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社交网络】(Xover DD)(MEM 伪DPD)忍无可忍

#各部门注意啦!这里的D指的不是Daniel而是Daredevil,夜魔侠。漫威漫画里小蜘蛛的好友Matthew Murdock,具体介绍走度娘百科。

#一发完无脑小甜饼,漫威宇宙混同,Eduardo就是Peter。

#这是为了安利一部漫威的美剧《Daredevil》!主角敲可爱!盲人设定,斑比眼,猫唇,声音低沉泛着小咕噜,笑起来好甜!剧情虽然跟POI没法比但是打戏好看!敲好看!目前只有两季,第三季得等2018年QAQ

#仅与TSN电影相关,与现实无关,所有电影未提及部分均为私设






Matthew Murdock是个律师,很多人都知道,而他有个名为Daredevil的超级英雄隐藏身份,这个知道的人就很少了。

Matthew有个新认识的好朋友叫Eduardo Saverin,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这则消息也有很多人知道。然而Eduardo的第二重身份名为Peter Parker,知道的人就不多了。Peter同样有个超级英雄的隐藏身份,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隐藏身份过双重生活,秘密挤压在心底久了总会不堪重负,巧合又幸运的是,Matthew和Eduardo在种种意外下互相完全知晓了对方的多重秘密身份。相似的信念让他们惺惺相惜,他么互相倾吐心底的重负,并迅速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

所以当Eduardo准备对他大学时最好的朋友的Mark Zurkerberg提出诉讼的时候,深知诉讼会的凶残、担心Eduardo的柔软心肠会受到伤害的律师Matthew就忧心忡忡地向Eduardo自荐帮忙。

“我知道我的事务所挺小的,我的经验也不足以处理这种涉及大宗金钱的商业案,但是我可以担任助理,个人名义,免费的。”面朝好友站立的方向,Matthew摘下眼镜用他空洞、毫无焦距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Eduardo,露出一个担忧、忐忑又羞涩的笑容,“至少这一次,让我帮你。”

Foggy曾告诉过Matthew,当他用他的大眼睛“盯”着某个人并请求什么的时候,简直就像世界上最可怜的小猫咪在喵喵叫,没有人能拒绝那样的他。

虽然没有男人愿意被形容成可怜的猫咪,但是Matthew还是不得不承认Foggy说的大概是对的,因为他已经听到了他的新朋友无奈的叹息声,以及接下来的妥协话语:“好吧,Matt,但是你必须保证这不会妨碍到你的休息。”

说着,Eduardo又叹息一声,这次的声音里多了调侃,“而且我会付钱给你,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那个总是为穷人提供免费服务的小事务所,真的赚得到钱吗?”

“Come on,Spidey,它总会盈利的,我的本事你也知道。”达到目的,Matthew也不计较好友善意的挖苦,笑着锤了他胸口一拳。

“Yeah,Matty,只要你扩大业务范围不要总在底层那里打转。”Eduardo朝天肆无忌惮的翻了个白眼,因为眼前的人绝对不会知道他做了什么样的表情。

是的,Eduardo的新朋友Matthew Murdock是个盲人,虽然他打起架来完全不像一个合格的瞎子。

 

诉讼第一天,Matthew和Eduardo坐同一辆车来到诉讼地点,他们来到预定的会议室的时候Eduardo请的诉讼律师Gretchen Shaw和对方的律师团已经到了,而Mark Zurkerberg本人还没有来。

Matthew揽着Eduardo一边的手臂,另一只手牢牢握着导盲杖不时在地上敲打两下。他放着记录本和便携盲文打字机的包被Eduardo背着,进门的时候,Eduardo先进门,再小心的拉着Matthew进来,入座的时候也是先帮Matthew拉开他的椅子,再坐进自己的座位,看上去简直把雇主和雇员的关系完全倒了个个儿。但是没人觉得奇怪,对方的诉讼律师Sy还友善的主动帮他递过来一杯水。

没办法,谁叫Matthew是个盲人呢,不知情的大众总是忍不住对他多多关照,而且有的时候的确挺方便的。虽然眼盲其实对Matthew完全没有造成任何障碍,但他乐得有人帮他做事,比方说走路的时候有人帮忙牵着,入座的时候有人帮忙拉开椅子,假装失手把饮料浇在别人的衣服上也不会有人怪他*。

(TV第二季Matt在宴会上假装把一杯红酒浇在一个富豪的衣服上,让他脱离周围的保镖和监视器方便他偷门卡,结果富豪完全不怪他还递给他一杯新的红酒,哈哈。)

Eduardo是个例外,他清楚地知道Matthew的感官有多厉害,但就是改不了照顾他的习惯,可能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正好是Matthew听力受损暂时变成一个正常的瞎子的时候,他茫然地到处乱摸的举动大概给Eduardo留下了过于深刻的印象。

微不可查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Matthew微微偏头,正在纸页上摸索着阅读的手一顿。

脚步声沉闷而拖沓,听上去像一个睡眠不足的人穿着拖鞋勉强的蹭到厨房想来杯浓咖啡的样子。脚步声逐渐响亮起来,来人近了些,Matthew听到了他的心跳,规律的噗通声,透着机械的冷漠。

脚步声在门口顿了一瞬,Matthew感应到对方似乎朝他这里望了一下,又埋下头走进来拉开最后一个空位坐下去。

“Mark,你迟到了半个小时!”Matthew听到对方的律师Sy小声地对新来的人抱怨道。

“哦。”来人随意的蹦出一个单音节回复,Matthew忍不住朝那个方向歪过头,原来那就是Mark Zurkerberg,他的声音很奇特,透着股僵硬漠然的硬质感。

双方到齐,诉讼开始,随着对往事越挖越深,Matthew听到Eduardo的心跳仿佛坐过山车似的激烈的跳跃着,他伸出手,安慰的放在好友的背后。

有趣的是,对面Mark的心跳几乎跟Eduardo保持同步的颤动,在Matthew把手放在Eduardo脊背上的时候,还激烈地收缩了几下。

Matthew听过这种心跳,就像毒蛇缠住了心脏似的,那是嫉妒的声音。

这下有些意思了,Matthew不动声色地想,他知道Eduardo对他的旧友Mark有点那方面的想法,现在看来,也不是Eduardo在单相思。

 

中午午餐休息时间,其他人员纷纷离场,Eduardo等周围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站起来,伸出臂弯让Matthew拉着,小心地牵引着他离开会议室。

杂乱的脚步声渐弱,Matthew清楚地听到对面最后剩下的Mark那里传来钢笔不堪重负的咯叽声,而他总比其他人平稳一分的心跳突然紊乱而激烈的跳动了几下。

Matthew感到扶着他的Eduardo微不可查地朝Mark的方向瞟了一眼,心跳也一瞬间乱了几分。

哦,年轻人。

Matthew突然有了一个试探的想法,他在经过会议桌拐角的时候悄悄往右手边偏移了一寸,这让他撞到了记录员没摆好的椅子。脚步一错,Matthew就仿佛意外被椅子腿绊倒了一样,逼真的朝Eduardo怀里撞去。

“Matt!”Eduardo猝不及防的惊呼一声,赶忙将他整个揽到怀里,防止他摔到地上。

“Sorry,”Matthew的手在空气里茫然的挥舞了两下,最终落在了Eduardo肩颈上。他的墨镜在挣扎中掉在了地下。他就这么靠在Eduardo怀里,揽着他的脖子,眼睛直勾勾地“望”着Eduardo的侧脸,显得亲密无比,“一个意外。”

Eduardo小心地扶着Matthew站好,再弯下身捡起他的墨镜递给他,“再靠近我一些,这个房间的椅子有点多。”

Mark手里的钢笔更加用力的呻吟了一声。

OK,Matthew眨巴了下眼睛,重新带上墨镜,测试结果得出,有对小情侣互相暗恋而不自知。

介于那个Mark闷骚又自大,还伤害过Eduardo,他也许可以采用一个有趣的方法,来逼他主动进攻。

如果诉讼结束前他还没有反应,他就给Eduardo介绍个更好的伴。

 

“Pet……Sorry,Eduardo,”找了个机会独处,Matthew“歉意地”对Eduardo说,“前天晚上有个菜鸟误打误撞丢了个音爆弹,我的听力受损还没有恢复,这几天估计要麻烦你了。”

“你的耳朵没事吧?!”Eduardo一秒丢下了手里的文件焦急的凑过来,“可以复原吗?会有后遗症吗?”

“不,没事,就是当几天正常的瞎子,”Matthew坐着不动,任由Eduardo对他“上下其手”,“Foggy在我恢复之前会到我家里帮忙,而在外工作我就得靠你啦。”

“Jesus!难怪你今天会撞到椅子!这么严重的事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Matthew握了握手里的盲杖,笑得无辜又无害。

 

自此之后,Eduardo对Matthew的照顾再上一个台阶,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走路的时候,他紧紧地牵着Matthew的手,像老母鸡看护鸡仔一样牢牢地关注着Matthew迈出的每一步;坐进座位之前,Eduardo简直是一寸一寸的拉着他坐到合适的位置,再帮他摆正桌上的文具,拉着他的手让他分辨一遍,再自己坐下。

Eduardo的照顾细致的让Matthew几乎有点吃不消。

“Edu,”Matthew无奈地说,“我九岁就失明,早习惯了,你不用这么谨慎。”

“上次差点被椅子绊倒的是谁?”Eduardo反驳道,“要不是我刚好在旁边,你确定你不会后脑勺撞到墙?”

空空荡荡的会议室只坐了三个人,为了避开人群以降低Matthew受伤的概率,Eduardo拉着他早早的来到了会议室,意外的是Mark今天也来得十分早,抱着笔电在对面敲敲打打,不知道在干什么。

在Eduardo眼里,这样的Mark一如既往,和过去毫无区别。

而在Matthew的感知里,Mark的心跳声在他们走进会议室的同时就开始细微的紊乱着,敲键盘的频率时快时慢,力道时轻时重,明显思绪繁杂混乱。

随着诉讼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Mark看Matthew和Eduardo亲密地靠在一起的时候,情绪变化越来越明显,Matthew静静地等待他在沉默中爆发的那一刻。

然而Mark比Matthew想象中还要能忍,诉讼进程只剩下三天的时候,他依然毫无动作,尽管Mark每次看到Eduardo,心脏都在渴望又嫉妒的跳着舞。反倒是Eduardo私下里对Matthew显露了几分悲伤、愤怒和厌倦。

Matthew决定趁最后的机会下点猛药。

 

中午休息时间,Mark在鱼贯而出的人流里一如既往的一动不动,好似全幅心神都集中在了眼前的显示屏上,完全不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

Eduardo和Matthew也留了下来,这次Karen给他们准备了餐点,Eduardo也就不冒Matthew可能又碰着摔着的风险去餐厅了,而且有Matthew陪着,他面对Mark也能坦然些许。

“咖喱在这里,沙拉在这里……”Eduardo将餐盒塞进Matthew手里,拉着他的手摸索菜肴的位置。

“你可真贴心,Edu,”Matthew笑着说,“谁能拿下你肯定超幸运,想想我都嫉妒了。”

“Matt,就算有了女朋友我也不会不管你的,”Eduardo好笑地回复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Matthew听到对面传来一下重重的敲击。

在Eduardo帮他拌咖喱的时候,Mark站起身,笔电也没有拿就走了出去。

Eduardo的动作停住了,Matthew偏头问他:“怎么了,Edu?”

“哦……啊,没什么。”Eduardo如梦初醒,“只是Mark没有关机就走了,要是有人趁机窃取Facebook的机密……算了,没什么,我就随便说说。”

“现在我还担心他干什么。”Eduardo最后小声的嘟囔道。

 

Matthew费了好大力气,才劝服Eduardo放他一个人去一趟卫生间。还好Mark并没有走太远,Matthew转了几个弯,就清晰的听到了墙对面Mark的说话声。

“……我大概,大概嫉妒了,Chris。”Mark在打电话,他的声音又轻又急,不复之前在会议室的清晰冷漠,“Wardo现在完全不看我一眼,眼睛黏在他旁边那个律师身上撕不下来。他明明说要我的注意力,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不在我这里。”

“Mark,”清朗的男声混着沙沙的电流声,被Matthew清晰地捕捉,“那个律师我也知道,他是Wardo的好友,又是盲人,Wardo关心他很正常,你不能强求Wardo放下他需要照顾的挚友,去注意你这个和他正在打官司的前男……友人。”

“我们并没有上法庭,”Mark反驳,“只是诉讼,不是官司。”

“重点是在那里吗,Mark?”Chris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崩溃,“听着,Mark!要么你现在就去告白,要么就这么尽快和解然后放Wardo走别再烦他,二选一!不要给我自作主张闹出什么‘旧爱示威新欢’的丑闻!信不信我立刻辞职!辞职!”

“……你脑子坏了吗Chris,”Mark顿了一会儿,才平板地讽刺道,“你把Dustin硬盘里的狗血连续剧都看完了吗。”明明应该是疑问句,愣是被Mark冷漠的腔调掰成了肯定句。

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Matthew听到Mark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心跳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明显在进行激烈地心理挣扎,等到脚步声再次响起,Mark的心跳又恢复了平稳。

Matthew也迈开步子,一手扶着墙,一手握着盲杖在面前敲打,做出一副正在找路的样子,他听到Mark的脚步声在他身前十米的地方停住。

Matthew歪过头,仿佛才听到走廊里有别人在走动,“有人吗?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你怎么一个人?Wa……Eduardo呢?”Mark说。

“我并不是需要时刻关照的人。”Matthew无辜的笑着说,“你是……Zurkerberg先生?你的声音很有特点。”

Mark静默了一瞬,Matthew感到他随后上前拉住了他的袖子,“我带你去。”Mark说。

“那真是多谢了,Zurkerberg先生。”Matthew顺势收起盲杖,跟着手臂上那细微的拉力向前移动。

嗯,是个好孩子。

 

“Peter,今天我在走廊遇到Zurkerberg了,他人不错。”Eduardo开车,Matthew坐在副驾驶座上说。

“哦,大概你还没有触发他的混蛋按钮。”Eduardo故作镇定的说,他不知道他瞬间紊乱的心跳和短暂收紧的手掌已经出卖了他。

Matthew悄悄地笑了一下,“Peter,既然还放不下,不如就先顺着自己的心走。”

“……走什么?”Eduardo假装听不懂,但是Matthew感应到了他试图隐藏的复杂心绪,“移民新加坡?”

“不,这个就算了,纽约需要你。”Matthew知道Eduardo已经听进去了,顺势岔开话题。毕竟是自家孩子,没有必要逼得太紧。

 

最后一天,所有人都在一来一往的交锋中感到了疲惫,Eduardo板着脸直视前方,Matthew安慰地揽住他的腰。

这个动作有点过于亲密了,但是揽肩膀太显眼,Matthew于是顺着Eduardo的肌肉线条往下走,然后他就感觉到了Mark Zurkerberg先生灼热的视线。

 

时间快到了,Sy提议休息一下,Eduardo的诉讼律师Gretchen安慰地拍拍他的背,站起身。大家纷纷收拾东西离开,Eduardo深吸一口气,缓和了激动的心情,也站起来,帮Matthew收拾桌面上的打字机。

Matthew为了给Eduardo空出位置,试图往旁边退让,左手却“意外”拂过桌上的茶杯,偏烫的茶水顿时浇了他一身。

“嘶!”Matthew短促的吸气,失策,热水碰到了他前几天的伤口,稍微有点痛。

“Matt!你还好吗?”Eduardo看上去就像他被兜头浇了一大桶滚烫的开水,瞬间急得团团转,“烫到哪里了?起泡了吗?”看上去他似乎都想当场解开Matthew的衣服查看伤势。

“不,不,没什么大碍,”Matthew赶忙说,“就是我现在需要一点纱布和烫伤膏。”

Eduardo看到了Matthew白衬衫下面隐约透出的血色,转瞬明白了状况,赶忙掏出手机就想向最近的复仇者求助。

“我知道医药箱在哪里,”一直没动的Mark突然开口道,“我可以带你去拿。”

Matthew顺势一推:“那真是太好了,Edu?”

“好吧。”Eduardo犹豫不决,但看看Matthew的腰部,还是咬牙答应了Mark的提议。

Matthew侧耳,听到了Mark和Eduardo相携出门时,Mark越发沉重有力的心跳声。

他默默地翘起嘴角。

 

明天正式签署和解协议,在Matthew又一次趁机撺掇Eduardo去向Mark道谢之后,Eduardo和Mark的关系就像也签了和解协议似的逐渐缓和。

协议签署完成后,Matthew听到Mark的手机里传出上次那个Chris的声音:“……我已经帮你订好了凡西尼餐厅的座位,给我诚恳地邀请Wardo,再打好领结准时到场,记住了吗?”

Matthew忍不住一笑,看来不是他一个人在帮他们。他凑到Eduardo耳边,轻声问:“你和Mark和好了吗?”

“No,”Eduardo提起这个话题,再也不是过去避之不及的样子,他变得轻松而坦然,“not yet。”








PS:我真的讨厌超胆侠这个翻译,听上去像炒蛋= =

评论(11)

热度(155)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