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王子日记(二)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一切电影中未提及的内容均为私设

#公主日记AU,没看过这部电影也没关系,涉及到的不多的内容在文章里都有完整叙述

上午九点,Eduardo拎着三明治和咖啡敲响了Kirkland33的门。

“Mark,我给你们带了早餐……呃,好像不需要了?”Eduardo一进门,就被客厅布满整个桌子的美食惊了一下。

不怪Eduardo震惊,在Kirkland33这个蹲了两个死宅的地方,他们的餐桌上常年被各种啤酒罐充电线占据,而现在那上面的杂物不仅被清理了个干净,还铺上了刺绣繁复、每一寸都写着“我很贵”的桌布。桌布上则摆了一大两小三个甜品塔,四个形态各异的小茶壶和配套的杯子挤在旁边,还有许多盘碗碟,盛满了摆盘精致的意大利面、松饼、水果沙拉、燕麦粥之类的餐点。

光各色香肠就超过了五种。

这是Eduardo至今以来见过的最豪华的早餐。

“这是?”他犹豫的开口询问。

Dustin给他开完门后就扑到桌子前继续流口水,“Mark的奶奶让人送来的,说是不知道他早上爱吃什么,就都送了点……天哪!这就是王子的待遇吗?”

“Shut up,Dustin。”Mark打着哈欠从卧室走出来,他的卷毛乱的像鸟窝一样,明显刚刚才从床上爬起来,“Wardo?”Mark注意到他手上的纸袋,“你带了早餐?”

“是啊,只是我做的一点三明治。”Eduardo尴尬地甩甩手上的包裹,“我没想到你们已经有了。”

“不,我没有。”Mark就像没看到桌子上那一大堆闪着圣光的美食似的,直接拿过Eduardo手里的纸袋就开始狼吞虎咽。

“Mark慢点吃!”Eduardo赶忙从桌上随便拿了一杯水递上,Mark喝了一口,眉头立刻搅成了一个疙瘩。

“荞麦茶,”Mark厌恶的说,“为什么会有人把这种东西当早餐?”

“贵族小姐?不是说她们要保持身材吗。”Dustin随口插话,“你有Wardo投喂,那桌上这些你还要吗?”

“给你了。”Mark塞了满嘴的面包,含糊不清地说,“我就知道我不应该答应那个女人什么缓冲协议,麻烦。”

“Mark,她是你奶奶,”Eduardo无奈地责怪道,“虽然你依然愿意吃我的三明治,我很开心,但是你真的不吃点你奶奶送来的东西吗?”

“真的Mark,这个酥塔超好吃!”Dustin挥舞着满手的碎屑喊道。

“这是纯正的英式奶茶?”刚出来的Chris也好奇的掀开一个茶壶盖,在扑鼻的茶香和奶香里幸福的感叹一声。

Mark把最后一点面包塞进肚子里,舔舔嘴唇说:“不,我不想当什么王子,也不会吃她的东西,我觉得你的三明治比她的贵族早餐好吃多了。”

“哦,嗯,是、是吗?你喜欢这个?”Eduardo结结巴巴地说,他忍不住仔细地在Mark脸上细细搜索,试图发现一些不同以往的东西。

“当然。”但是Mark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你要吃点吗?看Dustin的蠢样,味道好像还不错。”

Dustin叼着蛋挞朝Mark愤怒地“嗯啊”了两声表示抗议,又有几颗酥皮碎屑掉了下来。

“不,不用了。”Eduardo感到有些甜蜜,又有些失落,“我吃过了。”

 

自早上那一顿丰盛到毫无必要、更讨厌的是送到时打搅了他睡眠的糟糕早餐后,Mark还不得不停了一天的专业课去参加他的女王奶奶专门为他准备的礼仪课。

在Mark拒绝之前,他的请假通知已经被办好,豪华轿车已经等在了楼下,由不得他拒绝。

这么一想,Mark脸更臭了,所以他就这么蹬着他万年不换的拖鞋裤衩和松松垮垮的帽衫钻进了那辆扬着小旗子的礼宾车里,并且全程抱着他的笔记本敲敲打打,拒绝抬头说一个字。

Joseph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在后座上板着脸的小卷毛,暗暗叹了口气。

 

“用餐礼仪很重要,肩背挺直,手肘下沉……”

“步姿要沉稳,昂首挺胸,下巴不要抬那么高,腿要伸直……”

“坐姿要大气,双腿分开,两膝相距约十公分……”

 

“GRANDMA!”Mark忍耐许久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我不想当什么王子!对统治一个欧陆小国也没有任何兴趣!我并不认为这些愚蠢的、为了维持脸面而发明的无用规矩有任何学习的价值!”

Mark生气的时候,他的言语比平时至少要锋利三十倍,惹得整个房间的人瞬间都看向他,视线惊愕而恼怒。

“Mark,”Clarisse女王的脸色也波动了一下,“礼仪之于灵魂正如服饰之于人,不论你是不是王子,优雅的举止也能让你在任何场合第一时间获得任何人的好感。”

“我若想获得别人的好感,从来不用这种繁琐的虚伪架子。”Mark咄咄逼人,他踩着重重的步子走到他的笔记本前,挟着怒气打开编译器,“感谢在美国的领事馆还是有WiFi的。”

Clarisse和她的助理Charlotte女士面面相觑了几秒,Charlotte上前试图看看Mark在做什么,结果被满屏的字符晃花了眼。

“在蠢货们拜倒在那些花架子下面之前,”Mark讥讽地说,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跃,敲击声几乎连成一片,“我可以让他们通通跪下来。”

黑底的窗口打开,绿色的字符疯狂地滚动,似乎敲了会儿代码让他稍微平静了下来,Mark又恢复了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冷漠脸。

“你们的防火墙比我想象的要弱不少。”Mark说,“在你想尽办法的研究那些吃饭姿势的时候,我能把你们所有的银行账户、日程计划和国家机密通通下进我的硬盘里。”

Mark倨傲的抿起唇,他弯着腰坐在那里,气势却像刺剑的锋刃一般锐不可当。

 

挥手让被资料突然泄露吓得惊慌失措的外交官下去,Clarisse女王叹了口气。礼仪课是上不下去了,她只得打乱课程计划,招招手让造型师先过来。

“我想舞蹈你也不会有耐心学了,先试试把自己打扮的像一个王子吧,你只要坐着别动就好。”Clarisse无可奈何地说,“或许你现在依然不想继承封号,但是不管你如何拒绝,你依然是一位王子。”

“啊!随叫随到,女王陛下!”娘里娘气的造型师带着他两个造型夸张的助手被人领过来,一见面就来了一个夸张的吻手礼,“这是我的助手 Gretchen和Helga,Paolo十分荣幸能为王子殿下服务。”

“下午好,Paolo。”Clarisse女王尴尬地用力将手抽出来从Paolo的嘴唇下面抽出来。

“闲言少叙,让我们开始工作吧,英俊的王子殿下在哪里?”

“这是我的孙子,Mark。”Clarisse抬手介绍道。

“哦……哦!”Paolo的眼神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生物,“卷毛,哦,这没什么,就是短了点,嗯……”他绕着Mark走了一圈,“God!你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把这身穿出来!还有……天哪!阿迪达斯!拖鞋!”

“哦,”Paolo右手翘着兰花指在额头上一扶,似乎要晕过去了,“王子殿下,您的衣服也必须换一身,女王陛下,请问有可更换的服饰吗?”

“No。”Mark冷着脸说,音节蹦出来,像冰碴一样,掉在地上都能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就这样吧,”Clarisse赶忙安抚道,“服饰以后再说。Mark,就当帮我这个奶奶一次。”女王陛下无可奈何地对Mark请求说。

Mark移开视线,插着口袋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勉强算是默认。

“好吧,让Paolo来大显身手。”Paolo指挥着助手摆开一长排用具,“眉毛……哦,王子殿下,您的眉毛实在是淡……头发,这个……”

“短卷毛,这实在太不庄重了。”Paolo一抬手,立刻一把烫板交到了他手上。

Mark僵着脖子坐在那里任他动作,他紧盯着眼前的屏幕,试图凭借熟悉的代码让自己忍耐下来。

所以等到一切结束,Mark终于将自己从0与1的世界里拔出来,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Fuck,你对我的头发做了什么?!”

“Paolo尽力了,Paolo精疲力尽了,”Paolo没理他,他忙着像Clarisse女王展示他的成果,“女王陛下,只有Paolo,能解决掉这样的Nerd,和这样的Geek,”他指指他的女助手捧着的两块Mark造型前的相片,“给您造就一位王子。”

女王上下看了看,满意的点头,“好多了,好很多。”

镜子里,Mark的卷毛变成了笔直顺滑的深栗色短发,额发被修建整齐搭在额角,眉毛细细勾勒,蓝眼睛被凸显,平心而论,还是不错的。

就是跟他的帽衫拖鞋怎么看怎么不搭。

Mark看到镜子里陌生的自己,禁不住想起了Eduardo。他总是喜欢在他的头发上花很长时间,用摩斯把它们一丝不苟的打理好。

如果回去之后,有任何一个人敢笑他,他就把他的电脑黑到无法修复,Mark面无表情地想道。

尤其是Dustin。

 

Mark对他朋友的了解的确很深,Dustin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把他的眼睛瞪到几乎脱框,手指抖啊抖像癫痫了一样。

“Jesus!”Eduardo从他的座位上探出头,张大了嘴表情简直惊恐,“Mark!你的卷毛呢?!”

“被杀掉了。”Mark疲累地将电脑包摔在一边,跟他奶奶待一天,比他来一场编程马拉松都要累得多。

“God……”Chris也叼着面包从房间里冒出来,“你现在看上去一点都不Mark了。”

“天哪天哪天哪……”Dustin看上去似乎终于缓过了气,“你是变身了吗Mark?你怎么能就这样丢掉你的卷毛呢?你知道它跟了你多少年吗?而且就算是这样……”

“你看上去还是不太像王子。”Chris帮Dustin补充好下半句。

“其实还是挺好看的,Mark。”Eduardo不忍心地安慰道,“虽然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原来的卷发。”

“Shut up。”Mark从冰柜里抽出一瓶红牛灌下去,感觉终于活了过来,“我再强调一下,我不想当王子,这一切只是为了我奶奶的请求。”

但是Dustin依然在沙发上捂着肚子乐不可支。

然后当天晚上,一声惨叫响彻Kirkland。

 

“对了Mark,Winklevoss兄弟今天找不到你,让我转告一声,他们有一个关于哈佛社交网的点子,希望你能加入。”Eduardo突然说,“明天你下课后,在坡斯廉俱乐部门口。”

“哦,”Mark说,“我会去的。”

Eduardo看着Mark窝在椅子上的背影,蓬松的卷毛变得笔直顺滑,让这个身影显得有些陌生。他感到心底有些奇怪的酸涩泛出来。






*难得一篇真正的傻白甜,想到哪写到哪,不想修,懒_(:зゝ∠)_

*写到现在的tsn我的中二病终于掩不住了╭(′▽`)╭(′▽`)╯

评论(14)

热度(134)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