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TSN X Daredevil】(MEM)(Foggy/Matt)分道扬镳(上)

#TSN为电影《社交网络》,仅与电影相关,与现实无关,一切原著未提及内容均为私设

#Daredevil为美剧《夜魔侠》,仅涉及TV中的设定,与漫威宇宙及连动电视剧宇宙无关,花朵无秘密身份

#TSN与DD的内容篇幅对半,若有任意一部原著没看过,可能会对阅读造成障碍

#DD中Matt实为辩护律师,但是在这里就忽略这一点,文中所有关于法律的内容均为私设

#马律师辣么萌吃我的安利好吗O(≧口≦)O







Eduardo毕业后事业顺利,虽然在Facebook上的失利让他的履历不那么光鲜,但是依然远远好过世界上95%的毕业生。而现在,他正打算弥补他的履历上最后一个污点。他会从Mark手里拿回他应得的一切,他向来说到做到。

然而,在正式提起诉讼前,Eduardo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律师团还差人?”Erica坐在他身边,搅动着酒杯里的冰块,问道。

和Erica成为好友是一个意外,从Mark与她交往到分手,Eduardo都没有见过她,直到哈佛毕业典礼,她被人邀请来到舞会上,他才与她第一次搭上话。

Mark风头正劲,Eduardo作为Facebook曾经的合伙人,在舞会上被过多的目光注视着,让他不堪其扰,不得不找了个机会躲到角落以求清净,而Erica正巧也因为她混账的前男友而被千奇百怪的搭讪包围,点了杯鸡尾酒缩在那个角落自斟自饮。

因为同一个人而被围攻的二人意外凑到一起,相视一笑间都有些尴尬和莫名的惺惺相惜。

Eduardo发现Erica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不卑不亢举止大方,思维敏捷善解人意,还拥有漂亮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证也证明了她的头脑有着远超同龄人的优秀,这点也只有自大狂Mark Zurkerberg会否认,他从来看不起除他的哈佛之外的学历。

Eduardo和Erica一场舞会后顺利成为交换了手机号的好友,三五不时也会到酒吧小聚一场。今天也是一次小聚,Eduardo忍不住向她抱怨阴魂不散的Mark·倒霉的·Zurkerberg。

“诉讼律师已经找好了,但是助理律师还缺人,”Eduardo烦恼地说,“我需要一个值得信任、不会被Mark买通的助理律师来帮我整理诉讼材料,但是Gretchen推荐的几个人我都不太放心。”

Erica搅动酒液的动作放慢了,她偏头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倒是有个推荐人选,是哥大法学院的学长,能力很强,听说最近刚离开实习的事务所,和同样是哥大法学院毕业的搭档共同开办了一家‘Nelson&Murdock’律师事务所,口碑不错。因为是新开张的小事务所,背景清白,你可以试试。”

“我会考虑的。”Eduardo点点头。

Erica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抱歉,有急事,”Erica歉意地说,“我得先走了,下次再聊。”

Eduardo摆摆手,Erica拿起包匆匆离去。

 

第二天,Eduardo通知他的助理去搜集那个“Nelson&Murdock”律师事务所的资料供他参考,资料到手才发现Erica所言不虚。

那个事务所真的是才开办,雇员只有三个人,经手的案件也不多,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案子,还有一桩牵扯到人命的凶杀案,相关材料只有薄薄的一页纸。但是合伙的那两位律师的个人成绩均不俗,从大学时的各项荣誉到实习时的各种成绩,可谓战果辉煌,这两份履历放到哈佛学生中也是不差。

正巧他们的事务所就在纽约克林顿区。

Eduardo拿起电话,让助理将与他们来场会面的事项加到他的日程表里。

 

“嗯,嗯,好的,周三上午十点,我会通知他们。”Karen放下电话,忍不住高高翘起嘴角。

她迫不及待地敲响两边房间的门,把那两个律师都叫出来。

“好消息!”Karen开心的说,“我们有大案子了!Eduardo Saverin先生有意向将他的一项商业诉讼托付给我们,不过不是诉讼主导而是助理律师。”

“Wow~”Foggy夸张的展开双臂欢呼,“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付得起电话费了!”

Matthew也笑着点点头,“虽然只是一部分诉讼,但是也不错了,我们可得好好准备,争取拿下它。Karen,麻烦搜集一下那位Saverin先生的资料。”

Karen笑着打开Google,Foggy激动地一巴掌拍向搭档的背:“啊哈,不把整个诉讼交给我们是他的损失!”

Matthew被拍得一个踉跄,他暗地忍不住龇牙咧嘴了一会儿,Foggy刚刚打在了他衣服下的一块隐秘的淤青上,那是他昨晚秘密行为的收获之一。

“哇哦,这位Saverin先生可是个名人。”Karen盯着屏幕,惊讶地感叹,“我说他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原来就在Facebook主页面上,每次登陆我都会看到。他是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

“Eduardo Saverin,曾任哈佛投资协会主席,凤凰社成员,大三时为好友Mark Zurkerberg创建Facebook提供资金,后因理念不合被迫离开Facebook,现在是华尔街新秀,天使投资人……大二时一个暑假就赚了30万,而他现在才23!God!”Karen忍不住感叹道,“Foggy,你的全部资产加起来估计也只有人家的零头。”

“万恶的资本家。”Foggy故作义愤填膺地挥挥拳头,惹得Matthew笑容更大了。

“呵,嗯咳,”作为三人之间最沉稳的那个,Matthew清清喉咙,努力把话题扯正,“Karen,会面安排是什么?”

“哦,我差点忘说了。”Karen急忙打开记事本,“后天早上十点,梅森大厦28层。”

“来吧,还有两天,”Matthew耸耸肩,“让我们把我们的西装好好熨一下。”

 

结果突然发生的事故让从干洗店拿回来的两套西装只有一套能派上用场。

“Hansen太太需要我们,你必须立刻赶过去,我一个人去就好了。”当天上午八点,Matthew边穿上西装外套边说。

“不,绝对不行,Matt,那个地方你去都没去过,你知道电梯在哪吗?服务台在哪吗?”Foggy急得团团转,“让,让Karen陪你去!”

“我可以……”Karen立刻回应道。

“Karen有笔录要核实,联合建筑公司那个案子就差个尾巴,越早结束越好。”Matthew摸索着拿过盲杖,坚定地打断了Karen的发言,“我一个人去,就算找不到电梯我也能找到愿意帮忙的人。”他歪歪头,打趣道,“总会有人看在我是个瞎子的份上乐意帮我一把的,你们就放心吧。”

“可是……”Foggy还是在犹豫。

“不用担心,”Matthew打开门,以最快的速度闪了出去,“今天晚上我会带着合同回来的。”

 

的确不用担心,踏入大厦正门的瞬间,盲杖在地上敲打几下,Matthew偏头侧耳倾听,脚步声,心跳声,窃窃私语声,声波在墙壁和各种障碍物上来回反弹,转瞬间就在Matthew脑海里形成了大厅完整的立体图。前台小姐的玫瑰香水里加了过多的化学药剂,味道有点刺鼻,角落盆景上传来清新的泥土和植物的气味,有一个地方的温度比周围高上些许,应该是有三个人正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等候什么。刚刚与他擦肩而过的先生估计备受肩周炎的困扰,他肩颈部的肌肉运动时发出了僵硬黏腻的摩擦声。

而在路过的人眼里,Matthew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就径直向前走去。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Matthew Murdock,与Eduardo Saverin先生上午十点的预约。”Matt摸索着将手搭上接待的柜台。

“好的,28层,请登记一下。”Matthew感到有一双柔软的手牵着他的手抚上纸张。

指尖有茧,看来这位女士经常做一些需要打字的事。Matthew想。

“请问需要带路吗?”签完字,接待小姐好心的问。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Matthew笑着说,带着些许歉意和羞涩,“我第一次来这里,不太清楚电梯在哪里。”

如果Foggy在这里,一定能辨别出Matthew的这种笑容,他给它起名为“Matt的泡妞专用笑”。

 

敲门声响起,“请进。”Eduardo头也不抬地说。

“BOSS,Matthew Murdock先生到访,上午十点的预约。”助理小姐拉开门后说道。

然而她并没有让访客进门后就关门离开,而是牵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呃……没有听到关门声的Eduardo抬头,吃惊地顿了几秒。

以后要找人员资料的时候得提醒他们把个人基本情况加上。Eduardo惊愕地想。

盲人律师在他助理的帮助下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他朝助理的方向感谢的点点头,然后对他自我介绍道:“Matthew Murdock,很高兴见到你,Saverin先生。”他朝前方伸出手。

Eduardo赶忙从办公桌右边移到中央,“Eduardo Saverin,很抱歉我的助理搜集资料的时候漏掉了一点东西,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不,完全没关系。”Matthew笑着说,“事实上,我的搭档招待我总是像对待易碎品一样,反而让我稍微有点困扰。”他耸耸肩,幽默地自嘲道。

盲人律师鼻梁上架着宽大的墨镜,脸庞棱角圆润,笑起来的时候不吝于扬起嘴角,整个人洋溢着一种奇特的坦诚与天真混合的气息,但挺直的脊梁和舒展的肩背又显得他坚毅成熟,值得托付。

回想起这位盲人律师远远甩掉同龄的其他健全人士三条街的灿烂履历,Eduardo对这位Murdock先生的好感一下子就噌噌噌上去了。

“我看过你们的资料,”Eduardo双手交叉,语气和缓,“非常漂亮的个人履历,你们解决了蓝石公司的股权纠纷案?”

“Yeah,”Matthew有点骄傲地承认,不过立刻又羞涩地纠正道,“不过当时我们还只是律师助理,只能说参与了那场案子。”

“不用谦虚,Murdock先生,我有点内部消息,那场商业案里你们功不可没。”Eduardo赞许的说,“我有一场诉讼,想雇佣你们担任助理律师,主讼是Gretchen Shaw女士,同样涉及股权纠纷,这是合同和保密条例。”Eduardo伸长手臂推过去两份文件,让纸页触碰到Matthew的手指才停下来,“抱歉因为事先并不知晓你的……特殊情况,只有普通打印版本。你可以将合同带回去和你的合伙人商量一下,”说着,Eduardo语调显出几分歉意,“但是你必须签订保密条例才能离开,主要是防止这场诉讼的消息泄露出去,毕竟兹事体大。我可以将内容读给你听,保证没有任何陷阱文字。”

“不,没关系,”Matthew摸索着翻开较薄的那份文件,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抽出签字笔,“我相信Saverin先生并不会这么做……我应该签在哪里?”

Eduardo赶忙从办公桌后面转出来。说真的,办公桌做这么宽大,除了显出装修上的阔气之外,一般没多大用。他牵引着盲人律师的手来到正确的位置,Matthew流畅的签下名。

作为一个失明人士,Matthew的签名意外的顺畅漂亮。

Matthew收起两份文件,塞进公文包里,他合上拉链,偏过头突然说:“冒昧问一句,这场诉讼与Facebook相关对吗?”

过去被突然揭开一个小角,Eduardo本以为他已经足够成熟到可以正视那场伏击,但是骤一听到“Facebook”的音节,还是没忍住颤抖了一瞬。

 

“呃,sorry,”Matthew听到Saverin先生骤然一顿的心跳,赶忙说道,“如果有所不便的话也没有关系,只是我个人无所谓的好奇心而已。”

“不,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年轻有为的Saverin停顿了一会儿,Matthew听到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的吐出来,用一种似乎想把过去的所有恩怨通通丢弃的方式,“Murdock先生……”

“Matt,”Matthew打断道,“你可以叫我,嗯,Matt。”Matthew略带局促的握紧手中的盲杖,“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Matt,”Eduardo的声音轻松了一些,“你也可以叫我Eduardo,或者,Wardo,well,我的名字对于美式发音来讲有点拗口。”

“这场诉讼的确是关于Facebook的,Mark当初用合同陷阱稀释我的股份,我总得拿回来才行。”Eduardo状似坦然地说。

Eduardo没有说谎,但他的心跳却好像突然被压上了一块巨石,心脏为了抵抗沉重的压力而努力的收缩着。

Matthew微微启唇又闭上,最后还是对Eduardo的一切反应故作不知的一笑,不经意地岔开话题:“Well,Wardo,你是怎么知道‘Nelson&Murdock’的,我是说,我们的律师所才刚起步,知名度很低。”

“Erica推荐给我的,”Eduardo顺势将压抑的过往抛到脑后,“Erica Albright,同样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她是我的朋友,听说我缺少值得信任的律师,就向我推荐了你们。曾经的精英学长给后来的学生留下了,嗯,相当深刻的印象。”

“啊哈,well,看来下一次的同学会我不能缺席了,我得去好好感谢一下帮我的律所拉来生意的Albright小姐。”Matthew笑着说,“她的推荐真是太对了,全世界都找不到比我们更值得信任的律师了。”

Eduardo也笑了起来,“我送你出门。”他站起身对Matthew说道。

 

“Saverin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看照片上相当帅气啊。”晚上,律所仅有的三个人凑在一起研究合同上的内容,Karen神神秘秘地凑过来要八卦。

“人不错,很和善,还很会照顾人。”Matthew将电脑上的扫描件往下翻了一页,手指在点字阅读器上抚过,“说话带点巴西腔,很好听。”

“哇哦,”Karen小小的惊叹一声,缩了回去,“黄金单身汉啊……看看这个文件,”Karen抽出一张诉讼材料,“Facebook现在的市值已达数百万,而这场诉讼里我们的雇主至少能拿回4%的股份。”

“我们的对手Mark Zurkerberg是Facebook的CEO,年纪比我们的雇主还要小,身价更高……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厉害。”Matthew说。

“股权纠纷案,唉,”Foggy将资料一抛,很是沧桑的摇头感叹,“昔日好友分道扬镳,恩断义绝对簿公堂,这个案子告诉我们,绝对不要跟好朋友做生意。”

“嘿!”Matthew停下手上的动作,“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Well,哥们,”Foggy摊手,无赖地说,“我们是特殊个例,关系铁到哪怕值整个Facebook的美金也无法动摇!”

“呵。”Matthew被逗乐了,他微笑着继续阅读,不禁然想起了藏在衣柜里的面具和夜行衣。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笑容逐渐消退。






*已经把DD的TV从头到尾过了两遍,第三季得等到2018年,哭死QAQ

CC肿么可以辣么萌QAQ


评论(3)

热度(65)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