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嘴贱的男朋友就要好好看住啊!(下)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电影里未提及内容均为私设

#这里的设定以Jesse早期的公众形象为蓝本

#偏恶搞向,甜饼,逻辑已死

#前篇走这里→《上》




打通Sean的电话之后,Eduardo开口:“你好,Sean,我是Eduardo,上次我们见过面。”

对面的Sean似乎有点惊讶,“我以为会是Mark先联系我。”他说。

Eduardo揉揉额头,“Mark他,出了点小问题,不过没什么大碍。”Eduardo向Mark挥挥手机,向他询问要不要跟Sean聊聊。

Mark脸上浮现出犹豫的表情,他反复抿住唇再放开,手在大腿上来回磨蹭,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算了,还是我来吧。”Eduardo不忍心地说。

Eduardo耐住性子和Sean交谈,他拿出哈佛商科高材生的专业素养和流利口舌巧妙地向Sean寻求商业接洽,当然,他死都不会承认这是求助。

很快他就和Sean敲定了在加州见面的事宜。

“我会跟你一起去加州,”Eduardo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说,“我要去和Sean敲定进一步的合作事宜。好吧,我承认他的商业手腕还是勉强可以的,就是行事风格实在是……”

他回头,看到Mark半靠在沙发上,曲起一条腿抱着膝盖对他笑着,双眼亮晶晶的。

Eduardo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感觉有热度正在从他的脖子逐渐烧上来。

 

“天哪Eduardo我受不了了!求你让Mark停下来吧!”到达加州一周不到,Dustin就通红着眼眶扑过来,扒着Eduardo的肩膀好像看到了救星。

“怎么了?”Eduardo放下装满食材的袋子,奇怪的问。

“Mark他一段代码检查了五遍!五遍啊!我也只能陪着他检查!他还钻牛角尖!死活要找到更高效率的逻辑算法!明明运行时间已经够短了!”Dustin痛彻心扉地抱怨道。

那一串哭号仿佛已经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Dustin松开了抓住Eduardo的手,像死了一样瘫坐在沙发上,气若游丝的继续呻吟:“我再也不说现在的Mark是小天使了,他的第二人格竟然是个强迫症……”

Eduardo安慰地拍拍Dustin的头发,四处环顾了一下,在角落找到了正在专心致志地敲键盘的Mark。

“Mark?一切还好吗?”Eduardo走过去,拍拍小卷毛的背。

Mark停下手上的动作,摘下耳机,抬起头回答说:“Facebook一切顺利,用户数一直在稳步上涨。”

Eduardo别扭地发现自己竟然有点不适应现在的Mark一听到自己的招呼,就放下工作回应的体贴态度,他轻咳一声,把那个自虐狂一样的念头挥到脑后。

“Dustin说你又压榨他了?”

Mark为难地皱起眉头,他抿了抿唇,说:“我只是认为既然可以,那么我们就应该能做到最好,就像,就像生孩子一样,怀孕的母亲会去听所谓的早教磁带,听不知道有没有用轻音乐,哪怕她其实对那些东西不屑一顾,她只是期盼能让自己的孩子变得更好……呃,这听上去好像有点奇怪,总而言之,就是我希望能尽力让Facebook变得更好。”

Eduardo惊奇地瞪大眼睛看着他,好像他说了什么超现实的事,这让Mark忐忑起来,他又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不自觉的往后蹭了蹭:“我说的,哪里不太对吗?”

“不不不,”Eduardo赶忙收起往下掉的下巴,安慰地揉捏了下Mark的肩膀,“只是你以前从来不会解释这么多,你向来不耐烦应付这种,嗯,没什么意义的问题。”

“哦,呃,”Mark慌乱地在桌面上摸索,找到了他的马克杯双手抱住,“哦,以前我有些失礼,呃,如果让你感到不快的话,我,我很抱歉。”

“不,绝对不是,哦,Mark。”Eduardo哭笑不得的说,“我从来没有对你生过气,要是你那点混蛋举动就能惹我不快的话,我也不会和你成为朋友了不是吗?”

Mark靠着椅背仰头盯着他,似乎在试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不情愿的痕迹,“好吧。”Mark松了口气似的微笑起来。

等Mark转头回去继续完善Facebook,Eduardo走回客厅把还瘫着的Dustin从沙发上拉起来,看到他半死不活地样子,好笑的说:“真累了就跟Mark说一声,他不会强迫你继续工作的。”

“不是身累,是心累。”Dustin依然哭丧着一张脸,“强迫症的Mark实在是太可怕了,更惨的是,每次看到他摆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对我说‘这里再改一下,我觉得它能更好’的时候,我完全无法拒绝!”

“我宁愿他现在依然是一张死板的面瘫脸,这样我回绝他的时候至少不会那么有负罪感!”

Eduardo只能同情地递给Dustin一瓶啤酒。

但是这样的Mark还是很可爱的,Eduardo默默地想。

 

Sean在他们在加州安顿下来之后,才上门拜访。他来的时候,Mark正忙着和一众实习生讨论Facebook的一个新功能。他半坐在沙发上,双手纠缠又松开,滔滔不绝,引经据典。现在的Mark讲解的时候喜欢用一些奇怪但有趣的比喻,连完全不懂计算机的Eduardo都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有人在敲门。”Eduardo站起身,示意Mark不用动。

他走过去,打开门,“嘿!看到我有没有很惊喜!”Sean站在门外,自以为潇洒的一挥手。

“正好,Sean,我想我们需要就投资问题好好谈一下。”Eduardo无动于衷地说。

“等等!我们能待会儿再聊工作吗?Mark呢?你上次跟我说的,他出了什么小问题?”

Eduardo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呃,其实没什么,就是他最近,心情比较好。”

 

Sean在这栋房子里第一次和Mark搭上话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惊讶的,他自认识人能力不错,但是他竟然好像错看了这个小卷毛的性子?

本来以为是一个冷漠的Geek,结果其实是一个纤细敏感的Girl?

看到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小个子卷毛带着不好意思地微笑和他说话,手不断地在腿上摩擦,几乎每半分钟就要换个姿势,Sean都感到有点不忍心。

“放轻松一点,”他无奈地说,“要不我们先来点啤酒?”

“呃,sorry,”Mark尴尬地骚骚脸颊,“我最近好像有点焦虑症,Facebook发展太快了,有些超出我的预计。”

“这是好事啊伙计!”Sean风骚地笑起来,“我们更应该办个Party了!庆祝一下!我可认识不少‘好姑娘’。”他意味深长地拖着尾音说。

然而Mark看上去更尴尬了,他左右摇晃着视线,犹豫地开口:“其实我不太喜欢打扮的太性感的女性,呃,嗯,除非,呃,你知道的……”

Oh God!Sean朝天翻了个白眼,竟然还是个这么纯情的virgin。

不,那边的那个你不要再瞪我了!我不会拉你家的孩子去做什么肮脏的大人的事!

Sean拨弄了一下心里的算盘,滴着血放弃了借用Mark这的别墅开派对的想法。

 

“最近,你好像有一点不开心,要和我说说吗?”之后某天晚上,Eduardo正站在外面发呆的时候,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担忧的声音。

Eduardo回头,惊讶地发现竟然是Mark,他还没能习惯Mark突然对周围人的情绪敏感起来的事实。

“不,没什么,只是在这里却一直没能帮上什么忙,觉得我这个CFO当得实在有点名不副实。”看到Mark仰头看他时担心的表情,Eduardo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憋闷。

当Mark不再咄咄逼人,变得温顺柔和起来,几乎没有人能拒绝他带着水光的蓝眼睛。今夜加州上空繁星闪烁,他仰着头,瞳孔被夜空的光映衬成近黑的墨蓝,点点星光碎在里面,好像他的眼睛里,正包容着第二片星空。

Eduardo叹了口气,他本来不打算告诉Mark这些他个人的糟心事,光Facebook的维护更新就够他忙得了。

“没关系,”Mark温柔地安慰他,“你在努力不是吗?我听Sean说你一直跟着他,想必已经学到了不少东西,呃,我是说,”Mark不断地打着奇怪而没有意义的手势,“谁都有起步没经验的时候,我那边也不是一帆风顺,总有人在抱怨Facebook的隐私保护太弱,到处呼吁别人抵制Facebook,这挺烦人的,我说。”

Eduardo一秒将自己的伤春悲秋抛到脑后,他担心的凑上前问道:“你没事吧,Mark?”

“没,呃,虽然有点不太舒服,但是其实没什么,”Mark耸耸肩,“我其实一直在避免去看别人对于Facebook的评论,毕竟他们对Facebook的了解可能还没有你多。”

看到Eduardo依然紧绷的脸,Mark赶紧继续解释说:“真的没什么,别人眼里的我又不是真的我,同样,别人眼里的Facebook也只是他们期望的那种Facebook。他们会看到他们所希望看到的东西,这是人类无法避免的劣根性。我有设计一个浏览器插件,用来过滤那些对Facebook或是我个人的评论,不过我后来有让Dustin去整理那些言论,筛出一些合适的建议再给我看。”

“好吧,”Eduardo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他微笑起来,“你又压榨Dustin了,他陪着你一遍遍推敲算法已经够累了,筛选用户评论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

“I’m always here for you。”

Mark对他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眼角眉梢带着小小的羞涩和浅浅的喜悦。

 

“我们得让Mark也去,拉投资的时候总要让投资人见一见领头的CEO吧!”

“不行,Mark太容易紧张了,这会让投资人误会他对Facebook缺乏自信,从而降低他们投资的欲望。”

客厅里,Eduardo正和Sean据理力争,他们不久之后就要去见第一个投资人,Sean坚持认为不能带上Mark。

“Facebook从头到尾都是Mark的东西,那是他的孩子!我们不能带它去私立学校面试的时候把他的妈妈关在校长室外面!”

“这个比喻很有意思,”Sean嗤笑一声,“Mark给你讲的?”

Eduardo深吸一口气,把额头散落的碎发拨到后面,“是的,”他说,“这很有趣,而且准确,不是吗?”

“比喻是很有趣,但是Mark太容易焦虑了,这可一点都不有趣。”

“我会去。”不知道何时出现的Mark插话说。

“Mark,”Eduardo的表情就好像他正背着Mark做坏事,却又突然被他捉到了一样,“你这么早就醒了?不多睡一会儿?”

“我现在头不疼也不困,我想我应该是睡饱了。”Mark对Eduardo露出一个小微笑,点点头,随即继续开口道,“Eduardo说的对,我是Facebook的CEO,我应该去。”

Mark收敛起自从被催眠后,就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和笃定的语气,让Eduardo差点以为对Mark的催眠终于失效了。

“这才有点CEO的样子,”Sean笑了起来,他走过去爽朗的拍拍Mark的背,“去见投资人的时候拿出你的气势!你创造了Facebook!你是个该死的天才!”

 

然而在他们前往投资人的办公室的路上,Mark依然在紧张的抖腿,不住的吸气又吐气。他的手指在胸前的细领带上纠缠,揉捏环绕再松开。

是的,Mark竟然破天荒的接受了Eduardo的建议,穿上了西装。Eduardo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根本没有抱多少希望,事实上,他已经跟Sean私下里商量好了该怎么跟投资人解释,CEO穿着帽衫大裤衩就来见他,并不是不重视他的意思。

“其实我不介意Mark穿帽衫拖鞋过来,”Sean耸肩,“这还挺酷的不是吗?”

Eduardo没理他,他正努力试图安抚紧张的Mark,“没事,Mark,你只要站在那里,介绍Facebook和你的理念计划,剩下的社交部分交给我和Sean就好。”

Mark又深吸一口气,脚在皮鞋里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他不好意思的对Eduardo笑笑说:“我知道,谢谢。”

“Mark,你永远不用对我说谢谢。”Eduardo发现就算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依然有点招架不住这样的Mark,谦逊,敏感,还该死的体贴。

Eduardo刻意的转过头,感觉脸颊好像有点烧起来了。

这车里有点热。

 

和投资人的谈话过程出乎Sean意料的顺利,虽然Mark一谈到Facebook就滔滔不绝,还管不住话题,多次跑火车,说话语速飞快,又喜欢不断地停顿,含糊的发出些类似“呃”“嗯”“你知道的”之类没有什么意义的音节,但是投资人依然大方的给他们签了一张支票。

“我感觉到了你的真诚。”合同签订后,他在和Mark握手时笑着对他说。

 

又过了两个月,Mark终于恢复过来,催眠解除时,他露出仿佛睡了很久,大梦初醒的样子,随后表情逐渐阴沉下来,一副乌云汇聚,即将电闪雷鸣的架势。

Mark一巴掌拍开试图往他身上凑的Dustin,给想过来逗弄他的Sean一记锋利的几乎闪耀着寒光的眼刀,一把拉过自己的笔记本按下开机键。

“我要黑了那个该死的催眠师的账户邮箱电脑再把他的名字加进FBI的头号通缉名单里!”Mark咬牙切齿地说。

Eduardo站在客厅中间无奈的左右望望,不知道是先去拉住明显被怒火烧掉了理智的Mark比较好,还是先去向正抱着啤酒瓶懵逼的Sean解释比较合适,他明显被绵羊一夜变成狼的神奇景象惊呆了。

最终他还是叹着气上前,决定先安抚住战斗力全开,极有可能会捅出天大娄子的Mark。

不,他绝对不会去管正在沙发上哀嚎“Mark又变得不可爱了”的Dustin的。







*本来准备不带脑子的刷一发甜饼,结果还是迫于强迫症去刷了一晚上的卷西的访谈

嘤,以前青涩的卷简直可口,最近的卷老师的气势感觉越来越有往老学究发展的趋势,然而还是好可爱⁄(⁄ ⁄•⁄ω⁄•⁄ ⁄)⁄

*情节部分化用卷老师本人的梗

*8000字end,真汉子从来不立flag

评论(29)

热度(297)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