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让过来人教教你们该如何谈恋爱(上)

#送给 @花向晚  的点梗(。・∀・)ノ゙你要的平行世界的ME夫夫穿主世界~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电影中未提及的内容均为私设

#混入POI的宅总……他就是个背景,别在意(因为我还没来的及补POI_(:зゝ∠)_



Mark和Eduardo结婚三周年,正好赶上Fb进入一个稳定上升期,他们终于有了空闲,于是Dustin第一时间把他们踢出了总部大楼。

“在你们修完一周的结婚纪念假,滚床单滚到旅馆把你们赶出来之前,别想踏进加州一步!”Dustin很是威武的挡在Fb总部门口,双手一伸,将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公司门外。

“当然,Dustin,我们本来就打算去好好休个假。”Eduardo哭笑不得地说,“但是,你能先让一下,让我们回办公室取一下钱包手机吗?Mark把它们丢在公司了。”

“呃……哦。”Dustin尴尬地移开。

Mark朝他斜了一眼,“这一周的监测就都交给你,”他冷酷无情地说,“准备加班吧,Dustin。”

NO!!!!

Dustin泪汪汪地目送这对狗男男相携离去,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单身贵族的深切恶意。

 

这次久违的度假,也算是补上当初没能度成蜜月的遗憾,坐车去机场之前,Eduardo一摸口袋,再看看手表,发现时间还早。

“Mark,我们先去一趟银行吧。”Eduardo提议道,“身上的现金不多了,得去取一点。”

Mark无所谓的点点头,“其实我们可以直接刷卡。”他随意地说。

“我不能在街边给你买一个冰淇淋的时候也刷卡……”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抬脚迈进最近的一家银行。

嗡——

Eduardo瞬间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好像有一口大钟在他的脑子里不住的晃动,满耳朵都是它沉闷的共鸣声。

然而不过一瞬间,耳鸣又像它来时一样突兀地消失了,他踉跄着站稳。

“Fuck!”旁边传来Mark的低声咒骂,Eduardo转头,看到Mark也在跌跌撞撞地勉强站好。

因为他们两个人奇怪的举止,瞬间引来整个大厅的顾客好奇的视线,Eduardo立刻下意识地挡在Mark前面,对他们点头微笑。

比起Mark,他的脸在硅谷的辨识度要低得多。

“Wardo,你也头晕了?”Mark拽拽他背后的衣服,问道。

“是的,”Eduardo等眼睛都转开,赶忙拉着Mark向不起眼的角落走去,“这不合常理,难道我们一起得了什么会导致突然性耳鸣的传染病吗?”

“我没听说什么传染病的症状是这样的。”Mark想了想道。

“算了,”Eduardo叹了口气,“先去取钱,回头再说。”

 

在柜台前,Eduardo从钱包里取出存折和ID卡,他满心惦记着刚刚的强烈晕眩,看都不看就把它们推进窗口。

“取1000。”Eduardo说。

“抱歉,先生,”前台小姐查了后台信息后,对他说,“这个账户被冻结了。”

“什么?”Eduardo惊讶万分,“账户有什么问题吗?”

“系统显示是一个小时前,您在波士顿申请了冻结。”

“开什么玩笑,”Eduardo感到有点冒火,“一个小时前我就在一公里外的餐馆吃午餐!怎么可能跑到波士顿去冻结账户?!”

“可能,可能是系统错误。”年轻的前台小姐惊慌失措地说,“我这就帮您解开账户!”

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的插曲,Eduardo和Mark不得不在银行多逗留了一个小时,才取到了现金,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不快。

“如果这个账户不是你当初给我启动资金时开的,我一定要换一家银行。”Mark黑着脸说。

Eduardo也憋了一肚子火,他将现金塞进包里,准备动身去机场,结果一摊开银行的收支凭证,他的火苗又蹭得一下窜了上去。

他大步走回窗口,把凭证拍在窗台上,“请问为什么凭证上的打印时间是2004年?”

前台小姐茫然地抬头:“先生,今年的确是2004年。”

Eduardo愤怒地掏出手机,想点开时间给她看看,结果……

他最新款的触屏手机根本打不开。

“Fuck!”Eduardo再好的涵养也终于忍不住咒骂了一声。他直起身,正准备直接和前台理论,Mark突然拉住他。他指指旁边的时区墙上挂着的钟表,招呼他道:“Wardo,你看。”

那上面所有的时间,都显示着“2004”。

Eduardo迷惑了。

Mark感到有点不对劲,他随便拦下了一个大厅里的人就问:“请问今年是多少年?”

那位先生奇怪的看了看他们,“2004年。”他说完,急匆匆地转身离开。

Eduardo和Mark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相似的迷茫。

 

“God……”Mark揣着支票,目瞪口呆的站在银行门口。

对面跟他仿若镜像的人也看了过来,一瞬间惊诧的表情也凝固在脸上。

刚跟他吵完架,已经连夜飞回波士顿的Eduardo此刻就站在另一个“Mark”身边,他呆愣的转头,看看门口的Mark,再看看他身边的Mark。

 

“Jesus……Christ……”Eduardo一脸空白,死死地瞪着他的大眼睛,用一种梦游般的语气感叹道,“2004年……第二个Mark……难道……我们这是,直接来了一场时空旅行吗?”

 

 

一模一样甚至穿着都相似的“双胞胎”站在银行门口面面相觑,这种场景让所有经过的人都忍不住转头看上一眼。

Eduardo第一个感觉到了不自在,“Mark,”他张开口,“刷”的两双眼睛看过来,“……OK,Marks,我们能先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一聊吗?”

“OK。”对面看上去年轻一点的Mark想了下,点头答应。

站在他身边的Mark则直接牵住了Eduardo的手,就往门外走去。他记得就在这个附近,有一家经营了很久的咖啡厅,环境清幽,很适合私密谈话。

 

两杯拿铁和一杯卡布奇诺被服务生端上来,离开前,他奇怪地瞟了眼那桌客人,那对双胞胎面对面坐着,盯着对方的样子好像从来没见过似的。

“Mark Zurkerberg。”

“Mark Zurkerberg。”

“Eduardo Saverin……等等,你们是在自我介绍吗?”

“不,”他身边的Mark说,“我是在打招呼,顺便确定一件事。”他敲敲桌子,眯起眼睛,“你就是我。”明明该是一句疑问,生生被他说出了肯定的味道。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对面年轻一些的Mark同样眯起眼睛,“照……这个Wardo的说法,你们是从未来来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的,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一进银行,全世界的钟表都倒退了十年。”Eduardo回答道,“说起来,Mark……”这次又是两双眼睛一起看过来。

“不我没叫你,”Eduardo头疼的拍拍他的Mark的肩膀,“还是先确定一个称呼吧……十年前的你们就是Mark和Eduardo,十年后的我们就称呼姓氏。”

“我拒绝,”他的Mark反对道,“我的姓太长了,听起来很不舒服。”

“我们可以省略成Zuck,经常有人这么叫你不是吗?”Saverin头也不回的把Zurkerberg的意见拍了回去,“回到我刚才想问的……现在的Eduardo呢?”

“他在……波士顿。”Mark的表情在听到问题的瞬间波动了一下,虽然他收敛的很好,但是正在他对面坐着的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Zurkerberg在底下踢踢他的伴侣,这是他们约定好的“有意外”的暗号——一般用来在会议上偷传消息。

 

太阳西斜,Saverin和Zurkerberg告别了Mark自己去找个旅店住,虽然他们来自未来的物品都不能用了,但是十年前就存在的东西还是神奇的具有效力,比方说那张银行卡,比方说他们的身份证。

不过Saverin稍微有点愧疚,“如果说那次头晕是跨越时间的信号的话,那我取出来的钱不就是从十年前的账户里拿的吗?那是十年前的我开给你和Facebook的。”

“我们可以先不考虑这个问题,我记得到第一笔投资进来的时候账户里的钱好像还剩不少。”Zurkerberg满不在乎的说,“重要的是,现在这个十年前跟我们那个十年前不一样。我记得那时你一直在加州。”

“是的,”Saverin点头,“这里是高新科技集中的地方,很多专攻这方面的天使投资人在硅谷。那时我一直在忙着给Fb拉投资,同时跟在Finch先生身后实习,没有离开过。”

“而且提到Eduardo的时候,Mark感到了不自在。”Zurkerberg说,“他的情绪收敛了起来,这是我不舒服的标志……这里十年前的我们肯定吵架了。”

“情报太少,我不太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Saverin抹了把脸,长吁一口气,说,“总之,先联系上这里的我吧。”

 

“Eduardo,我是Saverin,Mark应该给你打过电话了吧?”

“呃,嗯,”隔着电话线,Eduardo声音里透着股心虚,“Mark说了,我明天就到加州来。”说着,他的声音低了下来,“你解冻了账户?”

Saverin一愣,他想起了最初取钱时那个“系统错误”。

如果那不是“系统错误”的话,考虑到十年前这个账户是开给Facebook做启动资金的,那么……

“My God!”电光火石间一大堆可怕的想象从他的脑海里滚了过去,“竟然是你冻结了账户?!Jesus……”Saverin感到后背冒出了一片冷汗,“这个时候!你冻结!那个账户!你想杀死Mark的Facebook吗?!”

Saverin吼的太激动了,惹得一旁的Zurkerberg抬起了头。

但是Saverin暂时顾不上回应伴侣疑惑的眼神,他被想象中的情景吓得汗毛倒立,“幸亏我及时解冻了,应该还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这件事你还没告诉Mark,对吧?”Saverin突然想到。

“……嗯。”对面年轻的Eduardo被十年后的自己的反应弄得有点迷糊,“Mark挂电话挂得很急,我没来得及问他。”

Saverin舒了一口气,“听着,我先不管你为什么冻结账户,Eduardo,我必须告诉你这样做对CFO来说是完全的失职,你知道这个时候冻结资金链对Fb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吗?没有钱,网站就无法运作,而Facebook和其它网站的区别正在于它永远不会崩溃。只要服务器哪怕崩溃一天,Facebook的名声就全毁了,而只要因此流失一个用户,他的朋友也会离开,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快Facebook就会成为一个彻底的失败!”他警告道。

“我很抱歉,当时我大概太生气也太幼稚了。”Eduardo被Saverin激动的语气吓了一跳,“但是我想要Mark的注意力。”

“What?”Saverin被这个意料之外的回复惊呆了,“这是什么理由?想引起Mark的注意?”

“呃,就是我跟Mark吵了一架……”Eduardo将那个雨夜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十年前的自己。

Zurkerberg朝Saverin丢了一个枕头,Saverin回头,他指指电话。

好吧,Saverin叹口气,按下公放键。

十年后的Saverin-Zurkerberg夫夫一起在电话前旁听了一场十年前还没在一起的他们的吵架实录,附赠一方的点评。

听完,Saverin忍不住发表感想:“那个时候你的确有点混蛋,Mark。”

“Ma、Mark?”扬声器里传出Eduardo惊讶的声音。

“Wardo,”Zurkerberg凑过去打招呼,“我是Zurkerberg。”

“哦,呃,H、Hi,Mar……哦不,Zurkerberg。”

“我听到你和Saverin的对话了,我必须先强调一点,我不是个混蛋。”Zurkerberg朝Saverin翻了个白眼,“其次,你不必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吸引Mark的注意,他的注意一直在你身上,如果他的确是十年前的我的话。”

“不,十年前你明明都快跟Facebook结婚了。”Saverin也朝他扔了个枕头,“多亏Finch先生的帮忙,不然我还真不能跟那个时候的你好好聊上一句,你张口闭口都是Facebook。”

“Finch先生?”Eduardo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他疑惑的出声。

“Harold Finch,你不知道吗?你现在不跟在他身后实习吗?”

“No,”Eduardo声音里的疑惑意味更浓了,“我原定在雷曼兄弟那里实习,但是我为了在纽约给Facebook拉投资,第一天就退了。”

Saverin和Zurkerberg面面相觑,他们完全没料到这个。

“我的记忆里,大概就是十年前的这个时候,Finch先生给了Facebook第一笔天使投资,你们这里……”

“没有啊,”Eduardo说,“我这里……听Sean说,他帮Facebook拉到了Peter Thiel的一笔投资。”

“Sean?Sean Parker?”

“……是的。”

Saverin感到脑子里的东西已经纠缠成了一团乱麻,“总之,Eduardo,你赶紧过来加州。”

Zurkerberg翻了个身,伸手把话筒抓了过来,“Eduardo,”他补充道,“先不要告诉现在的我你冻结账户的事,Mark会气疯的。”

“因为我现在就有点生气。”Zurkerberg的视线瞟向旁边的伴侣,“你这样做会伤害到我和Facebook,所以我要向你要点补偿。”

“抱,抱歉……什么补……”Zurkerberg没等Eduardo回复,一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然后又翻了个身,压在了Saverin的腿上。

“Wardo,还记得Dustin在我们走之前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嘿!”Saverin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时候?”

“我们在度假,不是吗?”Zurkerberg耸肩,手一探,就解开了对方腰上的皮带。




*两个梗都想写所以这次挑战双开_(:зゝ∠)_一个长一个短,一个正剧一个傻白甜……我应该不会串的,大概= =

评论(16)

热度(275)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