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刚醒来思维还迟钝地沉浸在那杂乱的光影里。

“看来这位先生已经醒了,那么可以拜托你向我介绍一下这是哪里吗?”Eduardo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对他说。

Eduardo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终于成功的把视线聚焦在站在他床边的人身上。

灿金色的半长发,打着颇具艺术气息的波浪卷,纯白色的西装高档又合体,虽然里面是一件与之完全不搭的T恤。但是这完全无损服饰主人的外貌气质,只让人想感叹他的洒脱和不羁。

这个人Eduardo完全没见过,哪怕把他从出生到现在的记忆都倒出来,他也可以信誓旦旦地保证他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人。

但这个陌生人有着一张Eduardo无比熟悉的脸。

“嗨?先生?”对方张开五指在Eduardo眼前晃晃。

那是Mark的脸,一模一样。

“Jesus Christ!”

 

等Eduardo终于挣脱了睡意的拥抱,手忙脚乱地跟突然出现在他卧室的“Mark”解释他离开了他的家乡,来到了异世界的现状。Eduardo感觉自己的词汇量都要被挖空了,他尽全力平稳地、合理地告诉这位Luthor先生他在这里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安慰他不用担心,在他之前已经有两个人出现过,都是一个多月后就消失了,不出意外他一个多月后也可以回去。

可是面前这位Luthor先生从头到尾都只是兴致盎然地听他解释,还不时摆弄一下手腕上那个一看上去就很高科技的手表,半点没有担心的样子。

“真是太感谢你了,hmm,我是说,谢谢你这么耐心地向我解释。”这位一副成功人士模样的Luthor先生在窗前方寸的地方不住走动,不像是焦虑,倒像是兴奋。

他友善地对Eduardo笑笑,不住的搓手,调试手腕上的手表,一串串看不懂的字符从微小的屏幕上划过。

“Er……抱歉,没想到,uh,我是说我很惊讶会突然来一次长途旅行,还是这么,Mmmm!这么奇妙!”Luthor先生挥舞着双手,说,“Em,上一秒我还在整理我硬盘里的文件,它们总是需要时刻关照,你知道的……然而下一秒,嗖!我就掉到你床边了!”

“这太奇妙了!Ha!简直妙不可言!”

Luthor先生突然一个箭步冲到Eduardo面前,对他伸出手:“呵,uh,抱歉我稍微有点激动,再重新正式地介绍一下,Alexander Joseph Luthor Jr,你可以直接叫我Lex……Ah!我是说,Lex Luthor,大家一般都这么叫我。Mhm!”

Eduardo有些迟疑地握住Lex的手:“Luthor先生……”

“NO!”Lex突然厉声打断,“no,no,no,just ‘Lex’。”

“……呃,Lex,很高兴认识你……我是Eduardo Saverin。”

“Hey!我也很高兴认识你,Wardo!”

虽然这位镇静又自来熟的Lex先生笑容和善而热情,但Eduardo就是感到有股凉气从脊背上窜过去。

Lex似乎看出了Eduardo隐秘的惊恐,他收敛了些他过于夸张的肢体语言,轻咳两声,“抱歉,吓到你了?Ah!亲身验证了跨空间传送的可行性,我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

“Uh,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Lex又笑了,不同于Mark的微小和Daniel的矜持,他的薄唇很开心的翘成一个弯月般的弧度,“我是一名科学家。”

也许是Lex的笑容太有感染力,Eduardo也不禁跟着微笑起来,把那突然冒出的奇怪感觉扔到脑后。




*有点短,不过,3000字,我就换了莱总出个场╮(╯▽╰)╭



下篇走这里→

评论(46)

热度(430)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