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MEM】让过来人教教你们该如何谈恋爱(下)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完全无关,所有电影中未提及的内容均为私设

#不是轻松向,这次是正剧╮(╯▽╰)╭

#心理描写实在不是我的长项,写的很艰难,唯一欣慰的是想写上去的都写上去了_(:зゝ∠)_














Eduardo赶过来之后,没有先去那栋别墅,而是直接赶往了十年后的自己入住的宾馆,然后惊悚的发现十年后的他和Mark定下的是情侣套房。

Eduardo:可能是巧合?

十年后的自己为他打开房门,Eduardo看到Saverin,感到一阵恍惚,十年后的他完全褪去了青涩,长成了酷似父亲的样子。

“来了?”Zurkerberg只穿了一条大裤衩从里间转出来,头上还顶着条毛巾。

Eduardo:没什么,在Kirkland时候我们也经常这样。

然后Zurkerberg走到Saverin旁边,没有先跟Eduardo打招呼,而是和Saverin交换了一个甜蜜的亲吻。

Eduardo:……What the hell?

“你们,我是说……这是……”Eduardo目瞪口呆,磕磕巴巴地问。

Saverin取过Zurkerberg头上的毛巾,耸耸肩说:“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接下来Saverin就Eduardo的所作所为进行了一番深入的探讨,Zurkerberg就在一边抱着酒店的电脑噼里啪啦地敲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Eduardo……叫自己的名字感觉真奇怪,”Saverin向对面还没回过神的自己的推过去一杯咖啡,“关于我和Zurk,或者说你和Mark的关系我们之后再讨论,我们先聊聊Facebook。”说着,Saverin向前倾身,“你现在眼里的Facebook是什么样的?”

“抱歉,”Eduardo有些懵逼,“什么叫……我眼里的Facebook?”

“你觉得,在你现在看来,它是做到一定成绩就可以被卖出的Ideal,还是未来的Google?”

“……”Eduardo从Saverin的问题里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前……一种?”

“Listen,Eduardo,这不是我们以前那三十万的练手游戏,也不是我们的实习经验,或是简历上可以小书一笔的履历,它是一项实打实的事业,是罗伊·雷蒙德手里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或者说,”Saverin沉下声音,“Mark认为它是。”

“你需要拿出经营Google的态度来对待它,Eduardo。”

“这是一门真正的生意。”

 

Eduardo离开的时候有些浑浑噩噩,Saverin告诉了他太多东西,不管是商业上的,还是情感上的。

他抬抬手,发现手心一片汗湿。

他的经营策略或许是错的。

“不用担心,他爱你。”Saverin的声音在耳边响起,Eduardo还能回忆起那时他看向旁边那个卷毛的眼神。

有他所没有的笃定。

Eduardo做出了一个决定。

 

“Wardo要来了。”Mark放下手机说。

“真的?”Dustin一秒跳到了他旁边,“Wardo……Wardo他不生气了吗?你要道歉吗Mark?他……他……我们要不要先把Sean丢出去?”Dustin急得团团转,看上去比Mark本人还要紧张。

“嘿!”Sean不满地抬头,“这关我什么事?”

然而Mark此时看上去像往常一样镇定,他既没有扭动衣角,也没有像Dustin一样到处乱窜,试图把每一个可能冒犯到Eduardo的东西藏起来,他只是看上去更加冷漠了。

如果Zurkerberg在这里,他立刻就能戳破Mark脆弱的伪装。

Mark他远不像表面那样平静,或者说,从前几天见过那两个人后,他的思绪就乱成了一团杂草,而就在刚刚,纷乱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Wardo。

所以,在听到Eduardo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时,Mark终于绷不住那张冷漠的皮,失手打翻了水杯。

“Mark,”Eduardo说,语气平静,就像在告诉他今天晚上给他带香肠披萨,“我辞去Facebook的CFO的职位。”

“不过我不会撤回投资,你放心。”

“……为什么?”Mark问,“为什么?”

Mark思维向来敏捷的大脑竟然一时间想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语句,他只能单调的问他“why?”。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为什么选择离开?

“Facebook前景无限,你去过他们那里了,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一点。”Mark飞快地说,“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你这样一个商科高材生放弃一座待开采的金矿,我得说,你这个决定十分不明智……”

“Mark,我说了我不会撤出投资……”

“你知道如果放弃了CFO的位置,在下一轮融资里你的股份会被大范围的压缩,你只能作为一个单纯地投资人而无法保有对Facebook的任何决策权,虽然你最近的决策有失水准。如果是个人情感因素,我想说这种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

“Mark,Facebook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CFO……”

“我确定我对你的感情跟你对我是一样的。”

 

“砰!”

“稀里哗啦!”

这次是Eduardo摔了杯子。

还好Dustin把围观的人都赶走了。Eduardo想到。

 

场面一时间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听得到。

“你说的需要新的CFO是什么意思?”Mark突然问道。

“一个真正的CFO需要负责公司理财与金融市场交互、项目估价、风险管理、产品研发、战略规划、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识别与建立,他是公司价值观塑造的一部分,但是我的战略眼光与你的并不相合,也就是说我并不适合现阶段Facebook的CFO的位置,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就会离开,我可以,我是说,”Eduardo脸颊上逐渐泛起绯红,“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先从理财顾问,或者CFO助理做起。”

“还有,你说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这次换Mark哑口无言。

 

“你知道Zurkerberg和Saverin的关系了。”Eduardo笃定的说。

Mark还是沉默不语,他的嘴唇抿得更紧了。

是的,Mark知道,他只是对情绪的反应有点迟钝,而不是情商负数。当看到Saverin神情自然的为Zurkerberg拭去嘴角的污渍时,该明白的也都明白了。

看到未来的他们亲密的样子,Mark心下泛起陌生的酸涩。

那是嫉妒。

所以他暂时放下了Fb三个小时,来梳理存在于他头脑里的陌生领域。

他突然很想听听Eduardo的声音,事实上,他已经24小时没有听到了。

他打了电话,冲动性的,等听到Eduardo那声疑惑的“Mark?”,他才突然意识到他完全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他胡乱的拿今天的事搪塞了过去。

匆匆挂断后,Mark有了个决定。

 

“你知道了……我喜欢你的事。”

Mark突然抬头。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理解的那样?”Eduardo咽了口口水,犹豫地问。

“Wardo,”Mark终于开口,“我喜欢你。”

快速,高效,干脆利落,标准的Mark风格。

Eduardo愣住了。

“如果你还感到疑惑……”Mark面无表情地扒住Eduardo的肩膀将他拉了过来。

实干,做了再说,以及不顾场合,这也是Mark的风格。

下楼偷看两个好友的谈话情况的Dustin踩空了最后一节楼梯,和锲而不舍地凑上去的Sean一起在地上摔成了一团。

 

被其他人的眼睛盯得烦不胜烦的Mark拽住他新鲜出炉的男朋友就往某个宾馆的情侣套房跑。

“你们终于告白了?”Saverin一看到十年前的自己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某个卷毛的视线,秒秒钟明白了一切。

“Yeah。”Mark倒是十分坦荡地承认道,他盯着Eduardo的后脑勺看,生生把人家的耳后盯得通红。

“不过我来找你们不是为了这个,”Mark补充道,“Wardo想辞职,我来问问你们的想法。”

Zurkerberg冲了过来,他脸上是跟当初的Mark如出一辙的僵硬,“What?”

“呃,嗯,”Saverin反而看上去镇定多了,他偏头想了一会儿,说道,“well,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Saverin和Zurkerberg耳语了一番,一人一个把十年前的自己拖到一旁教育,Zurkerberg拉着Mark就往电脑面前一蹲,Saverin和Eduardo则坐在了落地窗前,叫上两杯咖啡,惬意又悠闲。

“我和Zuck查了一下,你们这个时空不存在Harold Finch先生。”Saverin说,“那么我想我可以将我所知道的未来十年需要注意的商业信息告诉你了,毕竟不是蝴蝶效应,那就是平行空间,哦,这些都是Zuck说的,你知道,我们对科技这方面向来不在行。”Saverin耸耸肩。

不知道是不是他已经与另一个Mark相交多年的原因,Eduardo从他的小动作上窥出了一丝Mark的影子。

公事并没有花去多长时间,他们本就是一个人,思维方式都是相似的,他们都明白该如何说服自己。

真正的谈话在日头渐西时开始。

“Mark告白了?”Saverin压低声音问。

“……嗯。”Eduardo瞬间涨红了脸,事实上,他在见到Saverin和Zurkerberg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对Mark的感情到底有多超出挚友这个范畴,而在他堪堪承认这个现实的时候,Mark已经先他一步打出了直球。

他需要一段思考时间来重新定义他和Mark的关系,前进还是后退?

“Mark,他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事实上,我从来没见过像他那样的人。”Saverin的视线跑向角落,“他同时拥有可怕的专注力与无与伦比的创造力。他热情又冷漠,渴望瞩目却又厌弃虚荣。他一直弄不明白他自己的举动是如何影响别人的情绪,而他自己的情绪又如何受到别人的影响,所以他总是一副面部肌肉僵硬的样子,”说着,Saverin笑了起来,“其实他茫然着呢,每次有人兴高采烈的想跟他抱一下,或者怒火冲天的对他挥拳头,他瞪着眼睛的样子看上去胸有成竹毫不动摇,其实你过去戳他一下,他立刻会用他那双无辜又迷惑的蓝眼睛问你:‘刚刚发生了什么?’这实在是……十分可爱。”

Eduardo静静的听着,他回忆起了以前和Mark在一起的情景,一直有些弄不明白的地方,这下终于真相大白。

“你发现了吗?每当Mark变得尤其混蛋的时候,都是他感到受伤的时候。”Saverin怀念的说,“他就像个刺猬,一感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竖起全身的刺全力反。他会在短暂的自我封闭后,变得振振有词,咄咄逼人,Fb刚上市的时候,麻烦事一大堆,他就这样张着他全身的刺把谈判桌对面的所有人气得火冒三丈,我和Chris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关于他的负面新闻压了下来。”

“现在他变得圆滑多了,我也好久没见到那么可爱的小刺猬了。”Saverin略带遗憾地摇头,“虽然那副模样闹到公众面前会很难看,但是私底下还是很有趣的,尤其是当你绕过他的语言攻击,直接点出他脆弱恐慌的事实的时候,”Saverin促狭地朝Eduardo挤挤眼睛,“难得一见的美景,你一定要试试。”

Eduardo感到十年后的自己貌似……恶趣味加重了?

“现在的Mark,你可能感到他并不重视你,其实,也确实是,和Fb比起来的话。”Saverin坦然地说,“但是这事实上没什么,只要你也将Fb视为你的事业起点,你就能部分理解Mark了,但是估计暂时没人能完全理解他,毕竟我想大概只有他才能将Fb视作一个活物,那是他的孩子。”

“十年前的我也跟你一样,我们爱Fb,只是因为Mark爱它,而后来节节上涨的股票证明,Fb的确值得爱。”Saverin说,“你也不必嫉妒Fb,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总会抢走妈妈的注意力,等它长大就好,你就能带着妈妈继续双人蜜月旅行,孩子他爸。”

Eduardo再次腾得涨红了脸,而十年后的Eduardo Saverin只是好整以暇地端起咖啡杯浅啜一口,似乎完全不知道他刚刚到底说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Mark羡慕过我们,”Saverin突然开口道,Eduardo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件事,Chris告诉我的。你知道,Chris总是我们当中最敏锐的一个。”

“他在高中也是备受追捧的,奖杯装满了一个房间,名声响便全校的那种天之骄子。但是到了哈佛不一样,天才满大街都是,没人会对一个Geek感兴趣。而我们,就像是Mark的反面人物,我们总能收到派对邀请,我们是哈佛投资协会的主席,我们甚至收到了终极俱乐部的邀请,那是Mark所渴望的来自哈佛的瞩目,但是他得不到,因为哈佛不欣赏他这样的怪才,而终极俱乐部,”Saverin耸肩,举止间竟显出Mark式的几分轻蔑,“他们也看中能力,但是血统和家世是基础条件,Mark想进去,但是他并没有一个足够响亮的姓氏。”

“所以Mark选择了Fb,他也在试图追上你,Wardo。”

Eduardo呆呆地盯着杯子里的液体,仿佛被咖啡的涟漪里隐藏的秘密给吸引住了。

“你需要做的,就是放开他,理解他,帮助他,在被他惹恼之前,告诉他你生气的理由。”Saverin勾起嘴角,笑得就像华尔街那群和颜悦色的老狐狸,“这是我们这辈子做的最划算的一笔生意,回报是金钱、权力和……美人?”

“至于Sean,他是个商人,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可以用来偷师,至于其他方面,就不用担心了,他是个直。”

Eduardo张口结舌,他突然十分好奇在这十年里他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知道的,Mark一天八成时间都是个混蛋,”Saverin举杯,“但是我们就是喜欢他的混蛋,不是吗?”

“……”Eduardo默然了半晌,“Yeah。”他轻声回应道,红着脸和Saverin碰了碰杯。

Saverin喝了一口咖啡,突然前倾身体凑上来,“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Mark的敏感带……”

Eduardo第三次涨红了脸。

 

Zurkerberg和Mark关于未来的谈话远比两位Saverin先生简单的多,公事和私事加起来不过四句。

“我不会透露给你任何Facebook的未来架构。”

“我不需要。”

“我爱Wardo,所以在他生气的时候,记得问他为什么。”

“……OK。”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Mark看到Saverin给咖啡续了杯,估计他们还要谈很久,所以两个人就抱着电脑来了场无聊的对攻,直到Wardos来叫他们。

 

“Is everything all right?”Mark抱着笔电走出宾馆大门,向为他开门的Eduardo问道。

“Yeah,”Eduardo嘴角翘起,“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







*写得不好,大概是灵感没了Q_Q

*Bad News:在下要爬墙了,上吐下泻又胃胀的这段病号时间我补完了两季POI,就要到各种欧美剪辑里狂撒刀的地方了QAQ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王子日记要暂停了_(:зゝ∠)_倒不是卡文,就是写的时候没感觉,下笔的时候马总和花朵的脸不会从我脑子里跳出来了QwQ就像写这章的时候,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宅总从脑子里赶出去╮(╯▽╰)╭

*要开学啦,所有要写作业写完没(づ ̄ 3 ̄)づ

评论(9)

热度(201)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