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废柴特工只想和他的女朋友说话(上)

#演员梗,如果卷西的Mike掉进了TSN的世界

#《说话系列》三部曲的番外篇

#仅与电影TSN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脱离电影的设定均为私设






凌晨加州公路上,只有一辆雪佛兰在飞驰,载着它的主人和它主人的男朋友。

Eduardo眨眨酸涩的眼睛,他感到有点困倦,毕竟现在是加利福尼亚凌晨三四点钟,本应该是他睡得最熟的时候,然而今天他不得不连夜开车,将又在公司熬夜的Mark带回家。毕竟明天暂时没有什么急事,与其让Mark在公司的沙发上凑合一晚,不如花点力气把他带回去。在家里的席梦思上睡懒觉总会舒服一点。

Eduardo又感到一个哈欠漫上喉头,他深吸一口气,驱散逐渐在大脑里聚集的睡意,顺手将车速又下调了一档。

深夜,寂静无人的公路,疲倦的司机,这时候不发生些什么恐怖事件,简直不符合好莱坞电影的惯用定律。

然而哈佛商科院高材生Eduardo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在他身上。

一个人形的黑影突然出现在他车前,Eduardo瞬间心跳骤停,下意识的猛踩刹车,雪佛兰的车轮在公路上用力摩擦,发出一长串尖利的声音。

“吱呲——!”

然而紧接着并不是柔软的肉体撞上保险杠的“砰咚”声。

Eduardo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只看见那个人形的黑影在千钧一发之际,伸出手他的车前盖上一撑,随即整个人腾空而起,顺着汽车前进的冲力,在前车窗上打了一个利落的滚。Eduardo甚至听到了他从他的雪佛兰车顶翻滚而过的沉闷声响。

刹车声停止,Eduardo重重的撞在了座椅背上,然而此刻他完全顾不上他脊背上那隐约的疼痛,他的全部思维,都已经被刚刚车灯映照下,那张一闪而逝的熟悉脸庞占据了。

What the……fuck?

车后座传来一声痛哼,“Wardo,你下次急刹前能先告诉我一声吗?”Mark揉着胀痛的后脑勺,艰难地从座椅前的空隙里爬出来。他之前占据了整个后座在补眠,结果突然的前冲力让他直接滚到了座位下面。

“Mark,”Eduardo声音发飘,“我刚刚好像……撞到了你?”

“What?”Mark皱眉反问,“Wardo,你是太困了吗?要不换我来开车?”

这时车外传来规律而沉闷的“咚咚”声,有人在敲打车窗。Eduardo打开车内的顶灯,那人凑到窗前,深重的夜色下,暗黄的灯光勉强映亮了他的半张脸。

“我想,既然是你们撞了我,那么也许你们有责任给我提供一个医药箱?”

 

虽然十分钟前Mark还困得不行,然而十分钟后,他可以说这个世界上目前没人比他更清醒了。

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经历,半夜撞到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之后,还得拉着对方回家给他上药。

感谢之前突然出现的Peter,Daniel和Lex,虽然这次的“Mark”出场极为酷炫,Eduardo至少还能保持仪态,冷静地邀请对方前往他和Mark的公寓,从柜子底扒拉出八百年没用过的医药箱,借给对方处理身上轻微的擦伤。

然而那个身手利落的不正常的“Mark”明显就没有那么冷静了,事实上,自从看到Mark的脸之后,他一直维持着眼睛脱框的呆滞表情。

“你要的医药箱。”Eduardo将手里的箱子递给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的“Mark”。

“哦,谢谢……等等!”那个人突然一个激灵,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

Mark抱着笔电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心下觉得,这个版本的“自己”脑子也许不太好使。

“God!我以为,我以为……哦,天哪,你是我哪个已经被我忘记的亲戚吗?还是说,还是说你是我双胞胎弟弟?不对Pheobe给我的资料里没有你……”那人一会儿盯着手上的医药箱一会儿瞟一眼Mark,急切而茫然地轻声嘟囔。

花衬衫,大裤衩,酷似Lex半长卷发,他竟然还翘兰花指!

Mark感到更加嫌弃了。

“你叫什么?”站在一旁的Eduardo对沙发上局促不安的“Mark”安慰一笑,友善地问。

“呃,啊?……哦,Mike,Mike Howell。”

“OK,Mike,”Eduardo绕到Mike前方的凳子上坐下,“我是Eduardo Saverin,那是Mark,下面我要告诉你的事实也许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但是它的确是真的。”

 

Eduardo尽量简洁地向Mike解释清楚现在的处境。出乎他意料的是,只是因为看到Mark的脸就震惊到语无伦次的Mike,竟然一点障碍都没有,就接受了这个对普通人而言相当难以置信的解释。

“也许是因为我的人生经历比较奇特,所以接受能力比较好。”Mike骚骚头发,说,“而且前一秒我还在帮Pheobe清理现场,后一秒就站在你们的车前了,我也想不出除了跨越时空还能有什么解释。”

“况且如果不是这种情况,Pheobe不会过了这么久都还没给我打电话。”Mike露出恋爱中的情侣独有的甜到发腻的幸福笑容,“哦,对了,Pheobe是我妻子。”

“听上去你们感情真好。”Eduardo笑着回应说。

“是的!我爱菲比!”

Mark从屏幕后抬起眼,下意识地瞟了下Eduardo。

 

Eduardo瞥见Mike指节上的红肿,突然想起了把人带回来的初衷,“你,要不要赶紧清理一下伤口?”他指指医药箱,犹豫地问道。

“哦,抱歉,伤口太小了我都忘了。”Mike又不好意思地骚骚头发,娴熟的将药水涂上擦伤的部位。

“冒昧问一句,”Eduardo念念不忘一开始那个挑战极限的凌空腾跃,“Mike,你的职业是?”

“……”Mike犹豫了一下,答道,“虽然Pheobe一直强调不能随便说,但是我想都换了个世界,那应该是可以告诉你的……我是CIA特工。”

“技术后勤?”Mark突然插话,问道。

Mark不着痕迹的上下扫视了一眼Mike跟他如出一辙的矮个子和纤细骨架,忍不住猜想,他也许是因为跟他一样擅长计算机方面,才被CIA 破格征召的。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Mike的愚蠢等级就可以往下调一点。Mark想。而且也可以让Mike过来Facebook帮帮忙,毕竟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能进CIA这样的机密国家机关的黑客,水准都不错。

“呃,不,我是外勤。”

……不。

Mark瘫着脸想。

我不信。

 

然而,Mark很快就被迫承认,Mike所言不虚。

那是第二天下午,Dustin过来玩。他手上藏着一个枪型恶搞玩具,就等Eduardo或者Mark来开门的时候吓他一下,他已经在公司里吓过一圈人了。

在受害者不怀好意的撺掇下,他头脑一热,就答应来挑战“吓吓大魔王”的高难度任务。

Dustin按响门铃,跃跃欲试。

主动承担了一部分打扫工作的Mike刚好扫地扫到门口,他打开门。

“啊哈!Surp……哦!God!”

一开门就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Mike瞳孔瞬间一缩,刹那电光火石,他弯下腰,一扫把顶在Dustin的肚子上,随即抬手击中Dustin的手腕,玩具手枪被惯性抛出。Mike顺势一扭手腕,抓住Dustin的肩臂就是一拧,轻轻松松地把倒霉的技术宅摁在了地上。

Dustin瞬间尖叫起来:“疼疼疼!Mark你轻点!我错了!”

Mike一眼扫过去,就发现了那把枪是假的。他尴尬的松开手,“抱,抱歉,这是下意识的反击,我不太好控制……”

事实上,要不是Pheobe之前有帮他做过一些控制训练的话,Dustin现在是不会还有力气趴在地上哼唧的。

Mike歉意地将Dustin拎起来,帮他揉揉作痛的肌肉。Dustin倚靠在门框上,痛苦地呻吟:“Jesus!我感觉我的手都要断了……”

“自作自受,Dustin。”Mark走向沙发,他出来的时机恰到好处,刚好看完了全程。

Dustin瞪大了眼睛,挤出来的生理泪水还在他的眼角挂着。他看看Mark,又转头看看Mike。Dustin挫败地捂脸,忍不住哀嚎:“怎么又来?!”

 

自从上次Lex来过又走后,Dustin很是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就怕突然又掉出来一个长着Mark脸的大反派。

“你知道吗?当初警察突然找上门,说在我们隔壁别墅找到大量失窃精密仪器,要我们配合调查的时候,我简直都要吓坏了。我就知道不应该相信一个长着Mark脸的反派的任何一句话。”Dustin痛心疾首地说。

所以在知道Mike之所以身手这么好,只是因为他是一个CIA特工的时候,Dustin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转眼,Dustin立刻满血复活。

“是不是就像詹姆斯·邦德那样?”

“呃,有点,但是……”

Dustin一声口哨,打断了Mike磕磕巴巴地解释,“这酷毙了!伙计!”

 

自从确定了Mike确实对计算机一窍不通之后,Mark就失去了对他的兴趣,他还残忍地给Dustin安排了一大堆工作,不加班一星期绝对做不完的那种,然后利落地将围着Mike打转的他踢出他和Eduardo的公寓。

但是Eduardo对他很感兴趣,因为Mike不仅擅长做家务,他甚至还会做饭,而且味道相当不错。

“有段时间我出不了远门,连累Pheobe也待在小镇里照顾我。有一次,她很想吃电视上放的纽约一家餐馆的招牌料理,我就去尝试了一下,然后发现我在做饭上面还是有点天分的。”Mike一边抹开煎锅里的蛋液,一边解释说,“也不知道Pheobe那边怎么样了,我突然消失她一定很担心。”Mike苦恼地皱起眉头。

Eduardo只得安慰他,道:“一般一个月就可以回去了,你不用太过忧心。”

“可是,自从我和Pheobe遇见后,我们就没有分开超过一天过。”说着,Mike忧愁又甜蜜地看向他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他轻轻地抚摸着它,低声说,“我已经开始想念她了。”

过来找Eduardo的Mark也看到了Mike手上的戒指。

他转头深深地看了眼旁边的Eduardo,他正在努力安抚Mike低落的情绪。

好的,他重新对这个智商比Daniel还低、三句话离不开他的Pheobe的“自己”燃起兴趣了。

 

那是一个难得Eduardo不在家而Mark在家的下午,Eduardo要去纽约为Facebook谈一笔投资,Mark则在前天晚上熬了一夜后,被Eduardo强制性的摁在了床上。

Mark抱着笔记本坐到Mike旁边的沙发上,Mike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屏幕,那上面正在播放一期愚蠢的美食节目。

“你是怎么向你的女朋友求婚的?”Mark状似不经意地问。

“What?嗯,哦,你是说Pheobe吗?”Mike花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Mark是在向他问话。他转过头,兴致勃勃地对Mark说:“我计划了很久,攒钱买了一个完美的求婚戒指,然后想办法搞到了一些烟花,不过之后发生了一些意外……”

Mike絮絮叨叨、颠三倒四地向Mark描述那场直接掀翻了他的人生的事故。

“……然后在警车的包围下,我向Pheobe求婚了,不过那些警察没有留给我,最后和Pheobe来一个完美的KISS的机会。”Mike遗憾地说。

Mark在Mike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放弃地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

Mike的例子太极端,太超日常,而且他的性子和Mark完全不像,Eduardo也不是Pheobe那样的人。Eduardo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守序者,如果Mark真按照Mike的求婚计划去买烟花那种违禁品,他肯定会被Eduardo联合Chris骂上三天三夜。总而言之,Mike的求婚经历对Mark而言,一点可取的地方都没有。

不,还是有一个地方值得借鉴的。

Mark坐起身,从沙发坐垫下挖出手机,翻出Chris的号码。

他应该先去买一个完美的求婚戒指。





*Mike的形象很难确定,毕竟我把时间线设在了电影结束后,但是结尾明显Mike气势变得不太一样了。最终我还是按照少女麦的主体性格来写,因为那样……比较好玩?

*不记得原电影Mike是打算订婚还是求婚了,以及,到处都找不到Mike的英文姓氏,shit = =

评论(36)

热度(252)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