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Mark快死了(六-End)(HE甜饼)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没有任何关联,一切电影中未提及的均为私设

#甜甜甜的脑洞,十份浓缩冰糖加炼奶,所以逻辑上就有点不那么真实了,人物的性格也有部分戏剧式夸大,不过应该还不算OOC

#大门入口→《一》

#此章EM倾向警告!此章EM倾向警告!此章EM倾向警告!你不能让花朵被Mark卷欺负了那么久不反击啊人家又不是真的小鹿斑比

#六和五是一起写好的,说下章完结就下章完结真汉子从来不立flag,只是发现结尾一章一万多字太长了还是分了两章放,先改好五放上去,然后一边修改长长长的六和写后记一边暗搓搓地等五下面评论过十再放六,噫B站粉的太太又放视频了我去看一下……然后……=口=评论数到了但我竟然还没改好!










“哇哦~现场看更让人心疼不是吗?”Sean一进门就夸张的惊呼,他用一种惊叹的眼神上下打量Mark,“真是太可怜了,我都要相信你确实病入膏肓了Mark。”

“说重点,Sean。”Mark脸黑了,他“啪”地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我让Chris拖住Wardo一天不是听你说废话的。”

连续一个星期都这个方寸之地待着,一天八成时间都必须躺在床上,今天才摸到电脑,Mark的耐心已经快到了极限。

“OK,”Sean投降,他自觉地拉过椅子坐下,“Chris已经跟我说过你们的情况了,其实这种状况不难解决,你只需要尽快下一剂猛药。”

“什么意思?”Mark疑惑。

“还记得我给你的剧本吗?”Sean高深莫测地说,“第一步,装可怜,让你的Wardo放下心防;第二步,认真道歉,让他与你尽释前嫌;第三步,重新相处,让他再次爱上你。”

“Wardo还爱着我,他不用重新爱上。”Mark反驳,“而且你写的东西太恶心了,你是刚经历初恋的少女吗?我不会腾出内存来存储那种东西。”Mark嫌弃地瞥了Sean一眼。

“不是这个意思,”Sean装作没听到后一句,摇头说,“你要让Eduardo爱到愿意跟你在一起才行。”

“其实你们已经很接近最后的目标了,”Sean说,“Eduardo告诉你他喜欢你的时候,你们就已经完成了第三部分的百分之五十。接下来他说要跟你做朋友什么的,就像运行未知程序之前总会跳出来的Windows警告窗口,这是Eduardo系统的自我保护。”

“……为什么?”

“Eduardo是一个相对谨慎的人,你不能要求这样一个人,在狠狠摔过一次后,不对绊倒他的石头心生警惕,”Sean耸肩,“其实这正体现了他重视你,虽然警惕过去的伤害,但仍然希望可以尽可能的在安全距离内保持与你的友好关系,比如把你放在隔离沙箱里运行之类的。”

“我知道Wardo重视我,说重点。”Mark烦躁的敲打笔记本的外壳。

Sean朝他扔过去一张纸,“我帮你订的新计划。既然你的小鹿斑比缩回了自己的乌龟壳里,就下个猛药把他逼出他的龟壳,只要能让他出来,你就成功了。”

“对了,必须夸奖一下你在Eduardo表白之后的反应很不错,”Sean朝Mark抛了个媚眼,被Mark还了一记锋利的眼刀,“如果Chris的转述没错,Eduardo已经动摇了,他还没能完全说服自己远离你,你就已经在他的防火墙上敲了一条缝,但是同样你也吓坏他了,你让他害怕一不小心就害死了你,啧,那可该怎么办?”

“不过,”Sean坏笑,“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彻底吓坏他。”

“攻破他的系统防火墙,进入他的主内存去运行。Mark,你可是个黑客,最出色的。”

 

“首先,你需要更加凄惨,更加更加的凄惨。”

Chris迅速从eBay购来了特殊定制的隐形镜片,特殊包装的可食用仿制血液被放到了病床的第一个抽屉的夹层里,方便取用,并将新稀释好的药剂放在原来的药剂旁边,细心的分装成两个颜色不同的盒子。

“其次,你需要保证自己能在Eduardo面前能完美表现。”

Chris拉来Dustin帮Mark分析Eduardo的每一个可能的反应,让Mark规规矩矩地将他要对Eduardo说什么用一二三四列出来,并保证不要犯浑。Sean在旁边热情的推销他改编后的剧本,Dustin认为它非常棒,Chris理性表示情节框架可以采纳,Mark则对它从头到尾彻底不屑一顾。

“最后,你需要亲友团场外指导!”

“……也就是安个监视器之类的,你带个微型耳麦,我们可以在场外给你提供实时建议。”Sean兴奋地说。

“你该去工作了Sean。”Mark把他和演技差到家却死活不肯承认的Dustin一起丢了出去。

 

晚上Eduardo去探望Mark,他已经打定主意,等Mark做完手术,他就返回新加坡。再待下去,他估计会忍不住再次将Mark霸道的纳进怀抱里,但是Mark从来不喜欢有人替他做主。

这是他花了两年时间才意识到的过去的错误。

上到顶层,Eduardo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按错了电梯楼层,一向空旷的走廊被来来往往忙碌不已的护士占据,一看到他,一位熟悉的护士小姐立刻走上前来。

“Saverin先生,”她的语气很焦急,“Zurkerberg先生突发高烧,我们需要你签字才能采取紧急降温治疗。”

Eduardo立时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等他恢复意识,他才发现他已经很失礼的按住了人家护士的肩膀:“有生命危险吗?紧急降温?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幸运的是这位护士小姐并没有生气,她耐心地解释说:“Zurkerberg是并发性炎症引起的高烧,物理降温赶不上Zurkerberg先生体温升高的速度,所以我们采取化学降温。但是化学降温病人易出现反弹,需要夜晚有人时刻照看。”*

Eduardo匆匆接过护士手上的签名板,仔细从头看到尾,发现没什么漏洞,赶忙签上名。

“我可以现在可以进去吗?”Eduardo焦急的问。

“当然。这并不会妨碍治疗。”护士点头。

 

Eduardo冲到病床前,“Mark?!”

从再次见到Mark以来,他就一直是一副苍白的样子,但是现在Mark的双颊上染上艳丽的绯红,嘴唇也殷红如血。

很好看,却也很可怕。

就好像要将生命燃烧殆尽似的。

“Mark?Mark?”Eduardo轻声呼唤,他小心的探手,结果被Mark额头的温度惊到了。

好烫!

“……Wardo。”Mark迷迷糊糊地睁开眼,“Wardo……”

Mark声音含混黏腻,眼睛半睁着,漏出来的冰蓝色的虚浮空洞。Mark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他视线的焦点是涣散的。

“Wardo,please,don’t……”Mark好像已经烧糊涂了,他直直的看向虚空中的一点,嘟囔着,“Wardo……不要离开我……求你……”

Eduardo如遭雷击,他像一个木桩一样一动不动的驻立在Mark旁边,直到前来给Mark降温的护士将他带到一边。

他就这么站在床尾,看着Mark高烧中念叨着他的名字,看着护士们忙前忙后的给Mark接上一堆可怖的管子。

他就这么站在离Mark最近也最远的地方,无助的看着。

Mark会死吗?

Eduardo突然想到。

不!他在心里用比提出这个假设的声音,要响亮一万倍地反驳回去。光是想象这个世界上不再存在Mark的情况,他就感到氧气在从肺部溜走。

这个假设他从来没有想过,它离他是如此遥远,但是它现在又离他如此之近,就在他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Mark陷入癌症引发的高烧,危险到要动用特殊医疗手段。

他是如此恐惧,恐惧于某一天Mark会真的彻底离开他。

而且是在他把他推开之后。

 

Chris早晨来接Eduardo的班。因为要监控Mark的体温,Eduardo像第一夜一样跟Mark挤在一起睡了一晚。

他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总是恍惚听到监控Mark生理状况的仪器在蜂鸣,然后一个激灵吓醒,再如释重负地发现只是一个梦。

“你现在的样子太糟糕了,”Chris对他说,“你去好好洗个澡吃顿饭,我来接班。”

Eduardo疲惫的抹了一把脸,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Chris,你为什么不让Mark转院?”

“什么?”Chris惊讶地反问,似乎没有听清。

“这里可不是什么最好的医院,把Mark转到纽约长老医院,或者霍金普斯,不是更好吗?”Eduardo问,“我感觉Mark的情况一点都没有好转,他昨晚发烧了。”

“呃,嗯,当然,”Chris古怪的结巴起来,“事实上,是因为Mark的情况实在不适合颠簸,所以我选择聘请权威医师到这里来为他做治疗。”

“这样吗?”Eduardo疑惑地望向Chris。

Chris像平常一样微笑,“是的,”他笃定的说,“我还特地购置了新的仪器,以弥补这家医院医疗资源不足的情况。”

“而且这样还便于封锁消息。”Chris随意的一耸肩,开玩笑道,“没有转院,就没有闻风而动的记者。”

Eduardo也笑着对Chris点点头,将刚刚Chris的奇怪反应暂时抛到脑后。

 

Chris将装假血的盒子递给Mark,“我觉得Eduardo快发现了,怎么办?”

“Wardo没有,”Mark一边将胶囊塞进齿列,一边含糊地说,“你太疑心了。”他合上盒子塞回给他,“记得在Eduardo叫医生的时候过来帮忙。”

“好吧。”Chris犹豫了一下,觉得大概也只是他想多了,一般情况下,或许会怀疑有人怀疑病人腿疼是装的,但不会有人怀疑重病患的绝症是装的,这不符合普遍思维。

“不过,Mark,你想好了吗?”Chris总是他们当中最悲观的那一个,“你确定你能好好的和Eduardo相处吗?我可不想一年之后,被通知又有一场关于你们的公关危机要处理。”

“我很确定,”Mark忙着抽出一根针剂扎进胳膊,说,“我需要Wardo。”

“Mark,我是认真的。”Chris强调。

Mark转头注视Chris的眼睛,Chris这才发现,Mark的眼神很熟悉,就像每晚显示屏的光线映照在他瞳孔中时,那种闪耀的专注和认真。

“他是我的一部分。”Mark看着他说,“就跟Facebook一样,我不会放走他的。”

 

Chris接受了Mark的答案,他随后又苦恼起另一个问题。

“如果这最后一招还是失败了怎么办?”

Mark试图将隐形眼镜戳进眼睛的动作停住了,他歪头想了一会儿,说:“那么我就去跳金门大桥,这样Wardo就又会过来了。”

“……Please don’t。”

 

Mark感到讨厌的酥麻又爬上了他的四肢,Chris已经走了,他把他的笔电留给了他。

他点开一个早就建好的工程,那里面还差最后一行代码没有敲上去。

敲门声响起,Eduardo随后推门进来,他看上去比离开的时候精神多了。

“Mark你醒了……等等,”Eduardo看到Mark竟然在摆弄电脑,眉头一下子锁了起来,“你的工作不是已经交给了Chris和Dustin了吗?”

Mark盯着屏幕,发现Sean写的剧本有一点还是挺正确的,在削弱了肌肉力量后,键盘按键的确有点难按下去。

他颤抖着手,一个一个敲着字母,努力补完最后一行。

还差最后一个单词,Mark打算按下去的时候,一个对话框跳了出来。

[不你不能就这么写完它!我剧本里写了你该怎么做!Mark浪漫一点!浪漫!]

Mark瞪大了眼睛。

Sean竟然黑进了他的电脑!这不可能!Mark下意识的就想去点开他的防火墙后台,但是动动手腕,没能抬起来。

Shit!Chris不是说把药剂拿去再次稀释了吗?!怎么药效还是那么强!

这时第一个对话框消失了,第二个跳了出来。

[先别急着把我踢出去!快!按我的剧本里的做!]

我才不需要你教我怎么追Wardo,Mark在心里对Sean翻了个白眼。

第三个对话框在第二个还没消失的时候就跳了出来。

[听他的Mark,Eduardo会很感动的——C]

好吧,Mark心想,也许Chris是对的,虽然在我看来这一点必要都没有。

这时一直盯着Mark的Eduardo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太对,他惊恐万分。

“天哪Mark!”Eduardo一下甩掉了手上的包,他焦急的上前捧住Mark的脸,“你眼里都是血丝!”

“你现在不适合工作,Mark。”Eduardo苦口婆心地劝阻,“我知道Facebook对你很重要……”

“不是Facebook。”Mark说,“Wardo,我现在不太敲得动键盘,你能帮个忙吗?”

“我们等你身体好了之后再说行不行?”

“只剩最后一个词了,你能帮我敲一下吗?”Mark固执地说。

“……好吧,”Eduardo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但你要答应我,敲完这个词你就关电脑。”

“当然,”Mark点头,他眨眨眼睛,隐形眼镜嵌在里面让他不太舒服,“先按‘E’。”

Eduardo将Mark覆在键盘上的左手挪到被子上捂着,侧过身,按下键盘上的“E”键。

“‘N’。”

Eduardo按下“N”键。

“‘D’。”

Eduardo按下“D”键。

程序完成,自动运行。*

一个酷似Facebook的界面跳了出来,咖色的界面设计华贵优雅,不是Mark喜欢的风格,他向来是实用主义者,简洁高效才是他追求的。

这是Eduardo所偏好的。

“Wardo,我知道你……从来不用Facebook,”Mark咬咬唇,说,“这是我单独为你编写的网站,独立在Facebook主服务器之外运行,和Facebook主体连接,你可以通过它和Facebook进行双向访问,Facebook有的功能它都有,你还想要什么功能我可以立刻帮你加上……”

“我知道你……不想回来,”Mark在心里把写台词的Sean踩在脚底撵了几下,虽然他脑子里属于心理学高材生的那部分承认这样说是最佳的方式,“但是,新加坡太远了,我想至少能……知道你的近况。”

示敌以弱,以退为进,这一招对付Wardo总是很有用。

“专门为你设计的‘Facebook’,Wardo。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如果我们过去出了问题,只说明我们之间需要更新补丁,提高兼容性。我已经把我的系统升级完毕了,相信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兼容……”Mark直直地看进Eduardo满是震惊的眼睛里,“如果你还担心……只要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对。收到错误报告,我可以保证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填补漏洞。”

“我爱你,倘若你还坚持不接受我的话,至少……收下它吧。”

 

Eduardo大脑一片空白。

Mark冰蓝色的瞳孔泛着破碎的血红,祈求地看着他。

Mark为他专门编写了一个网站。

Mark在认真的喜欢他。

Mark,Mark,Mark……

他也无可救药的喜欢着这个卷毛混蛋。

他不想Mark真的离开他。

他会后悔的。

 

Eduardo还愣在那里一句话都没说。

最后一步,Mark悄悄咬碎牙根处的胶囊。

“我答应你。”Eduardo突然道,他笑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嘴唇弯成一个高高的弧。他笑得那样纯然而开心,Mark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见到Eduardo这个表情了。

他很想就这样吻上去。

然而……

他现在满嘴伪装的血腥味!该死他本来可以不用咬破它的!Wardo已经同意了!他不用动用最后一招!

 

无路可退的Mark只能接着剧本继续演,捂住腹部假装胃痛,然后呕血。Eduardo的笑容一下子收了回去,惊慌失措面色煞白的叫了医生,一直在外待命的Chris及时赶到,和早被收买的医生一起将Mark推进伪装好的手术室。

躲在里面的Dustin殷切地上前,递上一杯水让Mark漱口。

“怎么样?”他期盼地问。

“我要杀了Sean。”Mark阴沉着脸说。

Dustin懵逼:“What?!”

 

“Mark会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吧?”Eduardo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他现在眼前还闪现着Mark吐在白床单上的刺目鲜红。

“当然,绝对不会有事的,医生说正好做切除手术,出来后Mark就没事了。”Chris笃定地说,“先回去吧Eduardo,这里有我就好,你回去休息一下,你的助理求你回去工作的电话已经打到我这了。”

听到Chris的安慰,Eduardo稍稍轻松了一些。

“不,我还是想留在这里……”

“回去吧Eduardo,”Chris难得坚持的将他推进电梯,“这里有我就好。”

“……等等?!”然而电梯门已经关上了,把Eduardo的挣扎挡在了里面。

Chris在电梯外抹了一把汗。

正常的胃切除手术几个小时以上,Mark在里面多待一会儿不是问题,但是让Eduardo在一个伪造的手术室外面焦急地等待一场虚假的手术出结果?

不,他绝对不会这么做,毕竟让Eduardo和Mark复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想到刚刚Eduardo吓到苍白的脸,Chris摸摸自己的心口。

嗯,良心有点痛。

 

之后,Eduardo又在加州呆了一个多月,直到他的工作实在无法再往后推迟,只得离开Mark飞回新加坡。

刚刚成功和Eduardo修复了关系,本该如胶似漆的时候,Mark竟然对此感到松了口气。

没办法,撒了一个谎,就需要十个谎去圆。Mark撒的谎太大了,他用了整整两个月都还没圆好。

癌症可不是什么小病,胃切除也不是什么小手术,术后恢复几年都是正常的,所以Eduardo在Mark出院后严格限制了他的工作时间和饮食范围。

作为挖坑的人,Mark根本没办法去反驳Eduardo的关心过度,只能憋着气把自己埋了。

他现在天天九点去上班,十八点就必须回家,Eduardo没收了他全部的红牛和啤酒,并对所有想在派对上给他塞酒精饮品的人怒目而视,他的杯子里现在只能出现三种液体,白水、牛奶和鲜榨蔬果汁,白水还必须是温热的。

没有披萨没有汉堡没有Twizzlers……Eduardo强迫他一天吃五顿饭!全是胡萝卜花椰菜鸡蛋水煮鸡胸肉,因为Eduardo认为他应该少吃多餐健康饮食!

虽然Eduardo炖的汤很好喝,但是Mark还是快受不了了。

看着飞机从机场起飞,他觉得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份垃圾食品。

 

两个月后,Eduardo成功将他的业务转移到了美国,而且因为他对亚洲这一处女地的熟识,事业更上一层楼。

分别了两个月的小情侣迫不及待的吻到一起,吻着吻着擦枪走火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等Mark被吻得头昏眼花倒在床上,Eduardo开始脱他衣服的时候,Mark突然想到一个被忽视已久的问题。

因为出院后一个月Eduardo一直坚持Mark需要休养,他们始终没能滚到床上去,之后又是两个月的分别,也许起初Mark想到过,不过地雷一直没有爆发,他把它忘了也是情有可原……

Shit!又没有真做手术!他肚子上可没有手术疤!

满脑子的旖旎热血一下子凉了,Mark全身紧绷,一向转的飞快的头脑一片空白。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Eduardo将Mark的t恤推了上去……

Mark屏住了呼吸。

Eduardo低下头,好像没注意到任何不对一样,在Mark胯部和肚脐留下一长串轻吻,他温柔的舔弄着口中一小块白皙柔软的肌肤,留下一个深红色的吻痕。

随后他一路向上,浅啄深吻,好像Mark是一块无比珍贵又美味的蛋糕,需要他一点一点慢慢舔食品尝。Eduardo将t恤褪到Mark的手肘,一口咬住身下的人不住颤动的喉结,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的啃咬舔舐。

Eduardo终于放过了那一小块被蹂躏的通红的突起,在Mark下颌上留下一串轻吻,最后覆上Mark僵硬的紧抿着的嘴唇。

他在Mark唇角留下一个湿吻,轻轻的笑了起来。

Mark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了。”Eduardo咬住Mark的耳垂,带着笑意,含糊不清的说。

Mark脸上一下子血色褪尽,他语速飞快的试图解释:“我只是没办法了Wardo,你一点都不联系我,一步都不踏进美利坚,而新加坡和美国差了十二个时区,Facebook正在上升期我空不出那么长的时间去找你,你换了手机号换了邮箱换了笔记本电脑,Chris警告我说如果我用非法手段搞到你的联系方式再去骚扰你你一定会更加讨厌我,而我不想我们的关系更差下去。Wardo我发誓虽然胃癌是假的但是住院是真的虽然我只是不小心胃出血,而且我对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是真的很想你回来……唔!”

Eduardo突然将舌尖伸进Mark的耳朵里,调皮的骚了几下。

“我都知道。”Eduardo伸手脱掉Mark的短裤,“其实在医院的时候你演的蛮好的,”他顺着Mark的大腿摸上去,“但是出院之后露的破绽就太多了,”他踹掉挂在Mark脚踝的内裤,“我冷静下来之后想到了不少违和的地方,”他抬起膝盖,分开Mark细瘦的脚踝,“我就去,问了一下Dustin。”Eduardo的手向上移动,Mark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最后,我威胁了Dustin,”Eduardo又开始向下吻去,“让他不要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消息。”Eduardo的手轻轻捻动,Mark顿时倒吸一口气。

他笑着凑上去,在那双泛起水雾的眼睛旁边留下一个轻吻。

Mark被Eduardo攻击的七荤八素,但他还是颤抖着声音问道:“……我骗了你,你会走吗?”

他勉强平静的话语下,是隐藏很好的恐慌。

“不,”Eduardo说着,抬头吻上Mark的唇,将自己深深地嵌了进去,等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之后才勉强分开,“但是如果你再不专心,我可就走了。”

“……唔嗯!……”

 

第二天早上,Mark睁开眼睛,Eduardo一如既往锲而不舍地搂着他的腰。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Mark问。

“大概你出院后没几天吧。”Eduardo亲亲Mark头顶的卷毛。

“那你……还让我吃那些东西?!”

“你不能骗了我之后还不让我报复回去,那次你可真的吓坏我了。”Eduardo眨眨眼睛,“而且健康饮食,Mark,不然你真得胃癌也是迟早的事。”

“……所以,Wardo,”Mark深吸一口气,语气又轻又急,“你真的不生气?”他绷着脸,紧紧地抿住嘴唇。

Eduardo叹了一口气,“不,”他说,上前抵住Mark的额头,看进那双蓝眼睛里,“我想我大概永远学不会如何恨你。”

 

“所以我可以喝啤酒了?”

“想都别想,Mark,你得等我气消了,才能解除禁酒令。”

“Wardo!你明明说你不生气的!”

“我只是说我不恨你而已。”











*我实在查不到化学降温到底是什么,到处都只有物理降温的介绍,内容自编,就当Mark卷为了效果假造的过程吧。

*真正的编译器得自己点运行才行,网页编写也不是这样的,这里为了戏剧效果,就当这是Mark卷自己编写的编译器吧

后记:

最初只是特别想看病成一朵小白花的Mark卷,卷西好萌一米七我都可以把他整个抱在怀里,而且单从外形看我总觉得Mark卷是最软最嫩的,也许是发型和服装的问题?帽衫裤衩人字拖,尤其是GAP衫看上去布料超软,让Mark卷整个人都显得软绵绵萌萌哒QAQ

但是好少有人写,Mark卷气场太强,就算有太太写发烧也气场两米八,好不容易有太太写绝症但是更多的都是描写心理冲突,然后……就BE了……(눈_눈)呵呵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反正就打算弄个最多6000字的短篇爽爽,然而——

写到《中》:woc估计得9000→写到《三》:大概得一万好烦→写到《四》: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啊!你们快点在一起好不好!老砸论文还没写呢!→写到《五》和《六》:卡结尾了fuck……用了两天终于写完了qwq……我的妈我竟然开车了Σ( ° △ °|||)︴无证驾驶赶紧刹车求别投诉!……结尾太长了还是分两章放吧= =……WTF全文三万字=口=,Word文档A4界面竟然翻了29页 口x口!!……

PS:不知道有没有人get里面我埋的点,原著花朵不懂代码马总不懂经济(产业发展初期分股权很危险啊),这里我让花朵敲了代码马总为花朵改了坚持的风格……嘤,我暖到了我自己⁄(⁄ ⁄•⁄ω⁄•⁄ ⁄)⁄

PSS:肉汤好不好喝?参考了一下007惯用的调情时逼供的桥段,dangerous & sexy (¯﹃¯)

PSSS:终于写完了再全文精修一遍就能搬去SY了(强迫症的痛苦

PSSSS:最初的最初,感谢B站柒扇太太的小动作剪辑,因为看了那个,我才发现了Mark卷其实有多软萌qwq,好、好喜欢o(*////▽////*)q

指路→av4055200

评论(34)

热度(382)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