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大魔王等你和他说话(下)

#演员梗,如果卷西的Lex掉进了TSN的世界

#阅读本篇前建议先阅读上篇→《上》

#仅与电影TSN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脱离电影的设定均为私设

#所有经济相关的话题都是胡扯,别信

#莱卷太难写了,我尽力了(吐魂





Lex可真是一个好人,Eduardo再次在心里对初见时他竟然认为Lex有点令人惊惧的想法表示了歉意。

在Eduardo表达了无法就这么带他出去的苦恼后,Lex很善解人意地表示他可以先在这里待一会儿。

“如果你能借我一台可以联网的电脑就更好了。”Lex笑着说,他指指手腕上那个Eduardo好奇了很久的手表,“Em,虽然我的微型处理器也能完成大部分电脑能做的运算,但是,你知道的,hm~”Lex耸耸肩,“它实在太小了,我只能用一根手指点它的屏幕。”

“Wow!这实在是,太令人惊奇了!这是你发明的吗?”Eduardo震惊极了,他虽然猜测过Lex手腕上的绝对不只是单纯的设计新潮的手表,但他也没想到这是宛如科幻电影的超微型电脑。

天哪,上次听Dustin说苹果的触屏智能机都还在概念阶段呢!

“Yeah!……Er,我是说,不完全是,触控技术和微缩芯片其实是别人发明的,我把它们改进了一下,并设计了这款腕表型个人电脑。”Lex点点它,漆黑的屏幕上突然亮起点点星光,追着Lex的指尖闪烁。

Eduardo睁大了眼睛看着Lex的腕表,而Lex则在不动声色的观察Eduardo的反应。

“哦,抱歉,Lex你的科技领先我们这个世界太多,我有点太惊讶了。”Eduardo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他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赶紧从自己的包里扒拉出他的笔电开机。

“虽然不如你的腕表那么高科技,但它还是能用的。”Eduardo打趣道。

Lex大方地接过,表示对此并不介意。“你该出去吃点东西,”Lex说,“你看上去累的样子,补充点蛋白质和糖分有助于缓解疲劳。”

 

当Eduardo走下楼梯时,他不禁想起了前脚刚走的Daniel,虽然他跟Daniel相处不久,但是他显然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而且风趣幽默的人,而后脚出现的Lex则明显才华横溢,风度翩翩,虽然有时显得有些过于激动,但这无损于他的魅力。

相比之下,Mark……

Eduardo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泛起一阵酸涩。

等Eduardo下到一楼,他才发现Mark和Dustin已经都起来了,现在各抱着一碗泡面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Mark。”Eduardo叫到,“过来一下。”

Mark在椅子上望着Eduardo,呆了半分钟,才抱起面碗走过去,路上还被椅子腿绊了一下,险些把整碗面倒扣到Dustin头上。

Dustin心有余悸地抱着他的笔电躲到角落。

 

Eduardo拉着Mark走进里间。

Mark低头看着面汤里沉浮的罗勒碎末,没有开口。

“Mark,”最终,Eduardo张口打破了沉寂,“我听Sean说过了,关于Peter Thiel的天使投资。这很好,是的,从商业上来看,这很不错,我同意。”

“……”Mark抬起头,沉默地望着Eduardo。他举起纸碗喝了口满是调味料和防腐剂的汤汁,这似乎给了他开口的勇气。

“你为什么不早点来?”

“Mark……”

“我早就说过你不应该去纽约,你应该跟我们一起来加州。”

“Please……”

“Wardo,这一切都太快了,Facebook发展的太快了……Wardo,我需要你。”

“NO,no,no,no……”

“Wardo,我需要你,在我身边!”

“Please!Mark!我们先不谈这个!好吗?”

Eduardo陡然提高声音,一巴掌用力拍到身边的门上,造成一声巨响。

又是一阵难耐的沉默,Mark就这么梗着脖子盯着Eduardo棕色的眼睛,有细碎的光点落在里面。

“好的。”Mark移开视线,再次低下头,说。

Eduardo扶着额头往墙上一靠,他想起了另一件事。

“Daniel回去了。”

“哦,”Mark面无表情地说,“他早就该回去了。”

“但是又有一位Luthor先生来了,在我刚到在卧室里休息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床边。Lex说他是科学家,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Mark想到了刚走的Daniel,在心里撇了撇嘴。

Eduardo看到Mark这幅面无表情毫无表示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我去叫一下Dustin。”Eduardo说。

 

“Lex Luthor?”Dustin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Eduardo的话。

“是的。”Eduardo点头。

“真的是Lex Luthor?就是‘L’‘E’‘X’的那个Lex?‘L’‘U’‘T’‘H’‘O’‘R’的那个Luthor?”

“虽然我没具体问过Lex他的名字怎么拼,但我想应该是这个,全名是Alexander Joseph Luthor。”

Dustin脸白了,就好像看到了侏罗纪公园在他面前倒塌,而里面的所有霸王龙都朝他跑了过来:“Oh my god……”

Mark也立刻解除了待机模式,一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抱起他的笔电噼里啪啦敲起来。

“抱歉,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Eduardo一头雾水,他完全没有想到Mark和Dustin听到Lex的名字后会是这种反应,有点像……当初知道Peter的身份的时候的样子?

“天哪老兄,你没有看过超人的漫画吗?”Dustin看Eduardo的眼神就好像他不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

“我知道超人,”Eduardo不满地反驳,“虽然我的确没看过他的漫画,我爸爸不允许家里出现那种‘毫无价值的书刊’……但是这跟Lex有什么关系?”

Eduardo一顿,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惊奇的说:“难道Lex是超人?看着不像啊,他跟Mark一样又瘦又小,我感觉我都可以打赢他。”

Dustin被刚喝下去的啤酒呛到了,现在正趴在椅子扶手上咳得撕心裂肺。

Mark则在敲打键盘的空隙里抽出机会瞪了Eduardo一眼,没有雄性会乐意听到这样的评价,geek也一样。

“不,不,当然不是,”Dustin终于缓过气来,“Lex是漫画里的大反派!超级坏!整天跟超人过不去的那种压轴的超级反派!”

Mark也把电脑屏幕转到Eduardo面前,让Eduardo可以读到屏幕上显示的Wiki百科内容。

“可是,不对啊,”Eduardo说,“Lex不是秃头,相反,他的头发比Mark还长,差不多到这里。”Eduardo在耳朵下方一点比了比,“而且也不是红头发,Lex头发颜色是相当漂亮的金色,就像黄金一样。”

“也许只是一个巧合?”Eduardo提出一个更为合理的想法,“Lex只是Lex,跟超人漫画里的反派没有一点关系?”

“你还说,Lex他是个科学家?”

Eduardo点点头。

于是Dustin看上去更惊恐了,一点没有被Eduardo说服的样子,“想想,”他说,“上次我们怀疑Peter的名字只是巧合,结果呢!他真的是蜘蛛侠!”

Mark则托着下巴盯着屏幕,屏幕上五颜六色的界面在他脸上映上了奇怪的光斑。

“好吧,你们继续猜吧。”Eduardo无可奈何地起身,“我去把Lex从楼上带下来,总不能让客人一直待在卧室里。”

可是Eduardo没能成功的走出他们Kirkland三人组密谋的小黑屋,Mark突然的惊呼同时打断了他和Dustin的动作。

“Holy shit!”Mark可以说是惊慌失措地猛敲键盘,他的笔记本黑屏了,上面快速地滚动着一大堆字符,让人眼花缭乱。

“该死的!”Mark脸色阴沉的像雪山上的石头,“我被人黑了。”

“What?!”Dustin一秒把Lex抛到脑后。他急匆匆地走过去,站到Mark身后,“你也搞不定的黑客?他想来干什么?他会对Facebook造成危害吗?”

“我电脑上有Facebook的核心代码,”Mark不甘心的继续敲打键盘,企图把这个肆意妄为的病毒赶出去,“Fuck!我踢不走他。”

这时候,滚屏停止了,一行文字逐渐显现。

[ Hallo~Mark,我是Lex Luthor。我想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我现在就在你楼上:-) ]

[Oh!不对。你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那了:-D]

“……”

“……呃,也许,现在你们可以跟我一起出去?”Eduardo说。

 

等Mark气冲冲地收拾好他已经恢复正常的笔电——顺带一提,是Lex主动退出去而不是Mark自己成功恢复的——跟着战战兢兢的Dustin走出內间,走在前面的Eduardo挡在走廊的出口,他转过头告诉他们的确不需要上楼接人了。

“Lex自己下来了,而且没有人对突然出现一个大活人表示惊讶,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仅没有人表示惊讶,事实上,现在所有Facebook第一批招聘的程序员都围在Lex身后,不时爆发出一阵惊叹。

他们像人墙一样围住了Lex,占据了他身后和左右的所有空间,Eduardo也是靠人群的缝隙里漏出来的白西装一角和金色发尾辨认出来的。

“发生了什么?”Mark上前,阴沉沉地问。

围在一起的人立刻散开了,露出了被包围在中间的Lex和他面前的电脑,那本来是Dustin的位置,他正在为Facebook的“墙”作最后的完善,现在那些残缺的代码已经被补完了,正高效而流畅着运行着。

“Jesus!”Dustin看到了他的电脑界面,他拨开还趴在Lex旁边的实习生,自己凑到显示屏前。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运转良好的程序,转头看看Mark,再看看跟他长得一样却又完全不同的Lex,“这是我两天的工作!两天!你就这么完成了?!我才离开三十分钟!”

“准确的说,我一共用了二十四分零七秒。”金发西装版的“Mark”笑着说,他翘着腿,脚后跟在桌子上一磕,电脑椅带他转了一个摇摇晃晃的半圆,“呼~”他想小孩子一样短促地惊叫一声。

“Hi~”Lex对Mark高高扬起嘴角,好像看不到Mark正黑着脸看着他,或者说他看到了,但是却更加开心了,“Er,我想你应该已经看到了我的招呼了,你喜欢它吗?Ah!你肯定会喜欢的!”

“就像我也很喜欢你的创意!Hey!你的Facebook棒极了!”

知道Facebook没事,Mark松了一口气。“你想干什么?”他黑着脸责问Lex,甚至将之前对Lex身份的猜测都抛到脑后。

“我该怎么称呼你?Em,bro?OK,还是Mark吧。”Mark脸更黑了一层,Lex举起手作投降状,“Mark,Daniel走之前拜托我来看看你,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不是吗?我甚至都不知道你还开了个网站!Aha!我能加入吗?”

Funk off!Mark差点没能克制住爆了粗口。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Mark刀锋一样的眼神刮过刚刚围在Lex身边的人,程序员们立刻缩着脖子蹦回自己的座位,假装自己一直在认真工作。

该死,这群蠢货到底都告诉了他什么?

“不同意?没关系,haha,我是说,你会同意的。我们,hm,先来好好的,好好的聊一聊。”Lex站起身,上前一把搂过Mark的肩膀,Mark挣扎了一下,但是Lex的手臂像铁钳一样箍着他,他完全动不了,只能任由Lex搂着他往刚刚离开的里屋走。

“你们想一起来吗?”Lex走到一半,回头随意的问。

Eduardo不知道Lex是在说谁,然而Lex已经转身走了。他和Dustin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考虑到刚刚看见Lex夹着他的笔记本,Eduardo决定还是跟上。

Dustin犹豫再犹豫,刚刚是肾上腺素作祟,现在反应过来他竟然跟Lex Luthor那样说话,背后立时沁出一片冷汗。

但是他咬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Holy shit!他怕不去回头Mark就被那个疑似大反派Luthor的金发“Mark”给吃了!

 

进了一个无人的房间,Lex松开固定Mark的手,仿佛对待女士般很绅士地站在门边,等Eduardo和Dustin都进来了,再把门一关。

“砰”的一声,Dustin微不可见地抖了抖。

“你到底是谁?”Mark皱着眉问。

“Lex Luthor。”Lex一摊手,“我借用Wardo的电脑在这个世界的网络稍微,”Lex手指在空中挥舞了一下,“逛了逛,发现了,hm,一些很有趣的东西。”

“比方说,DC,”Dustin往Eduardo身后迈了一步,“和,超人漫画?”Dustin开始回忆这栋房子哪里有杀伤性武器。

“不过!不用担心,aha,我是说,我想我的世界跟漫画里的宇宙也不在一个空间,”Lex一拍手,又露出了那种Eduardo见过的,极具蛊惑力的友善笑容,“我是LexCrop的总裁,哦,是的,同时我也是个科学家,兼,hm,工程师。”Lex对Eduardo点点头。

“但是我的世界里没有超人,真的,em,至少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星半点关于这种,er,超人类的消息。而且也没有大都市,hm,是的,我的公司总部在纽约。”

“Oh!当然!”Lex突然提高了声音,“硅谷也有我的分公司。Heh,这毕竟是高新技术的摇篮,不是吗?这里充满活力!”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Mark毫不客气地问。

“Heh,heh,heh,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证明。”Lex咬着舌头用一种很奇怪地方式笑了起来,然而并不让人讨厌,他说,“不过你们这个世界也没有超人和大都会,不是吗?按照漫画里说的,aha!我对你们这个世界一点威胁都没有!”

“而且,”Lex突然挺直腰背,正正西装,Eduardo才注意到,他跟Daniel一样有一点驼背,这跟Mark因为击剑的爱好而从来僵直着脖子不同,“除了漫画上那些超脱现实的东西,它有一些还是说的挺准确的。比方说,hm,我的确毕业于麻省理工,LexCrop也的确很庞大,对那些天文、地理、信息技术,er,还说了什么来着?Hm……人工智能!对,人工智能,我都很了解。”

“你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吗?”Lex加重语气道,“我可以让你的Facebook更完美,我可以教你们怎样更好的商业运作,那么,Mark,你的决定呢?”

“决定,决定什么?”已经被绝地大反转惊掉线的Dustin呆呆地看看Mark,再看看Lex,最后还是转向Eduardo。

但是Eduardo并没有关注他,他正低着头,若有所思。

Mark很坚定地摇头,“不。Facebook的架构有我和外面那群就够了,商业运作我有Eduardo和Sean,Facebook不需要你。”

“我想,我们可以让Lex过来帮帮忙。”Eduardo却突然开口说。

Mark很惊讶:“为什么,Wardo?”

“我们的确很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业前辈来指导一下,不,不,别跟我提Sean,”Eduardo抬起手阻止Mark即将蹦出口的单词,“他本身也是一个失败的投机者,不是吗?也许他在硅谷的人脉的确很广,交际经验也很丰富,但是如果Wiki上介绍的不错,Lex先生想必能在商业上教给我们更多。况且,Mark,Lex成功黑了你的电脑!”

本来情绪缓和了一点的Mark脸又黑了。

Lex眼珠左右转了转,眉毛一挑。

他上前拍拍Eduardo的肩膀,走到Mark面前,覆到他耳边,Mark皱起眉想要移开,然而Lex的话把他钉在了原地。

他轻声说:“我可以帮你解决Wardo和你,和那个Sean,和Facebook之间的问题,所以,你的决定是?”

Lex在Mark耳朵上轻轻一吹。

Mark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他猛地跳开,踉踉跄跄地后退好几步,“砰咚”撞在了床脚上。

Lex站在原地,唇角一翘。

Dustin迷惑地左右环顾,Lex的小动作被Mark的卷发挡住了,他很好奇Mark到底听到了什么,会是这个反应。

“……”Mark一言不发地盯着Lex看了好一会儿,好像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张脸。

Mark眼神一闪。

Eduardo不确定Mark是不是瞟了他一眼。

“OK,”Mark说,“我同意你暂时成为Facebook的编外成员,但你想要什么?钱?”

“等,等等,What?”Lex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什么巨大的笑话,他“哈哈”地笑起来,扶着椅子背,捂着肚子起码笑了有一分钟。

“哈哈哈,抱歉,哈哈 ,人生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要给我钱。”Lex笑到上气不接下气,“不不不,你们世界的所有实在存在的物质于我而言都没有什么意义,就算是在这边生活一个月所需要的金钱物资,我也只要一个小时,甚至更短,就能弄到两倍的量。”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Facebook。”

还有你。

 

虽然Mark很讨厌Lex,无论是他高低起伏极具戏剧性的语音腔调,还是他讲话喜欢带上手势仿佛时刻在演讲似的、浮夸的说话方式,抑或他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让大家都瞎了一样迷上他,甚至连Wardo和Sean跟他聊了一场后都成为他的死忠Fan的、该死的人格魅力,甚至是他比他还要古怪的穿衣风格和女人一样的发型,一切一切都让Mark感到讨厌,比讨厌Daniel还要讨厌。

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几乎24小时都待在Eduardo租给Facebook的房子里,他明明来的第二天就弄到了靠近这里的新房子!

但是,Shit!

Mark不甘心地蹂躏他可怜的下唇。

Lex用半个小时解决了他们花了两天都还没搞定的BUG,教给Facebook所有人一种全新的网站架构语言,比现有的所有此类语言都更为高效和严密,据说这还是他自己发明的。

他代替Mark出席了和Peter Thiel的会谈——别问为什么是Lex那个混蛋代替了他,也不知道Lex跟Sean和Wardo说了什么,让他们一致认为让Lex出席比Mark本人出席更加可靠,而且,反正Lex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会谈回来后,Sean对Lex赞不绝口,把他一席演说,成功让Thiel把给Facebook的投资翻了番的事迹讲了一遍又一遍,而Wardo更是对Lex崇拜的无以复加,连他和Wardo难得独处的时候,也老是提到他的名字。

Lex让Facebook高效而稳定地发展起来,速度甚至比之前还要快。现在Facebook不缺钱不缺人,而且下个星期就要签订正式的公司改组合同,搬进更加宽敞正规的办公楼。这些都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不过Mark就是讨厌他,虽然他有很多“很酷”的观点,非常的合Mark的口味,但他就是讨厌Lex。

也许是因为Lex看他,和看Facebook的眼神,总让他感觉毛骨悚然。

或许还有一点嫉妒,他保证,只有一点点。

 

“Mark,我简直,简直不知道怎么感谢Lex先生好!”Eduardo盘膝坐在Mark的床铺上,对着Mark喋喋不休,而Mark则背对着他坐在被改造成电脑桌的梳妆台前敲敲打打,就像当初Kirkland宿舍的时候一样。
“多亏Lex先生,我才知道了该怎么正确处理Facebook这种高新科技平台相关的业务,Lex先生说高科技的发展速度是所有产业中最快的,他帮忙纠正了我将过去习惯的传统商业模式带进硅谷的错误,这不适合现在的Facebook……”

“我想我大概有点明白Facebook的伟大了,我知道Mark你是想建立一种更加开放的、新潮的社交模式,但是你说的太抽象了其实,抱歉我过去没能理解你。Lex先生说,Facebook在未来三年里,可以成为一种代替书信,电话的第三种交流方式,人们的表现欲将会在Facebook上最大程度的放大,他们会迫不及待地将隐私放到Facebook上来,届时Facebook将成为堪比CIA情报分析中心的信息集散地……”

“Sean也挺厉害的,他在硅谷的人脉的确很广,在他带领下我认识了不少人,加上我在华尔街的人脉,我想我大概可以给Facebook建立一个初期的商业网。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尽量少跟他出去玩,他的爱好不太干净……”

“Lex先生教了我很多商业谈判和工商管理的技巧,上次我一个人谈下了一个十万的商业代言,你不知道签字那一瞬间我简直是长舒一口气……”
“Wardo!”Mark终于忍无可忍,重重地敲下回车,打断了Eduardo一个接一个的“Lex”,“Please,别再提Lex了,OK?”

Eduardo睁大了他的棕色眼睛,有点奇怪的望着突然爆发的Mark,“但是……”,Mark再次狠狠按下空格键,键盘痛苦的“啪嗒”一响,“好的!好的,我不提Lex。”

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Mark和Eduardo都没有再说话。Mark继续噼里啪啦地敲键盘,只是频率逐渐慢了下来。

Mark心下犹豫,他是不是,又不小心搞砸了?

他应该怎么补救?

所以当Eduardo突然再次出声的时候,紧张的竖起耳朵的Mark吓得手一抖,按错了一个键。

“Mark,我真的很开心,”Eduardo轻声说,他甚至轻轻地笑了起来,Mark好久都没有听到Eduardo那么轻松的笑声了,自从他搬来了加州,Eduardo在他面前更多是沉重的、疲惫的,偶尔愤怒的,“我想,我现在可以跟上你和Facebook的步伐了。”

Mark呆愣地盯着空白的屏幕,满脑子都是Eduardo的声音。

Wardo,Wardo,Wardo,……

“Mark?发生了什么吗?Mark?”看到Mark奇怪地僵在那里,Eduardo爬到床头,戳戳Mark的脊背。

“呃,哦,没什么,”Mark罕见地结巴了,他飞快地合上笔记本,“只是不小心按了Delete。”

“有什么东西被删掉了吗?”Eduardo担心地问。

“没什么,”Mark又重复了一遍,卷发掩盖下的耳朵尖悄悄染上嫣红,“它们无关紧要,你比较重要,Wardo,我也很高兴你能搬到加州来,你的爸爸没说什么吗?”

Eduardo又兴奋起来:“这又要谢谢Lex先生了,他让我去做了份Facebook的增值报告和发展企划,然后帮我改了改,寄给了我爸爸,他就同意我继续待在这里了!不过我觉得Lex先生说‘我很擅长对付父亲’的时候,真的挺可怕的……”

Mark恨不能回到上一秒把最后一句话塞回嘴里。

“对了,你和Christy呢?”Mark努力把话题从Lex身上岔开。

Eduardo顺从地接过他的话,“别提了,”Eduardo向后一倒,在Mark质量上乘的席梦思上弹了两下,“我跟她分手了,你简直想不到她到底有多粘人!我的邮箱都要被她的短信挤爆了。”

“哦,”Mark嘴角抽动了一下,“需要我帮你把她po到你的Facebook上去吗?”

“No,no,no,千万别!”

 

此时,Lex难得不在楼底下指导那群技术宅怎样编写更高效的代码,事实上,他甚至不在这栋房子里,他在他随手弄到的那栋别墅里。

别墅的半地下室被他改造成了一个临时的实验室,他把通过各种手段弄到的精密仪器放置在这里,有一些是市面上有的,还有一些精密却外表简陋的仪器则是Lex自己研制的,用来监测周身的空间波动。

Lex现在并不在操作那些超越这个世界时代水平的科技,他在正对那些精密仪器的另一个实验台前,小心翼翼地将几撮头发放进试管。

又卷又短的发丝,颜色是比Lex的金发更为暗沉一些的棕色。

那是Mark的头发。

“嘶!”Lex轻呼一声,他一针扎破了自己的手指,将冒出来的猩红血珠滴入另一个试管,然后把两个试管放进一个仪器里。

很快,测试的结果就显现在了旁边的屏幕上。

[匹配度—99.876%]

Lex眯起眼睛,这是DNA测试仪,他改装过的,不仅快速,而且精确,绝不会出错。

然而现在贴在墙上的Mark父母和姐妹的照片,跟他的父亲和妹妹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他很确定,Mark的父亲和他的父亲绝对不是一个人。

这真是太有趣了。

“滴——滴——”

Lex身后的仪器响起警报声。

他快步走过去,发现空间曲线的波动已经接近阈值。

好吧,Lex笑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塞进口袋。

走之前,他该干点什么呢?

 

Mark正在敲代码。

事实上,现在整个屋子里只剩他一个人在抱着电脑了,其他人都在热火朝天的收拾东西,准备搬家。至于Mark为什么可以特许不用劳动,一是因为他需要检查Facebook的运营日志,还有就是他有Eduardo帮他收拾所有东西。

绝对不是他不擅长做家务,绝对不是。

“嗨!Lex,你来了。Mark在那边。”Mark听到身后有人这么喊道。

“Ah!我们的小Mark~”Lex凑到他的背后,呼吸喷洒在Mark耳后,他不适地挪了挪,Lex总喜欢凑得很近地跟他说话,这也是他讨厌的一点,“我们幸福的小Mark~还在检查Facebook?Aha!看看这些!”Lex突然伸手,覆上了Mark的,由此带动鼠标在页面上到处点。

Mark抽了抽,再用力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抽出他的手。

因为看完了更新日志,Mark已经关掉了后台窗口,现在显示屏上显示的是Facebook的主界面,蓝白的色调简洁明快,用户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每一分钟都有人在往上po出自己的状态。

“看!看!看!多么,多么有趣。”Lex轻声说,低低的,略带沙哑,仿若耳语,“那么多人,都在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行程,状态,秘密,往这里丢,而你,你是Facebook的王,你是Facebook背后的阴影。你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掌握了这个世界上几十万人的隐私。”

Mark不舒服的扭动。

“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实!来,小Mark,hmm!让我们点开……这里!”

Lex再次进入后台,这次,他调出了后台代码。

Mark疑惑地看Lex动作。

“不是这里……再向下一点……再往下……这里!”Lex将光标停在了交互功能的架构代码,“这里,只要在这里,你只要,hmm,添上那么一小段……咻!你就可以让这些人愚蠢的小秘密流进你的口袋,你就可以成为世界之王!你就可以提前避免灾难和危险,你就可以,让世界和平!”

Lex另一只手在桌面上敲击着,不急不缓的“嗒嗒”声,既像催眠,也像威胁。

“金钱都是次要的,名声,权势,你将应有尽有……”

“来,Mark……”

“NO!”Mark终于奋力挣开了Lex的钳制,“No!Never!Facebook绝不会变成那种东西!”

Mark叫的太大声了,一时间所有人都向那个方向望去。

“Yes!OK!”Lex举起双手投降,“不加就不加!她是你的!你想怎么对她都可以!”
Lex对看过来的人点头笑笑,示意没有什么。

“那么,我们来谈谈下一个话题吧?关于,heh~heh~”Lex挑起眉毛,一摊手,“你的,Wardo?”

Mark的神色变得更加防备,他无意识的后退一步。

Lex瞟了眼手上的腕表,绿色的倒计时只剩最后十几分钟。

“OK!我对你的,hmm,斑比!一点兴趣都没有!”Lex在胸前挥舞出一个叉,“只是看你整天一副,”他突然压低声音,“备受暗恋煎熬的样子,要我帮帮忙吗?”

“你!……”Mark脸上泛起气恼的红。

“Hey!你简直要把‘Love’刻在脸上了。我只是出于,heh,heh,hm……友善!对,友善!提醒你一声,”Lex晃晃手指,“我们的小斑比,小Wardo,小Edu!可有一大群苍蝇在背后等着呢。Hmm,等Facebook上市,斑比就会一下子变得金光闪闪!然后,砰!”Lex猛地在空中一抓,“就没有你什么事了。Hmmm!”

“只是,ah!给你一个建议,虽然这挺庸俗的,但是一般而言都算管用。”腕表上的倒计时还剩几分钟,Lex垫着脚向后退去,“你不知道Facebook重组之后,你会瞬间拥有有多少钱!你会瞬间成为一个百万、甚至亿万富翁!”

“你是一个该死的有钱人!Mark!Um,就给你个简单的建议……”

“去,去为他买下全世界!”

尾音未落,Lex隐没进走廊的阴影里。

Mark缓缓站直,眼底有一束光,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Dustin!”

“哦……哎?!”正在搬箱子的Dustin一个急刹。

“过来帮我一个忙。”

 

“Yeah!”

“Wow!”

人群在欢呼着,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屏幕上烟花绽放,大家都在为Facebook突破百万会员大肆庆祝。

Eduardo狠狠地抱了一下身边的Mark,Mark也难得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Mark!我们成功了!”Eduardo兴奋地喊道。

“Yes!”Mark也喊道,周围一片嘈杂的庆贺,他不得不高声说话,才能让声音钻进Eduardo的耳朵里。

欢呼声太响了,震得仿佛空气都要沸腾了;又太低了,不然Mark怎么会听到血液在奔腾的声音呢?

“Wardo!Thank you!”Mark竭力大喊,他想谢谢Eduardo这一路来的帮助和陪伴,但是那些几乎要爆了他的血管的热流擅自把隐藏的下半句冲刷了出来,“I Love you!Wardo!I Love you!”

“What?!”Eduardo不可置信地定住了。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没有了那些噪音的打扰,Mark说话容易多了,但这也让他一时的热血渐渐回到的胸腔。

Oh,Shit!计划不是这样的!

不行Wardo看过来了他得赶紧说点什么!

“呃,本来不是这样的……”这是什么糟糕的开场白!“我是说,我很抱歉之前没有好好跟你商量,没有认真去思考你的想法,虽然它们的确蠢毙了……咳,我是说,以后我一定会跟你坦诚相待,你知道的,就是Peter说过的那个……”Mark语速飞快,手足无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呃,Wardo,你知道的,我帮你买了上次那个餐馆,你说它很好吃,还有Prada当季的全部新款,Chris说你喜欢这个,保证都合你尺寸,还有天文馆,你喜欢观察气象……还有一车玫瑰,但是这里都是电线我不能把它带进来,本来我应该等你出门再把它给你看同时向你告白,但是我好像搞砸了……Shit!I'm sorry。”

人群背后的Dustin和Chris不忍直视的捂住脸。

“……Yeah,Yeah,OK,It's OK。”Eduardo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未褪去的兴奋、难以置信的惊愕和无与伦比的甜蜜在他脑子里挤作一团,他无法想象现在他的脸上会是多么可笑的表情,但他不想关心那些,他只想把面前这个满脸通红的卷毛拉过来,然后……

Eduardo低下头,准确地噙住那片肖想已久扉薄唇瓣。

“Wow!”背后的人群再次更为响亮的欢呼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个世界——

“Mercy!我发现了一个空间的,hmmm!超级有趣的小秘密!我现在迫不及待的要开启我的实验室了!”

“等等!还有一件事。”

“Um,帮我准备一个新身份,还有一批新的服务器,我要建一个网站。”

“新身份就叫,hmm,Mark Zurkerberg。”

“No!No!No!网站不要挂在LexCrop名下,她将是一个名为‘Mark’的哈佛学生独立搭建的社交网站。”

“Oh!对了!她叫Facebook,这里是她的源代码。”

苍白的手将一个U盘从桌面上推了过去。

“Ah!你不会明白的,Mercy。她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小姐,会多么贪婪的吞下全世界的隐私……”

“Hmm,U盘里面还有一份名单,给我密切关注上面的人。”

“尤其是,”狭长的蓝眸眯起,“Clark Joseph Kent。”





*小蜘蛛6000字,魔术师9000字,大魔王12000字,我感觉我的话唠属性就要暴露了

*莱卷真TM难写QAQ卷老师的莱卷主要特点在语速快和高低起伏不定的语调,但是文字特么要怎么表现这些啊跪哭

*其实我没看过BVS,因为我拿看它的钱去二刷了美队3_(:зゝ∠)_所以为了防止莱卷走形,我一共刷了10遍B站BVS的莱卷CUT。10遍啊同志们!我短时间内不想再看到莱卷了回见

评论(66)

热度(574)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