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嘴贱的男朋友就要好好看住啊!(上)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电影里未提及内容均为私设

#这里的设定以Jesse早期的公众形象为蓝本(我相信每一只卷心底都埋藏着一只Jesse   (卷西近来的气势越来越强了

#偏恶搞向,甜饼,有NYSM人物提及(不是丹尼),只是借用人设,与NYSM无关,逻辑已死







Eduardo一睁眼又看到跟电脑几乎要长在一起的Mark,忍不住想深深地叹一口气。

“Mark?”Eduardo提起声音喊道,“放下你的笔记本!今天我们出去玩!”

结果Mark戴着耳机无动于衷,不小心听到Dustin却惊喜的欢呼起来。

“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Dustin激动地挥舞手中的面包,那是他的早饭,“好不容易考完了,暑假之前我觉得我们绝对需要好好疯一场!”

“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Eduardo有点为难的撇撇嘴,“就是心理系的学姐告诉我,今天有几位知名催眠师会到学校来现场示范指导如何进行催眠。”

“Wardo,你知道我就是心理学专业的吧?”不知何时Mark已经摘下了他的耳机,插进了他们的谈话,“我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我并不认为我需要去那场……表演?”Mark讥讽地翘起嘴角。

Eduardo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重点不是去看催眠或者玩,而是你需要出去走走了,Mark。你不能一天到晚都待在电脑面前,不然你早晚颈椎会出问题的。”

在兴致不减的Dustin和忧心忡忡的Eduardo的联合撺掇下,Mark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趿拉着拖鞋走出了Kirkland,被Eduardo连拖带拽地拉到了指导现场。

 

时间还早,空地上,学生们还在摆放桌椅,零零散散几个人站在四周。

“这完全没有意义,”Mark睁着一双严重睡眠不足的眼睛,烦躁而刻薄地抱怨,“催眠需要不被打断的平稳环境,但是这里随便一个人打个喷嚏就能破坏一切,会选在这种吵杂而空阔的室外,本身就代表了那些所谓的催眠师水准到底有多糟了。”

“也许正好反过来,说明了他们水准有多高?”一个带着笑意的男声突然从他们的背后响起。

 

他们转头,发现一个带着小礼帽的男人正站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视线停聚在他身上,他还好整以暇地对他们点头致意。

“我是Merritt Osbourne,有幸受邀来到这里的,‘蹩脚的’催眠师之一。”Merritt特别在“蹩脚”上加重了语气。

Eduardo有点尴尬,背后说人坏话刚好被当事人听到什么的,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作为说坏话的人的朋友,他还是感觉脸都要烧起来了,迫切的希望这时候能来个人打断他们。

然而并没有谁听到他的祈祷,打破他们之间尴尬气氛的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而且他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尴尬的样子,“我并不认为我哪里说的不对。”Mark面无表情,理直气壮地说。

Oh God!Eduardo恨不能现在就捂住脸找个地方钻进去,而Dustin正在一步一蹭地试图远离他们。

Merritt又笑了,Eduardo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怒气,他对Mark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多说无益,你想来试试我的‘蹩脚的’催眠术吗?”

Eduardo确定对面的催眠师的确已经被Mark激怒了,他在背后戳戳Mark的腰,试图让他收敛一点。

然而要是这么简单就能让Mark不那么混蛋的话,Eduardo也不用花费一刻钟才能将Mark拖到外面了,只见他面无表情地一抬下巴,态度就像他尖尖的下颌一样锐利,“行啊。”他说。

Eduardo已经开始后悔把Mark拖出来的决定了。

他一开始就应该让Mark抱着他的笔记本烂在Kirkland!

 

Merritt带他们随便找了一个摆好的桌椅坐下,他直视Mark的眼睛,开始了他的催眠。

“你现在很不耐烦,并且对刚才的无礼行为一点悔意都没有,但是这一切都只是你的伪装而已,你真正的情绪正潜藏你的心底,等待着冒出来。”

Merritt的声音低沉,略带沙哑,十分具有蛊惑力,Eduardo惊奇地看到Mark僵硬的表情竟然真的逐渐缓和下来,一向犀利的蓝眼睛里泛起朦胧。

“你开始感到困倦,这没什么,放心的沉进去,它很舒服,而且十分安全,就在你的意识逐渐沉下去的时候,你心底的另一个自己慢慢地,慢慢地浮了上来,他是就是你,潜藏的你,他是你掩藏的纤细、敏感,他是你的另一面,比你表面的意识更加的柔软、友好……”

Dustin目瞪口呆地掐着Eduardo的胳膊,看着Mark逐渐闭上眼睛,直挺挺地坐着,却像睡着一样安静地垂下头。

Oh My God!Dustin夸张地做着口型。

Merritt低低的嘟囔着一些催眠的话语,等到Mark完全闭上眼睛,下巴垂的几乎要戳到胸口时,他突然在Mark耳边打了一个响指。

“现在,醒过来!”

Eduardo和Dustin屏住呼吸,看着Mark在响指声下浑身一震,缓缓睁眼。

刚醒来的Mark看到三双眼睛盯着他,脸上出现了一种Eduardo从来没见过的局促表情,他小心翼翼地扯出一个笑容,问道:“抱,抱歉,请问发生了什么吗?”

Merritt神秘地笑笑,Eduardo盯着Mark的眼神变得激烈地好像要把他解剖掉。

Dustin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然后痛得大叫一声。

 

Merritt拒绝直接为Mark解开催眠,“我还生着气呢伙计,而且你看他现在是不是可爱多了?”

Mark缩着背站在一边,手指焦躁地纠缠在帽衫的帽绳上,似乎对人越来越多的环境感到不适。他不断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再放开,不小心对上别人的视线,他会短促地笑一下以示友好。

Eduardo不得不在心里承认,Mark这幅样子简直像突然被从妈妈身边拉走的小仓鼠,可爱的简直让人窒息。

“而且不用担心,”Merritt一摊手,“催眠的效力不会一直保持,能支撑多久因人而异,并且我只是放出了他心底的第二人格,他还是他。”

Dustin正锲而不舍地绕着Mark打转,试图发现他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可以看出Mark对Dustin过于热情的态度很是困扰,但是他也只是在Dustin过于靠近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移开,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笑,手指更紧地缠在帽绳上,勒出一道白痕。

不,这绝对不是Mark,Eduardo瞪着眼睛看着他们,要是Mark他早就一巴掌把Dustin拍出去了。

 

“所以,Mark到底怎么了?”晚上,出去约会的Chris也回到了宿舍。听完Eduardo对白天发生的种种的叙述,他咽了一口啤酒,好奇的问道。

“你可以直接去问Mark。”Eduardo将自己摔进沙发,放弃似的用手臂盖住眼睛。

“我不知道,呃,我是说,大概是我性格改变了?你知道的,呃,我现在感觉跟平时没什么不同,但是Dustin说我没以前那么,呃,你懂得,混蛋了?我,我很抱歉以前态度不太好,但是,你知道的,有的时候我不太能控制我的脾气……”Mark语速比过去还快,语句间短促的停顿显示出他的紧张,他揉捏着手上的易拉罐,朝Chris露出一个局促而歉意的笑容。

“我就说吧!那个催眠师把Marky变得超级可爱!”Dustin窜过来,一把搂住Mark的肩膀。

Chris震惊地看到Mark既没有反驳Dustin恶心的称呼,也没有立刻把Dustin拍下去,而是立刻手忙脚乱地抓好啤酒罐防止它翻倒,然后很没有力度的反驳说:“我并不认为用可爱形容我是合适的,虽然我个子没Wardo那么高,但是我的确是个男人……”

“嘿!别在意那么多伙计!”Dustin又是用力一搂Mark,打断了他的发言,Mark只能无奈的停止说话。刚起身去冰箱拿饮料的Eduardo回来,看到沙发上纠缠成一团的两个人,赶忙将手上的啤酒放在桌子上,上前从Dustin怀里救下快被他勒死的Mark。

Mark朝Eduardo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Jesus,Chris一脸空白的给自己灌下一口啤酒。

这哪里是可爱,这简直是天使!

 

暑假Chris要留校,Mark和Dustin早就打算好要去加州,Eduardo已经在那里给Facebook租好了房子。

“你还是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加州吗?Wardo。”临走前一个晚上,Mark犹豫半晌,还是拉住了Eduardo问道。

“Mark,我爸在纽约给我安排了一个实习,我必须得去。”Eduardo放下手里的课本,说。

“但是,呃,我是说,你的实习它很重要,但是Facebook也很重要……呃,我的意思不是你不重要,我是说,你对Facebook很重要,当然,呃,你知道的,你对我也很重要,Wardo。”Mark苦恼的搔搔脸颊,“可能我表达不太好,但是我的意思是说,Facebook它会,呃,可能会——我不敢太确定——会成功,你来的话,可以帮我分担一点压力。”

Jesus,Eduardo第一次听到Mark对他的Facebook这么没有信心,“Mark,我很愿意过去帮你,但是在纽约我比较方便帮Facebook拉广告商。”

Mark看上去更紧张了,他扭着自己的指头,张口又闭口,最终还是咬咬牙说:“Wardo,我真的不太希望Facebook上有广告……呃,我是说,”刚说完一句强硬的拒绝,Mark立刻又惊慌地开始解释,“我不是说你想拉广告的思路那里不对,如果Facebook能一直走下去——我是说如果——它大概有一天是需要广告的,我猜。但是现在刚起步,我实在不想看见Facebook上出现广告,呃,抱歉,我的意思是……”Mark懊恼地咬住嘴唇,似乎为没想好就出口的坚硬字句而感到困扰和抱歉。

对这样的Mark,Eduardo还能说什么呢,他只得拍拍Mark的肩膀,安慰他说:“没关系,我并没有感到冒犯,你尽管说。”既然他能跟Mark成为朋友,自然早已经对他的尖刻言辞免疫了,现在这样的话语比起以前的Mark出口的那些,伤人程度简直不值一提。

Mark吸了口气,继续说:“Facebook发展需要钱,但是这不能以牺牲它的用户体验度为代价,我真的不希望有人在使用Facebook的时候,右上角是一个可乐的图标,或者旁边是什么文具的图片,这太糟糕了,这会毁了它的,Wardo……呃,抱歉,我是说,我又说错话了吗?”

Eduardo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Mark惊慌地停下话头,小心翼翼地道歉。

“不,不是,Mark,你什么都没有说错。”Eduardo赶紧收拾心情,安抚地对他笑笑,“是我的错,Mark,我只考虑到怎样更快速地盈利,没有真正考虑过Facebook会怎样。”

“但是,Mark,”Eduardo又忧心忡忡地皱起眉头,“我不确定Facebook会走到哪一步,一直靠我投资也不行。这样的话就只能拉赞助了,先不说我的人脉有限,想拉到大笔的赞助很难,而且这样肯定会稀释你的股份,很可能会让你彻底失去Facebook,太冒险了。”

“我不知道,”Mark的脸色也苍白起来,他焦虑的敲击手指,“但是我需要你,Wardo,我需要你。”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焦虑又不自信的Mark,Eduardo在心里长叹一口气,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服自己开口:“也许……我们可以去联系一下Sean Parker。”






*论文才写了一半又忍不住来摸鱼QAQ

*手上两个番外两个梗待填我又开了一个,写完我还觉得不太好吃

*绝对,绝对,绝对不超过9000我就完结了它,一个恶搞的甜饼要那么多字干什么

评论(26)

热度(276)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