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Mark快死了(四)(HE甜饼)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没有任何关联,一切电影中未提及的均为私设

#甜甜甜的脑洞,十份浓缩冰糖加炼奶,所以逻辑上就有点不那么真实了,人物的性格也有部分戏剧式夸大,不过应该还不算OOC

#大门入口→《一》

#这章我写的很爽




Eduardo走到护士台前打算问一下医院的餐厅在哪,惊讶地发现那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位护士小姐站在那里,她脸上带着礼貌地微笑,目光直直地看向他。

“是Saverin先生吗?这是Zurkerberg先生的晚餐。”她端起一个餐盘推向他。

Eduardo愣了一下,“……哦,好的。”

他迟疑的上前接过餐盘,也许这家医院的贵宾服务也包括将餐点送到护士台等家属来取?

“Mark?”Eduardo端着盘子推门而入,Mark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一动没动,连被单上的褶皱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似乎陷入了困倦,眼睑将阖未阖,不过一听到Eduardo的声音,Mark立刻睁开了眼睛。

“……Wardo?”Eduardo听到Mark虚弱而含混地声音,熟悉的称呼让他忍不住一颤,手上的盘子和碗碟磕碰,发出细微的撞击声。

Eduardo吓了一跳,赶紧把它放到桌子上,还好盘子上那个酷似啤酒杯的碗很大,里面的液体没有洒出来。

是的,液体,甚至整个盘子上只有这一碗粘稠的液体,乳白色的,像是牛奶糊,或者香草奶昔之类的东西,上面还放了两片迷迭香叶子点缀,旁边还有纸巾和漂亮的小勺子。

有点像他的秘书小姐吃的减肥早餐。

“我相信它很难吃了。”Eduardo用勺子在里面搅搅,带出的纹理有点像奶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Mark嫌弃地瞥了它一眼,“营养剂……之类的。”

“好吧,就算它再难吃,你也得吃。”Eduardo拿着勺子的手微微一动,下意识地就打算将勺子戳到Mark嘴边,很久以前,在哈佛宿舍里,Mark腾不出手吃东西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把三明治举在他旁边让他咬一口。

但是现在这不合适了,Eduardo突然意识到,这样的举止实在是太亲密了,对于现在的他和Mark而言,“你怎么吃?我去叫一个护士来?”

Mark眉头皱了起来,就像过去每次Eduardo拉他出门时那种不情愿的表情,“我讨厌护士。”

Eduardo很想就这么像过去对付Mark每一次小别扭一样,温和而不可拒绝地将Mark不合理的意见驳回,但是他张张嘴,又沉默的闭上了。

“你可以喂我,”Mark说,“就像过去一样。”

Eduardo睁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Mark竟然能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说这种话。

Mark眉头皱的更紧了,不,或者说,他脸上的表情逐渐从厌弃过渡到了痛苦。他紧咬着嘴唇,慢慢的在床上蜷缩起来,薄薄的被单下,Eduardo可以清晰地看到Mark的手紧紧的贴在了腹部。

该死!

Eduardo惊慌失措地站起来,“Mark?Mark!你怎么了?我这就去叫医生!”

Mark更用力地蜷缩起来,他似乎很是艰难地抽出手,指指病床边上的一个红色按钮。

Eduardo按下,一分钟之内,刚刚见过的护士小姐就急匆匆地闯进来。她一进来就上前凑到Mark脸边。Eduardo很奇怪的站远,看上去Mark是胃痛,为什么第一个检查的是额头?

护士小姐在床头停留了半分钟,随后查看了各个仪器上的波线和数据,虽然在Eduardo看来她更像是就这么在仪器周围转了一圈,然后她就对Eduardo说:“急性胃痛,这对于患者而言是很频繁的症状,你必须保证他的三餐规律,这能有效缓解胃痛发作的频率。”

护士小姐意有所指的瞟了瞟桌面上纹丝未动的营养剂,“我这就去为Zurkerberg先生取一剂吗啡,建议尽快让Zurkerberg先生进食。”

然后她就这么急匆匆地走了,Eduardo甚至没有来得及喊住她,让她再叫一个人过来帮助Mark吃饭。

这个医院的贵宾服务就是这样的吗?!Eduardo目瞪口呆。他一定要去投诉!

“……Wardo。”Mark的呼唤细若蚊吟,他紧闭着眼睛,在宽大的床上蜷缩成小小一团,但是右手却僵硬的搭在床边,上面的导管很危险的绷直了,Eduardo赶忙上前将Mark的右手妥帖的放在身侧,防止他因为疼痛而痉挛,一不小心扯歪针头。

“Wardo……很疼……”Mark将自己更深地埋进枕头里,一头卷毛被他挣扎的乱糟糟的。

不管了。Eduardo往床尾探探头,一时间没能看出哪个是调节床头高度的旋钮,他只好上前像上次一样半坐上病床,将蜷缩的Mark抱起来,舀起一勺营养剂送到Mark嘴边。

“Mark?张嘴,护士说你应该吃饭。Mark?”

也许是因为疼痛的缘故,Mark的牙关咬得很紧,Eduardo花了很久,才将半碗喂进Mark嘴里。

不过护士的建议的确十分有效,Mark逐渐放松下来,他摇摇头拒绝了Eduardo的下一勺晚餐,就这么靠在Eduardo的胸膛上,手上攥着他的衬衫一角,闭上了眼睛。

“……Mark?”Eduardo轻声呼唤,Mark没有反应,这是睡着了?

Eduardo试图将Mark稳妥地放回床上,结果抽了抽,竟然没能成功将自己的衬衫从Mark手里抽出来,他攥得太紧了。

Mark他哪来的力气?Eduardo头疼地想。他是临时赶过来的,宾馆还没定,必须趁午夜之前赶紧叫一辆车去最近的宾馆定一个房间。而且他因为时差问题头还在疼,迫切的希望能好好睡一觉。

这时护士小姐推着小车进来,将一管淡黄色的针剂推进Mark吊着的药水袋里,那里面还剩小半袋药水,滴得非常之慢。

她似乎发现了Eduardo的苦恼,回头轻声对他说:“Saverin先生,里间有陪护床,不过尚未整理,我建议您可以直接睡在Zurkerberg先生旁边,VIP间的病床是特制的双人床,允许家属贴身陪护。”

“不,不是,我不是Mark他……!”家属,没等Eduardo结结巴巴地反驳完,护士小姐又像是很忙一样急匆匆地走了。

他一定要去投诉这家医院的服务!

但Eduardo低头,看到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臂弯里的卷毛,瞬间心软成一滩水。

他无奈地叹口气,尽量在不打扰到Mark的情况下脱下外套西裤,小心地避开接在Mark身上的输氧管和输液管,躺倒在Mark身边。

Mark的气味包裹住了他,Eduardo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当初那段还在哈佛的时光,他和Mark在Kirkland的宿舍床上挤成一团,就这么睡去。

他或许错了,他想。

他其实从来没有恨过Mark。

他只是太爱他了。

 

等到身边那道呼吸变得和缓而均匀,Mark微微睁开眼,向下看了看,果然,Eduardo像过去一样,睡着之后就习惯搂住什么,以前每次他在Kirkland留宿的时候,Mark早上醒来总会发现Eduardo牢牢地抱着他的腰。

Mark满意的勾勾嘴角,决定回头让Chris给那个护士加钱。

 

Chris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天亮,但是实在是等不及中午了,挨到十点他就忧心忡忡地收拾东西赶往医院,让Dustin在总部留守。

Chris简直担心极了,每每想到Mark那张只会得罪人的破嘴,他就担忧会搞砸,好不容易布了个局把Eduardo骗来,甚至付出了加班一个星期的代价,结果因为Mark不会说话,一个晚上就成功把Eduardo气走那可怎么办?

更糟糕的是,如果Mark不小心露了个破绽,让Eduardo看出来他们在集体骗他怎么办?Mark反正Eduardo早就想打死他了,但他可不想被Eduardo一并打入黑名单!

Chris赶到顶楼,那里驻守的护士已经换了一个人,“一切顺利。”她对Chris说。

Chris舒了一口气,至少设想的糟糕情况一个都没有发生,这已经足够让他庆幸了。

他上前敲敲门,按照时间表医生应该已经查完了房,Mark怎么说也该醒了。

“请进。”里面传来的声音不是Mark。

Chris挑挑眉,开门,果然是Eduardo,他竟然还在。

而且还和Mark很和谐地待在一起,他的手竟还放在Mark身上,看上去是在帮他……揉肚子?

Mark眯着眼睛,貌似舒服得都快睡着了。

 

干得好Mark!不枉他和Dustin准备了这么久!

“Chris?”一见到他,Eduardo赶忙收回手,站起身。

“我是来换班的。”Chris举举手上的包裹,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两根钥匙,“这是Mark家的钥匙,你就不用住旅馆了,暂时住他那吧。”

“等等!这个……”Eduardo尴尬地摆手,“我的助理有跟我定下宾馆。”

“这个我问过你的助理了,”Chris对Eduardo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你来得太匆忙了,根本就没有定宾馆。而且Mark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给你暂住还省钱,只要你不嫌弃Mark那个小公寓破破烂烂。”

说的好像他们现在还需要省钱似的。

“还是不了,Chris……”Eduardo继续推辞,住Mark家?别开玩笑了,十二小时前他还在跟Mark老死不相往来呢!

Chris发现Mark睁开了眼睛,朝他眨了眨,向门口抬抬下巴。Chris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对Eduardo说:“我先去问医生拿Mark上次的检查报告,你再考虑考虑。”

他将钥匙放在电视柜上,就快步离开。

“Wardo……”Mark适时出声,过了一个晚上,他大概也摸清了现在的Eduardo对他什么样子最没有抵抗力,“可以拜托你去帮我倒杯水吗?”

温顺,柔软,语气要轻缓,说话带敬语。

Mark发誓他都快把这辈子的温柔和耐心都要用完了,如果之后复工Chris发现Mark更混蛋了,那肯定不是他的错,Chris应该改把文件拍在Eduardo桌子上。

“呃,哦,好的。”Eduardo似乎也想摆脱不知何时出现的尴尬的气氛,他二话不说拿起杯子就出了门。

Mark赶紧蹦起来,从床头最下层抽屉里摸出一个小对讲机,通知值班护士拦住Eduardo至少五分钟,然后从第二层抽屉的一排细针管里抽出一根。

这据说是Dustin从Sean那儿搞到的特殊配方,一般是一些不太好的酒吧里有人干那些糟糕事用的,通常会搭配致幻剂,不过他手上的是去致幻剂的稀释版本。

优点是起效快,作用强,少量使用无副作用,缺点是代谢慢,持续时间长。

一根0.2毫升,大概能让他保持一整天全身无力的状态。Mark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用一根。

回头让Chris快点滚回去,早点换Wardo来。

 

扎完针,Mark将针头扔回原地,赶紧照原样躺好,陌生的麻痹感很快就从四肢逐渐漫上来。

“Mark,这是护士小姐让我给你的维生素片,她说上次Chris忘记取了。”没多久,Eduardo就推门进来了,“Chris还没回来吗?”

Mark有些艰难地摇摇头,这药剂的效用强的有点超乎他的想象。

“Wardo,”至少这次可以不用刻意压低声音了,他现在的确虚弱无力,“我发誓,我的公寓还是不错的,至少比这里大一些。”

“这是病房,哪怕它是VIP室,那也是病房,”Eduardo放下水杯,有点好笑的望过去,“这没有可比性,Mark,我不会去住你家的。”

“为什么?”Mark固执地反问,“我不介意你住我那儿。”

“Mark……”Eduardo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低下头,避开Mark一瞬不瞬地凝视,“你的公寓楼下现在肯定围满了记者,要是让他们发现现在这个时候,我在你的公寓出入,Chris可又要加班了。”

 

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Eduardo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拒绝,他承认他不恨Mark,甚至两年之后再一次跟Mark挤在一起睡,他微弱的反抗让他意识到他依然爱着他,但这不代表他们之间的恩怨就已经一笔勾销。

那份Mark笑着递过来的合同永远是他喉间的刺,咽不下,又拔不掉。

“如果是过去的那件事的话,我很抱歉。”他突然听到Mark这样说。

Eduardo呆住了,他一寸一寸地抬头,可笑的瞪大了双眼。

“……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我很抱歉,”Mark语速快了起来,从他来到这里之后,Mark第一次用以前的方式说话,这让Eduardo感觉有点怀念,“我不后悔让你离开Facebook,但是我很抱歉当初的手段,其实我之前也没有看到过那份合同。而且当时我实在是太生气了,我本来也并没有打算把你的名字从Facebook上头摘下来,不过这一切我的确做了,我不会否认这是我的错误,虽然大部分都是Thiel和咳咳咳……”

Mark突然呛咳起来,他下意识地想起身,结果肩背刚抬离床面,支撑的手臂就一松,他又摔了回去。

Eduardo顾不上去细想Mark的话,他急忙上前将Mark扶起来,防止他再次呛到。

Mark在他怀里颤抖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剧烈的咳喘让他惨白的双颊泛起病态的绯红。他满是针眼的右手松松的揪住胸前的布料,双眼痛苦地眯起,Eduardo看到星星点点的生理泪水从他泛红的眼角沁出。

“和……咳咳咳……Se……咳咳咳咳咳……Sea……咳咳咳……”Mark艰难地试图继续说,但是这样只能徒劳地引起一阵更剧烈的咳喘,“咳咳咳咳……所以……咳咳咳咳咳……”

“好了快闭嘴吧Mark!你会窒息的!”Eduardo手忙脚乱地给Mark顺气,Mark瘦弱的脊柱在他手下颤抖,莫名让Eduardo想起了曾经他的秘书救下的一只伤了翅膀的麻雀。

那个时候,那个小小生灵也是这样,在他好奇的触碰下不住颤抖,无助而脆弱。

“……咳咳……我……咳咳咳……对……对不……咳咳咳咳咳……”

“我原谅你了Mark!该死的我从来没有恨过你!你能别再说话了吗?”Eduardo低声咒骂,“我这就去叫医生!”

Mark拦住了他,他根本没力气举起他的手臂,只能缓慢的摇头,一头卷毛蹭的Eduardo脖子痒痒的。

“咳咳咳……不……咳咳咳咳咳……”

“好的好的我不叫医生!”Eduardo立刻缩回手,“别说话了Mark,我求你了别再说话了!”

Mark也听话的不再试图折腾他可怜的气管,惨烈的咳喘终于逐渐减弱,他的额头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Mark靠在Eduardo身上,大口地喘着气,渐渐平静下来。

“……住我家吧,Wardo……”Mark哑着嗓子说。

“……行了我答应你。”Eduardo后背也被Mark吓出了一层薄汗,现在不管Mark说什么他都答应,“别说话,先喝口水,慢点别再呛着了。”

 

Chris目瞪口呆地看着Eduardo毫无反抗地接过公寓钥匙,天知道他才离开一个小时不到!

“Mark你怎么做到的?”

Mark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记得通知Dustin他的年终奖金没有了,他没告诉我那个药剂的作用那么强,它麻痹了我的声带。”

“好吧,”Chris耸肩,“我这就让人再把它们稀释一倍,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病美人阁下?”

“你就不能找一件小一点的病号服吗?”Mark厌恶地扯扯袖子,“这套也太大了,你拿的是超重人群特供款吗?”

“很抱歉,不能,你还是忍着吧。”

 

Eduardo提着行李像做贼一样溜进Mark的公寓,就为了避免被狗仔拍到,虽然Chris一再向他保证没有关系。

他很快就找到了Mark公寓里的客房,事实上,Mark的公寓里竟然会留有客房,已经是一件让他十分吃惊的事。也许是为了偶尔招待Dustin和Chris?不过只有一间,如果他们两个一起留宿怎么办?

Eduardo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漫无目的的想。

客房里有一整套全新的床上用品和没有拆封的洗漱用具,Eduardo猜测这应该是Chris准备的,他一向那么细心。

Eduardo拉开床头柜,准备把自己的一些杂物放进去,却意外发现了一本印着Facebook蓝白Logo的笔记本。

 

“对了,Sean往你的公寓里塞了点有趣的东西,‘以补偿当年无意间拆散了一对小情侣的过失’,这是他的原话。”

“什么?!”

 

Eduardo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它放在一边,这肯定是Mark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一个笔记本塞在从来没用过的房间的床头柜里,但是出于良好的教养,Eduardo觉得还是不要侵犯他人的隐私为好。

但是等他洗完澡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时,那本床头柜上的笔记本总是在他眼前明晃晃地转悠,Mark会在课堂外用古老的纸笔写东西,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奇事了。最终好奇心还是打败了道德感,Eduardo翻开了它。

只看一眼,如果是Mark的私人日记之类的东西,他立刻就关上。Eduardo这样宽慰自己。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东西,但是网上都说不能告诉别人的东西写下来会感觉好一点,就勉强听他们一次。”

这是Mark不想说出去的秘密?而且他的字真是一如既往,瘦长又尖利。

“Wardo,我最好的朋友,我大概已经喜欢他很久了,但是我到现在才发现。”

……什么?

“现在他已经不理我了,我很……想他。”

“miss”这个单词被涂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该死,这一点用都没有!Fuck!”

最后的“Fuck”占据了整整一页,充分显示了当初写它的人的愤怒。

“Mark……”Eduardo眼前浮现出躺在病床上的Mark身影,他感到眼眶开始发热。

再往后翻,都是空白,Eduardo想Mark也许已经放弃了写东西的尝试。

“啪啦”,一个东西从纸页里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Oh,God……”

Eduardo捡起它。

那是一张哈佛时他们四人的合照,Eduardo翻过照片背面,那里有两个单词,是熟悉的尖利笔迹。

“come back”

 

“该死!Sean塞了什么?他除了看上了Facebook,还做过什么靠谱的事吗?”Mark低声咒骂。

“只是一个笔记本,还有一张照片,我也是把过关才允许他这么做的,”Chris对Mark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他从哪找到的人,模仿你的笔迹写了点给Eduardo的‘真情告白’,他执笔,还是很真实感人的,如果Eduardo看了,我保证他转头就跟你重修旧好。”

“真的?”Mark怀疑,“他还会写东西?”

“当然,你的剧本就是他写的……”

“What?!”Mark恨不能从床上弹起来去掐Chris的脖子,“那种狗血又恶心是他写的?!”

“Oops。”Chris毫无诚意地耸耸肩,“那个也许只是他在逗你玩?不过主要意思还是表达到位了,它的确有点帮助,不是吗?”

“而且我看过他的笔记本上的内容,很合你的口吻,不用担心。”

“……这件事到底为什么会牵扯上Sean?”

“不然呢,”Chris又朝Mark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为什么可以旷工这么久?我总需要抓一个人顶你的工作。”



*无论如何下章完结,特么怎么还是写不完(╯‵□′)╯︵┻━┻


下章→《五》

评论(63)

热度(317)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