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废柴特工只想和他的女朋友说话(下)

#演员梗,如果卷西的Mike掉进了TSN的世界

#《说话系列》三部曲的番外篇(虽然快和本篇一样长了

#仅与电影TSN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脱离电影的设定均为私设

#本篇多图,流量慎

#这章关键字大概是甜到齁和……爆笑(?






Chris在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收拾好东西就往Mark和Eduardo家赶。

“不要告诉Dustin任何一点消息。”Mark叮嘱道。

“当然,”Chris很懂的点头,“他会在看到Eduardo第一眼的时候,就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在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地表现出来。”

 

等Chris到达目的地,正好是晚饭的时候,Eduardo得明天下午才能坐飞机飞回来,也就是说,他们有将近12个小时的时间来进行秘密求婚计划的第一步——挑选戒指。

Mike在围裙上擦擦手,将做好的晚饭搬到餐桌上,然后招呼Mark:“你得按时吃饭,Eduardo叫我督促你健康作息。……你要一起吃吗?Mr.Hughes?”

“……”Chris虽然早已从管不住嘴巴的Dustin那里知道了Mike的事,然而亲眼所见总比耳听转述富有冲击力的多。尽管理智在一遍遍的嚎叫那不是Mark,但是Mike那和Mark除了发型外如出一辙的外貌还是让Chris忍不住感到一阵阵眩晕。上帝啊!他们甚至连声音都一模一样,闭上眼Chris简直要以为是Mark在温柔而礼貌的邀请他吃晚饭。

Chris在Mark转身离开的刹那悄悄掏出手机,对着Mike偷拍了好几张,留着纪念。

虽然他对Mike和Mark的区别心知肚明,但是别人不知道,不是吗?

“Mr.Hughes?”Mike解下围裙。迟迟没等到Chris的回应,他奇怪的转头询问。

“这就来!”Chris迅速将照片传到自己的电脑上备份,“顺便说一句,你可以直接叫我Chris。”

“好的,Chris,你喜欢煎蛋卷吗?”

“当然,”Chris扬起灿烂的笑容,“我爱死它了。”

Mark一叉子将自己盘子里的西兰花捣烂,他从满屏幕的戒指照片里抬起头,奇怪的瞟了Chris一眼。

 

“有挑到中意的吗?”吃完饭,Chris抱着一大摞图册坐到Mark身边,Mike则很习惯的留下来收拾碗碟。

“没有。”Mark恼怒地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为什么那么丑的戒指都会有人兴高采烈的上传到Facebook?”

Chris探头望去,方形切割的大颗钻石镶嵌在银白的戒身上,仿罗马立柱的戒环典雅高贵,气质不凡,是一款相当美丽的钻戒。

“这不是挺不错的吗?”Chris疑惑。

“钻石太大,累赘。”

“……”Chris默然无语地看着Mark点开下一张图片。

这次是一款设计华美的婚戒,没有大颗的宝石,而是将细小的碎钻均匀地镶嵌在戒环上,戒环侧面还雕刻了繁复的花叶纹路。

“这款不错。”Chris忍不住赞叹道。

“太花哨。”Mark毫不犹豫地点向下一张。

Chris:“……”买衣服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挑。

“笨重。”镂空设计的铂金戒环绮丽如梦。

“庸俗。”精心雕琢的黄金指环稳重大气。

……

“这个戒圈也太细了。”Mark越点越快,“它的设计师智商真的有过20吗?”

“Mark,”Chris忍无可忍地出声,“那是女戒。”

Mark:“……哦。”

 

“在Facebook上大海捞针还是算了,”Chris抽出一本图册,“这里是Cartier今年的新款,那边还有Tiffany & Co、Bvlgari、VanCleef&Arpels……十二个小时,慢慢挑。”

Mark紧皱着眉头,翻开那本在他眼里花里胡哨到毫无必要的宣传册,满纸的钻石顿时闪瞎了他的眼。

就在Mark和Chris埋首在满桌的婚戒图册里苦苦挑选的时候,Mike也洗完了碗碟,悄无声息地坐到了两人旁边。

他随意的拿起一本被丢在地上的介绍册,内侧首页就是一款放大版的婚戒图片,两重黄金戒环外侧镶满切割精致的碎钻,五色宝石组成两朵绚丽的五瓣花,热闹的金色衬得多棱切面的宝石格外夺目。

“天哪!这个戒指好漂亮!”Mike瞬间两眼放光,他好想送给Pheobe一个这样的戒指!

然而,Mike视线下移,醒目的6位数标价吓得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Mike的惊呼引来了Chris和Mark的视线。

Mark瞟了一眼,就像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立刻偏过头去:“这是到现在为止我见到的最丑的戒指。”

Chris倒是多看了几眼,考虑到Mike看上的是女戒,他也就不多做评论:“这款戒指售价只有十万美元,太便宜了。如果你向Eduardo求婚的戒指价格这么低,会让媒体怀疑Facebook的经营状况不佳。”

“这是我和Wardo的私事。”Mark厌恶的皱起眉头。

“但是当你是一家市值百亿的企业的CEO,而你的伴侣是你的CFO的时候,你今天晚上吃了什么,在公众看来都不再算是你的个人私务了。”劳心劳力的PR先生疲惫地劝说,“总而言之,低于百万的戒指不要考虑。”

就算成为CIA之后薪水不菲,但是就是加上Pheobe的存款也买不起一枚十万的婚戒的Mike:“……”

 

“这个也不行。”Chris将最后一本图册丢到地上,疲累地揉揉酸痛的眼睛,“Mark,你到底想要一款什么戒指?”

正在键盘上敲打的Mark停下了手上的的动作,他抿起嘴唇,歪头想了一会儿:“……配得上Wardo的。”

“虽然这个回答很感人,”Chris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完全没有任何参考价值,Mark。”

Mark的指甲在鼠标上刮擦了几下,发出“沙沙”的轻响。他犹豫了一会儿,补充道:“简洁,不能妨碍活动;戒身要银白色。”

“那就是设计简洁的铂金戒指,还有呢?”

“……”Mark咬着饮料瓶口,目光呆滞了半晌,“要……刻上我的名字。”

“……还有呢?”

Mark点点桌面,摇了摇头。

Chris放弃地将自己抛进沙发靠背里。他挫败地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用力拍拍脸,然后再一咕噜坐起来:“OK!Mark,”他问道,“你急着求婚吗?”

Mark再次摇头,他只是因为看到Mike老是炫耀他的Pheobe,才临时起意,打算向Eduardo求婚。

“那就定制婚戒吧。”Chris拍板,“我去联系设计师,你只要在网路上和他聊聊你和Eduardo的故事就好。”

 

婚戒勉强解决了,那么第二步,就是策划一场别开生面的、打动人心的求婚场面。

“不要太多人,不要太大的场面。”Mark第一时间强调说。

“米其林法式餐厅?烛光晚餐?香槟玫瑰?”Chris下意识地反应道,“完全预约制餐厅,特殊隐私保护,知名演奏家配乐。”

看Mark翻得白眼就知道他对Chris提到的那种传统的求婚方式有多不屑。

“这太显眼了。”Mark说,“我从来不会主动去那么麻烦的餐厅,几次都是Wardo拉我去的。定在那里,我还没拿出戒指,就会被Wardo拆穿。”

这时门外响起钥匙碰撞的细碎声音。

Eduardo回来了。

 

Eduardo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迈步进屋,在他身后,又一个卷毛脑袋冒了出来。

“嗨!Mark,好久不见!”Sean Parker跟在Eduardo后面进门,他对Mark张开双臂,似乎想和他来个久别重逢的热情拥抱。

“Sean。”Mark对他点点头。

“你那个新朋友呢?快叫出来大家认识一下。”Sean兴致盎然的说着,“听Dustin说他叫Mike,对吧?”

 

是的,最后哈佛四人组的小秘密还是没能瞒过Sean。

这一切都要怪Lex。

要不是Lex用某些无法言喻的手段洗劫了硅谷好几家科技研究所,离开之前还没善后,他们也不会被警察找上门来,更不会因此引起Sean的疑惑和警惕,最后不得不对他和盘托出,防止他在被警察问到的时候穿帮。

之后,Chris多次庆幸Lex做坏事的手法足够高明,没留下一星半点证据,不然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法解释为什么Mark明明跟Lex一模一样但事实上不是一个人,而Mark也没有什么双胞胎兄弟……不用想,如果真的被警察抓到Lex的尾巴,最后倒霉的肯定是Mark。

如果Facebook接受第一批融资前,CEO因偷窃罪被逮捕,偷得还是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生物科技……不管是媒体还是他们自己都会疯掉的。

也庆幸Lex没有把他就住在隔壁的事告诉那些程序员,Chris生平第一次感谢那些卷毛们如出一辙的高傲性格。

嗯,也许这次的Mike是平行时空的一个意外。

 

“Mike在做饭,”Mark悄悄动动脚,将没塞好的宣传册往桌底下踢踢,“别去招惹他。”

Sean夸张的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讨厌每一个跟你长一张脸的人。”

“Mike结婚了,”Mark尽量不动声色地往沙发右边挪了一寸,有彩页的一角从沙发底下露了出来,“而且他做饭很好吃。”

“好吧,”Sean耸肩,他本来也没打算干什么,就是Dustin哭诉新来的“Mark”把他揍了一顿的时候表情实在是太凄惨了,让他有点好奇,“说起来,这么有趣的事怎么只有你遇上了?我也挺想见识一下平行时空的自己的,说不定,在哪个地方,我其实是美国总统呢!”

“也可能是一个歌手。”Mark讽刺道。*

“嘿!Man!别这么刻薄!那样可太尴尬了!”Sean上前大力拍了拍Mark的背,让Mark差点没摔下沙发。

 

因为Eduardo的回归,Mark和Chris不得不暂时结束他们关于求婚计划的讨论,之后Chris联系的设计师也找上门来,这让Mark不得不想尽办法躲开Eduardo独自活动。

幸运的是,Eduardo近来似乎也十分繁忙,这让Mark试图保住秘密的行动容易了许多。

这让Mark庆幸之余感到十分困惑和不爽。Eduardo本来在他身上的注意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分走了,就算他为了和设计师联系,而撒的“要和Dustin交流下一步更新计划”这样蹩脚的谎言,Eduardo竟然都随意地点头接受了,明明他从来不会只找Dustin私下交流这种问题!

他把他的疑惑告诉了Chris,Chris问他:“你相信Eduardo会背叛你吗?”

“不可能。”一秒都没有停顿,Mark斩钉截铁地说。

“那不就行了,”Chris说,“Eduardo也是一个独立的成年人,他不可能完全绕着你转,你得给他留出点彻底的私人空间。说不定只是他投资的其他产业需要他?除了Facebook,Eduardo手下还有好几个小投资呢。”

“……好吧。”Mark勉强接受了这样的解释,“可是Wardo明明已经有Facebook了,为什么还要往外跑?身为他的男朋友,我觉得我有必要帮Wardo把控一下他对我们的共有财产的使用情况。”

“Facebook事实上是你的,Mark,Eduardo总需要一些完全属于他的事业,而且你们只是同居,并没有法律上的伴侣关系……不,不,停下你的手!我看到你的手指动了!成熟点Mark!你不能像一个偷窥狂一样去黑Eduardo的邮箱记录和信用卡账单!”

“……也不能直接黑进民政局去修改你和Eduardo的登记信息!你的求婚计划才订了一半你忘了吗?”

在涉及Eduardo的事务上,他英明神武的天才CEO是个情商只有5的蠢蛋,Chris心累的想。

 

今晚的Eduardo格外的心神不宁,Mark注意到,他甚至没有拒绝他晚饭前再来一瓶红牛的举动。

他和Eduardo面对面坐在餐桌两边,桌上是Eduardo亲自下厨做的bobo de Camarao,这是为数不多的Mark爱吃而Eduardo又会做的家乡菜,不过近来Eduardo和他都因为越来越壮大的产业而繁忙地四处奔波,好久没吃了。

暂住在他家的Mike被Sean带走了,他们似乎在关于大麻的品味上产生了奇怪的共鸣。

Eduardo从不知道哪里掏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他拔开瓶塞,分别倒了半满的量,从对面推了一杯给Mark。

“你怎么突然想起喝红酒了?”Mark接过,他和Chris他们都偏好简单爽快的啤酒,或者说是大学时养成的习惯,连带得Eduardo都爱上了那种清苦的小麦味道。

“因为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Eduardo笑起来,他隔着桌子对着Mark举起酒杯,“Cheers?”

Mark一脸莫名地跟他举杯相碰。

 

“怎么样,还够劲?”Sean呼出一口烟雾,慵懒地踹踹躺在他脚边的Mike。*

“很棒!”Mike舒服的在沙发上摊开四肢,“我从来没试过这么好的叶子,真想带点给Pheobe。”

“你可以试试,”随着烟雾在肺部四处游走,Sean感到脑子逐渐变得晕乎起来,“虽然我没见过Daniel和Lex离开的样子,但是既然你能穿着衣服过来,那么说不定在口袋里塞一把,你就能把它跟衣服一起带回去。”

“是吗?”Mike摇摇晃晃地扒着沙发靠背坐起来,“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更想带一个戒指回去,我在Mark那一大堆宣传册里看到了一个超级漂亮的戒指,可是我买不起。”

“多少钱?我帮你买。”Sean又趴到烟嘴上吸了一口。

“不了,十万,超级贵……”

“才十万!”Sean一挥手,掏出手机戳亮屏幕,点进网络销售平台*,“你看上了哪一款?”

Mike跌跌撞撞地凑到Sean旁边,“我找找……这个!”

Sean干脆的下单付款,还特别多添了一笔邮递费,让商家立刻送过来。

Mike迷迷糊糊地道谢,Sean搂着他的肩膀大笑。

不过Mark要婚戒的宣传册干嘛?一个模糊的念头划过Sean的脑海,被他随便地丢到后头。他转身,大力地拍拍Mike的脊背,用发飘的声音说:“伙计,你的品位太俗气了,向Eduardo学学,他准备的婚戒,啧啧。”

 

餐桌上,Eduardo东拉西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题,他一会儿一瞬不瞬地盯着Mark,一会儿又埋下头将碗里的土豆捣成一团泥。

“好吃吗?我好久没做了。”Mark一放下刀叉,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如既往,”Mark说,“很好吃,但你好像没吃多少。”

Eduardo似乎深吸了一口气,他站起来,走到Mark身边,脸上的表情无比慎重。

Mark迷茫地抬起头看向他的男朋友,感到有了点模模糊糊的想法划过脑海,但是没能抓住。

“我们在一起很久了,Mark,但是因为Facebook,一直没能来得及完成这最后一步。”

糟糕!Mark脑子里开始拉起尖锐的警报。

“没有任何观众,我做的晚餐,在我们的公寓里。”Eduardo继续说。

Mark很想立刻去骂Chris一顿,他找的到底是哪家的设计师!效率如此之低!

但是Eduardo温柔如水而又忐忑不安的视线将他牢牢地定在了座位上,他全心全意地注视着他,好像他是他手中最珍贵的宝物。

Eduardo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

他回头一定要投诉那个珠宝公司……难怪Sean竟然刚好在今天把Mike拖走了,回头一定给他的电脑扔一个木马……不应该是这样!该死我应该早一点准备……Mark脑子里杂乱的念头吵吵嚷嚷地挤在一起。

他一脸空白的望着Eduardo的手指。

 

快递员在巨额的小费面前展现出了难以置信的超高效率。在Sean打了电话后十九分又三十八秒,包装华丽的戒指被送到了买主手上。

那个精确到秒的时间是Mike告诉Sean的。

“这个技能太酷了!你肯定从来不需要带手表!”

“不,有的时候还是需要的,用来伪装什么的。”Mike小心翼翼地将戒指塞进口袋。

 

Eduardo单膝下跪,Mark直愣愣地视线跟着下移。

“我爱你,Mark,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Eduardo打开那个小盒子,露出一枚泛着光泽的黑色金属圆环。

Shit!比我准备的好看多了!Mark突然想到。

 

外面传来纷乱的声音,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咒骂。

Mike的眼睛里一瞬间褪去了所有朦胧,“有警察!”他警惕地趴在Sean耳边轻声说。

“该死!”Sean一个激灵也醒了大半,“肯定是刚刚那个送货员告的密!我就知道!他的眼神到处瞟,肯定不怀好意!”

Mike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是在三楼,对吧?我记得外面有排水管。”

“好像是……God!你想干什么?”Mike一把拉起Sean跑到窗口。

Mike拉开窗子,探出窗外张望了一下,就回头对Sean低声催促道:“外面没人,快到我背上来!”

Sean犹豫地扒住Mike的脖子,“你不会是想……”

“抓紧了!”Mike说完,踩上窗台用力一跳,反手关上窗户,扒住旁边的管子几个起落,就到了地面。

“Jesus!”Sean吓得双腿紧紧箍住了Mike的腰。

“咳!快放手!已经安全了!”Mike被Sean勒的喘不上气。

 

Mark脸上的表情像是凝固了一样,他沉默着,随着时间推移,Eduardo脸上的表情逐渐晦暗下来。

“如果你是担心Facebook,其实我已经拟好了……”

Mark终于如梦初醒。

“我愿意,该死!我当然愿意!”为了表示决心,Mark一把抢过Eduardo手上的戒指,看都不看就往手上套,“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求婚!我有点太惊讶了……是的,只是因为我没反应过来!该死,我们要结婚,这跟Facebook有什么关系?!”

“本来应该是我先求婚的!我的计划都拟好了!Fuck!就是那个珠宝公司效率太慢了!早知道就不定制了……”

呆滞,迷茫,惊讶和无与伦比的喜悦轮番在Eduardo脸上闪过,他展开大大地笑脸,眼角却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

他维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拉过Mark的左手。

“你戴错手指了,Mark。”

 

Mike拉着Sean就向Mark的公寓狂奔。

“不!不行!我们今天不能去那里!”Sean半路突然一个急刹!

“为什么?”Mike回头问。

“该死!今晚Eduardo要求婚!”

“什么?!”Mike震惊地睁大了眼睛,“Mark也准备十天后求婚的!”

 

Eduardo轻轻转动戒圈,将戒指从Mark的中指上褪下来,伸向旁边的无名指。

“等等!”Mark突然一缩手。

“我本来也打算在家求婚的,你抢了我的主意……所以你必须答应我,之后在Facebook大厅里让我再求一次婚!”

Eduardo没忍住,“哈哈”的笑了出来。

“好啊,”他笑着说,“不过,现在先让我给你戴上戒指吧。”

Eduardo托起Mark的左手无名指,将结婚戒指推到指根。

大小正好。

“这是钨金,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Eduardo说,“要找到在它的内圈印上我的名字的办法费了我好长时间。”

“它比钻石还硬,永远不会磨损。”

“你戴上了,就别想再脱下来了。”

 

Sean揉揉额头,感觉今晚接收的信息量有点超出他的承受范围,更别提他的脑子现在还在发晕。

他抬起头,想叫Mike直接转道去Facebook总部。

可是他面前本该是Mike所在的地方空无一人。

 

Mark抓住Eduardo的手臂,把他向他拉过来。Eduardo一个踉跄,赶紧扶住桌沿,才避免了直接撞到Mark身上的惨剧发生。

还没等Eduardo站稳,Mark一抬头,直接咬住了他的嘴唇。

“等到我求婚,我一定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你原话奉还。”

 

第二天,Mark和Eduardo红光满面的来到Facebook,透过顶层的CEO办公室全透明的玻璃幕墙,他们一眼就看到Chris正顶着一张几近癫狂的脸等着他们。

等他们开门进去,Chris立刻拉下全部帘子,隔绝外面的视线。

“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这个!”

一张报纸被拍在了他们面前,页面用醒目的大字写着“Facebook合伙人Sean Parker和创始人Mark Zurkerberg在俱乐部吸毒,警察上门搜捕未有结果”。

“这绝对不可能!”Eduardo惊呆了,他指着报纸低吼,“昨天整晚我都和Mark在一起!他不可能和Sean出门!”

“你有证据吗?”Chris喘着粗气,奋力压制即将爆炸的情绪。

“当然!我有昨晚的求婚录像!”

Mark:“等等!Wardo你什么时候录的像?”

Chris:“慢着!你说求婚?”

 

“Chris,听说你叫我……哟,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Sean推开门,打着哈欠走进来,他揉揉眼睛,被瞬间刺到他身上的目光吓了一跳。

“嘿!都看着我干嘛?”Sean低头,看到了报纸上醒目的标题,“哦呀,果然被发现了……还好我和Mike跑得快。”

“Sean!”Chris朝他怒吼,“你干的好事……等等!Mark你想干什么?!”Chris吼到一半声音一噎。

Mark抽出摆放在一旁的花剑,在空气里甩了两下,刀刃破空的声音令人胆寒。

“有段时间没用它了。”Mark嘟囔一声,随即一抬手腕,利落地向Sean刺去。

“Jesus!”Sean吓得一下子躲到了Eduardo背后。

Eduardo突然让开,“这次我绝对不会帮你。”他黑着脸说。

Chris挡在门口,同样黑着脸警告道:“在我把舆论压下来之前,Sean,你一步都不许出这个办公室的门。”

Sean咽了口口水,瞟了瞟办公室的落地窗,十分想念昨天晚上带他逃跑的Mike。

然而,另一个时空的此刻,留着半长卷发的青年抱着他美丽的妻子滚到了床上,她的无名指上多了第二枚戒指。

 

 

后续一片祥和。

Eduardo提供的求婚录像完美的洗刷了报纸对Mark的污蔑,同时引发了各大社交平台的热议。

八天后,Facebook的CEO在公司大厅里向他的伴侣再次求婚,Facebook所有员工加班加点,防止网站因为流量过大而宕机。

尤其是各种关于二人的婚戒的讨论甚嚣尘上,经平台上专业人士鉴定,知名珠宝公司爆料,双方的戒指并不是对戒,并且价格均超过了惊人的七位数。


多年之后,又有不怀好意的人偷偷试图掀起“Mark Zurkerberg不通人情”的舆论。

Chris用三张照片摆平了谣言。

“那是……Mike在做饭?”Eduardo疑惑地问。

“是的,但是没人知道不是吗?”Chris得意地说。






*Sean毁了唱片业,大家都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智能手机有没有普及了,反正这里的时间线是模糊的,就当普及了吧

*对于到底要不要写吸毒这段我是很犹豫的,毕竟这跟蚊子一样算是彻彻底底的坏东西,但是原作“瘾君子”是Mike很重要的一个标签,而且看Pheobe也跟他一起吸的样子,我估计就算进了CIA,Mike估计也不会戒的(大麻成瘾率很低,在美国有些州甚至是合法的,不过在加州好像还是违禁品,不知道近年那边的法律有没有改)

Mike和Sean一起吸大麻的桥段感谢 @颓 提供的灵感⁄(⁄ ⁄•⁄ω⁄•⁄ ⁄)⁄





*下面是出场的倒霉戒指,欢迎对号入座——






↓这是花朵用来求婚的戒指的原型




↓这是Mike看上的戒指的原型



↓顺便插一张原作电影里Mike挑的戒指,按我的审美来讲……真的有点……丑_(:зゝ∠)_


本来打算用↓这枚的,但是觉得我们应该对Mike的审美有点信心,他只是因为没钱才买的那种戒指……对吧?



 

*戒指价格那一段不要在意,那段重点在欺负Mike,其实我是崇尚简朴的

*感觉Mike比Lex还难写,Lex是很难表现,Mike根本就是没法表现,他的技能点点的太歪了,很难把他在日常生活里插进去

所以开头写的磕磕绊绊,中途还卡文了(就卡在Mark戳西兰花那里(对,所以我回头画了一朵西兰花Mark)),现在我还得回头把上篇重写一遍……结果还是破了字数,一万了都,我能把番外改名叫正文吗?

*为什么是花朵先求婚呢,因为花朵在这段关系上比马总更没信心啊,毕竟他估计没办法做出跟马总等同的事业了,得赶紧锁住Mark←写完之后才想出来的解释

*写完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Dustin:你们两个谁都没有告诉我一点消息(╯‵□′)╯︵┻━┻

评论(34)

热度(278)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