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Mark快死了(一)(HE甜饼)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没有任何关联,一切电影中未提及的均为私设

#甜甜甜的脑洞,十份浓缩冰糖加炼奶,所以逻辑上就有点不那么真实了,人物的性格也有部分戏剧式夸大,不过应该还不算OOC

#上一篇才让他们在一起这次又要操心让他们复婚

Mark虽然生活习惯差到了让人怀疑他到底能不能活过二十岁,但是事实上他很少生病,尤其是在哈佛期间,他有幸认识了Eduardo Saverin。Eduardo代替了大学前Mark妈妈,担当了劝Mark去进行人类所需的必要生理活动的角色,以避免远在几个城市之外的Mark父母半夜三更从睡梦中爬起来去回复一个通知他们来签病危通知单的电话。

Chris和Dustin在之后每每避开Mark聊起过去那段日子时,都忍不住扫一眼在办公室里心无旁骛的CEO。

“我想,要不是多亏Eduardo,我们现在还能看到Mark吗?”

“死不了,但能不能像现在一样好就难说了。”Chris指指Mark办公桌角堆叠的几个咖啡和红牛罐子,“如果从过去到现在他一直这样,估计我们一年前就得每个星期从疗养院里把我们的CEO捞出来一次。”

Dustin心有戚戚然地点点头。

“所以我们现在谁去提醒Mark该吃饭了?”

“还有睡觉,Mark多久没睡了?”

“好像……48小时?”

“等等!那个莫名其妙的数据爬虫不是昨天晚上就解决了吗?我以为Mark是睡了一觉才过来的!”Dustin震惊。

“昨晚Mark比你们这些加班的人晚一个小时准备走,结果又发现了一个钻进后台的小蠕虫,所以,”Chris朝露出显示屏外的卷毛抬抬下巴,“他就又坐回去了,还连夜打电话给那些没有加班的人叫他们过来加班。”

Dustin终于知道了今天中午来到公司,看到的休息室里一大堆人滚成一团的情景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今天我来的时候没有收到蠕虫的消息,是解决了吗?”

“今天凌晨解决的,”Chris说,“Mark很残忍地让本不该加班的那一批熬到了中午跟你们换班的时候,所以,该去工作了,Dustin。”

“等等!既然问题都解决了Mark怎么还在办公室?而且……昨天中午我们塞给他了一个汉堡,晚上我们都没吃,今天早上我不知道……Mark他多久没吃东西?”

“今天早上他也没吃……所以问题又转回来了,我们谁去劝Mark先去休息一下吃个饭?”

Dustin挣扎着,眼睛鼻子皱成一团,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二者择一?一起去啊Chris!到时候一起加班我请你吃泡面!”

Chris目瞪口呆地看着欢欣鼓舞地Dustin,内心很想拒绝,但是瞟一眼远处那撮乱糟糟的卷毛,他还是心软了。

“好吧,一切为了Mark不要进医院……该死,每到这时候我都好想Eduardo。”

 

终于,Chris和Dustin鼓足了勇气,推开了Mark办公室的门。

“Mark?”Dustin小心翼翼地呼唤。

但是那撮卷毛就是固执地待在显示屏后面,纹丝不动。

“嘿!Mark!”Chris绕过办公桌。

一看到被显示器和办公桌掩盖住的画面,他和Dustin的动作不约而同地被按下了暂停。

“……Mark这是……睡着了?”Dustin惊讶地嘟囔。

难怪他和Chris在外面盯着这么久,Mark的卷毛始终一丝未动。Mark把下巴搁在易拉罐上,双目紧闭,脊背僵硬地弯曲着,手指搁在键盘上,屏幕已经因为长久没有操作而陷入了黑暗。

Chris上前推推Mark:“Mark?Mark?醒醒,至少到沙发上睡……Mark?”

Mark没有醒,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他只是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顺着Chris的推力“砰”的一声摔在了键盘上,被他垫在下巴下的易拉罐噼里啪啦地摔出好远。

“Mark?!”Chris大惊失色,他疯狂地晃动Mark的肩膀。

Mark呻吟一声,动了动身体。

Dustin和Chris松了口气。

然而Mark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他抽搐了一下,捂着胃部弯下腰,吐了自己一裤子混着胃液的红牛和咖啡。

还有几丝鲜红混在那摊颜色无法言喻的呕吐物里。

“Jesus!Dustin快叫救护车!”Chris赶忙扶住又要往下倒的Mark,回头朝Dustin惊慌失措地喊道。

Dustin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手指抖得差点按错快捷拨号:“喂?Facebook总部,这里有人需要救护车,他熬夜48小时之后呕吐,有血……”

不久,救护车蜂鸣着呼啸而来,一群人“呼啦”上去,抬走Mark,再“呼啦”下来,后面跟着焦急的Dustin。

Facebook总部楼下,白色的救护车又蜂鸣着呼啸而去。

围观人群从Facebook员工到办公楼下意外路人,无不在探头观望,Chris揉揉眉头,预感到又有一场公关硬仗要打。

而且这次该死的不能朝Mark Fucking Zurkerberg摔文件减压了。

 

等坐到救护车上,看医生迅速给Mark注入应急的药物,Dustin才堪堪松了口气,方惊觉自己的手心和后背都是冷汗。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手足无措,毫无办法,只能焦躁地等待被拯救。

或许是注射的药物里有吗啡的缘故,一直紧皱眉头面色惨白的Mark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他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地躺在急救床上,略微长长的卷毛乱糟糟的堆在他的耳朵边上。Mark穿着两天没换的卫衣和短裤,小小一只摊在白被单中间,看上去竟然有种很乖很可怜的感觉。

Dustin扭着手指,在心里唾弃自己的立场不坚定,Mark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暴君。

但是抬头看到好友惨白的脸色,Dustin又冒出了一点酸涩,最初的四个人,Eduardo已经走了,他和Chris分别承担了一部分Facebook,而Mark则是担下了近乎所有压力的那个,虽然他平时表现的没心没肺又混蛋,但是他绝对是他们剩下的三个人中间最辛苦的。

Dustin又忍不住想念起了Eduardo,一直都只有Eduardo,乐意并且擅长照顾Mark,他会注意Mark的每个细节,会给Mark准备健康又美味的三明治,会为Mark每一个成绩开心的鼓掌,这些他和Chris可做不到。

他们都做不到这么细心的关注Mark,从来都只有Eduardo。

Dustin心塞地握着Mark冰凉的手,怀念在哈佛时有Eduardo处理Mark的小意外,他和Chris只需要旁观就好的幸福日子。

“……wa……”

Mark的嘴唇微微翕动,发出干涩而含糊的音节。

Dustin赶忙凑过去。

“……wa……do……”

虽然语句破碎声音含混,但是Dustin还是分辨出了Mark在说什么。

Mark在呼唤Eduardo,两年前每次他生病的时候陪着他,悉心照顾寸步不离的Eduardo。

Dustin霎时就觉得眼泪要下来了,他感觉他和Chris就好像爸妈离婚后,被判给生活自理能力九级残废的爸爸的孩子,一边被迫成长,磕磕绊绊地学会怎么照顾人,一边偷偷呼唤妈妈快回来。

已经两年过去了。

距离那场仿若地震飓风的决裂已经过去两年了。

Dustin觉得,是时候动手了。

要么,他们帮Mark把Eduardo找回来,要么Mark去找个能忍受他照顾她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

反正他和Chris是不想再兼职Mark的生活助理了。

Dustin又看看Mark苍白而尖削的下颌,菲薄锋利的唇毫无血色,眼下铁青的眼圈在白得像一张纸的皮肤上分外显眼。他被Dustin握着的手冰冰凉凉,骨节浮突,插着输液管,腕骨小巧,手背上青筋清晰可辨。

憔悴,消瘦,安静,乖巧,脆弱。

Dustin想到了一个让Eduardo回来的绝妙的主意。

 

“不行!绝对不行!”Chris一听到Dustin的想法,立刻拒绝,毫不犹豫。

“你在开玩笑吗?Dustin。”Chris认为Dustin绝对是快被Mark逼疯了,“让Mark装病?!你是怎么想到这种馊主意?”

“不是装病,Mark他是真病了。”Dustin据理力争,他觉得他的主意一点都不馊,“我们只需要买通医生,然后告诉外界消息的时候把Mark的病说的严重一些,再私下里通知Eduardo,告诉他说Mark快死了,叫他赶紧过来。我相信Eduardo一定会十万火急地坐飞机回美国!”

“然后呢?”Chris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应付完外面如狼似虎的媒体,又要应付家里的智障弟弟,他都快要和Mark躺一块儿了,“先不说对媒体谎报Mark的病情,Facebook的股价可能出现波动。把Eduardo骗过来了,然后呢?Mark只是疲劳过度和胃出血,不是真得了绝症,你让再被骗了一次的Eduardo怎么想?他会不会永远不想再踏上美国土地,一辈子跟我们一拍两散了?”

“这时候就要靠Mark了,”Dustin自信满满地说,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看看Mark现在的样子,之后我们再找两个可靠的化妆师用特殊的颜料给Mark修饰一下,到时候Mark只要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装可怜,再说两句软话,保管Eduardo会心软!”

“Dustin!”Chris忍无可忍。

“……这主意不错。”一个沙哑干涩的声音插进来。

Chris一惊,两人立刻低头,果然是Mark醒过来了。

“就……这么办吧。”Mark也不知道听了多久,麻醉剂的药效显然还没过,他半睁着眼,艰难地挪动声带。

Chris终于想起来了刚醒过来的病人需要什么,他拿起床头柜的水杯,那里面的温水本来是Chris倒给自己的。

感谢经验丰富细心温柔的护士小姐,这家医院的床头竟然还备有一次性吸管。

Chris小心的把吸管送到Mark嘴边,Mark只微微啜饮了两口,就不再喝了。

“……让Wardo过来。”Mark含混地说,看上去快要再次陷入疲惫和麻醉剂的怀抱了。

“可是,Mark!Facebook刚刚进入稳定发展期……”

“I need……Wardo……”

该死!Chris发现自己竟然可悲地又对Mark心软了。

而Dustin这个始作俑者则在一旁捂着心口感动得泪汪汪,一点忙都帮不上。

好吧,Chris深吸一口气,Mark是CEO,他说了算。

考验他和Facebook的公关团队的时候到了。

 

“请问Zurkerberg先生现今的状况如何?”

“感谢医院的全力救治,Mark现在生命体征平稳。”

“请问Zurkerberg先生重病入院,会对Facebook造成什么影响吗?”

“不,事实上,Facebook已经成熟,成为一个独立的企业,我们有出色而完备的员工体系,并不会因为Mark一人的情况而影响全局,Facebook的一切运转和更新都会照常。”

“请问……”

又不能把话说得太满,又要漏点口风让媒体觉得Mark身负重病,又要尽量减轻这一切对Facebook的影响,Chris感觉这一场公关战绝对是他至今最艰难最累人的战役。

终于搞定了这场重要的记者会,Chris回到后台松松领带,长吁一口气,又想到还在总部主持新一轮更新的Dustin,决定等Mark出院,不管他有没有把Eduardo哄回来,他都必须要批给他带薪休假和奖金。

要不是他和Mark是从哈佛一路过来的好友,哪家正常的PR会负责这种事情?

 

等Dustin终于忙完了更新的事,他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

Mark已经被转移到了最顶层的私密加护病房,周身环绕了一整圈看上去不明觉厉的医疗器械,闪烁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光芒。

医院里所有知道Mark真实情况的医生护士都被要求签订了保密条例,如有违反,上面的违约金能让他们一辈子吃不了兜着走。

Dustin又不放心地给医院的电子档案建了一层保护墙,虽然他知道Eduardo八成不会想到去黑医院的数据库来验证Mark的情况。

万事俱备的Dustin意气风发地带着Chris找来的化妆师走进Mark的病房,在药物的帮助下睡了整整一天,近几天又在医院享受护士小姐二十四小时无微不至的关怀,三餐营养规律的Mark看上去比刚入院的时候好不少,虽然还是一样瘦,但是脸上又有了血色。

Dustin不满意的摇摇头,指挥那个据说手艺超棒又绝对信得过的化妆师给Mark眼下打上厚重的阴影。

“怎么憔悴怎么来,下狠手!”

等化妆师搞定离开,Dustin稀奇地盯着Mark看了一遍又一遍,要不是一路旁观,他光看现在Mark的样子,也几乎要相信他命不久矣,只剩一口气了。

眼窝深陷,嘴唇干裂,整个人惨白失色,脸颊凹陷,颧骨突出,配合鼻下插着装饰的鼻管,Mark病弱得简直让人心碎。

那位技术高超的化妆师甚至细心地给Mark的肩膀和手腕以下部分也上了妆,锁骨勾勒出深深的阴影,手腕和手掌被化出了皮包骨头般的神奇效果。Mark的骨架本就纤细,指骨修长骨节分明,上妆后,看上去简直让人怀疑他能不能托起一根勺子。

形销骨立,多么完美。

Dustin上前戳戳Mark的脸,惊奇的发现一点都没有那些女人化妆之后一抹一手粉的情况,完全就是真实肌肤的手感。

“太不可思议了!”Dustin感叹。

Mark不耐烦地偏过头,“别乱动,三天之后记得再叫那个人来补妆。”

Dustin愤怒地远离Mark,他和Chris为了他忙前忙后,这个混蛋还理直气壮!

但是为了让Eduardo能过来帮他们两个脱离苦海,Dustin还是气鼓鼓地掏出手机,左转右转,试图给Mark拍一张看上去最惨的照片。

“庆幸吧,要不是你最近本来就只能吃流食,我们不用费心思帮你控制体重,不然我一定用生菜叶当你的一日三餐……闭上眼睛,Mark。”

Mark对Dustin难得顺从地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衬得眼下的铁青更加深邃可怖。

“咔擦”,Dustin终于拍到了一张满意的照片,他快速地将它传给在总部待命的Chris。

“对了,Mark,你的演技过关吗?要不要我给你来点肌肉松弛剂?半毫升,绝对安全的那种。”

“Shut Up,Dustin。”Mark黑着脸说。

不过两分钟后,Mark又犹豫着开口:“……Dustin,你说的,保证安全。”

“当然!”

 

Chris收到了那张样片,他兴致勃勃地围观了一会儿照片上Mark的惨状,才打开邮箱把它传上早已编辑好的邮件里。

From:ChrisHughes@Facebook.com

To:EduardoSaverin@pacific.net.sg

Eduardo,已经两年了,你还好吗?

Mark他……他很想你,你能来一趟吗?

硅谷特斯顿街36号圣保罗医院顶层2号房,你能来的话,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让Dustin去接你。

拜托,Eduardo……一定要来啊。

 

Chris犹豫了一下,还是破罐破摔地按下了发送键。

如果Eduardo真的生气了,就把Mark推出去,反正他已经“命不久矣”,也不差Eduardo这几拳。

而且Eduardo那么稀罕他,不会真打死的。

……大概吧。



TBC走这里→《二》



*点梗和《说话》的番外让我再酝酿酝酿

评论(27)

热度(382)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