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

从欧美坑里爬出来了,留下的坑待2018重拾爱意再填,请慎fo
目前主挖文野&弹丸坑
文野吃织太,双黑,社乱,双社长
弹丸吃神日,日狛,最吉
坑总会填的啦~

【Cherik】万磁王Charles与L教授Erik(下)

#阅读本篇前,建议先食用上篇

#交换梗

#洒狗血





Erik脑子里突然响起“砰”的一声。

这是有人听到了重物落下的声音后,被关不上的共感直接传过来的巨响,它直接回荡在Erik的大脑里,震得他手一颤。

“该死!”Erik烦躁地敲敲桌子,因为手抖,他笔下的纸上留下了一块刺眼的墨渍。

[Shit!]Erik突然听到一声咒骂,顺着精神丝线传递过来的情绪跟Erik一样暴躁。

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像……是Charles?

[“砰!”]

Erik手又是一颤,它的主人是通过耳朵近距离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噪音,而顺着思维传过来的噪音则仿佛经过了提纯,频率呈几何倍的在Erik脑子里震荡。

[Damn it!]

好吧,这个声音的确是Charles。

Erik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着,他干脆放下手中的书和笔,用食指按住额角,小心翼翼地伸出思维的触须,想去看看Charles那里发生了什么?

Erik连上了Charles的思维,通过Charles的眼睛,Erik终于知道那些巨响是怎么回事了。

大早上还没有学生来到厨房,Charles过来想拿一杯咖啡,但是他如果端着咖啡就不太好操纵轮椅,所以他试图用磁力推着轮椅滚动。

好吧,看来经过上次的丢脸后,Charles终于暂时放弃飘着轮椅走的念头了。Erik欣慰地想。

不过Charles对磁力的控制实在是太糟糕了,磁力使劲一推,他连人带轮椅直接撞到了流理台上。幸运的是,Charles本人一点事都没有,磁力牢牢地将轮椅定在地面上,不幸的是,流理台上的杂物倒了一片,Erik听到的声音就是它们的哀鸣。

Charles还不死心,他决定继续尝试,有磁力护航他本人倒是不会受伤,但是厨房的程设就倒了大霉。

Charles将他的轮椅开成了一辆冲撞车,左冲右突,所到之处,杯盘狼藉。咖啡早就随着杯子的坠落变成一滩地板上的褐色污渍,他已经不是在试图端着咖啡回去,他现在只是跟轮椅杠上了。

[“稀里哗啦!”]

[Funk off!]

哦,Charles。Erik简直哭笑不得,他决定开口提醒一下老朋友。

[Charles,既然控制不好就先收手吧,你已经快把厨房拆了,难道还想出去把房子也拆了吗?]

对面传来愤怒的小火苗。

[Erik,滚出我的脑子!]

[好吧,]Erik再次拿起书本,[但是你知道,我也控制不住心灵感应能力。]

言下之意,他暂时滚不出去。

对面传过来的火苗更旺盛了。

Erik等了一会儿,不再有杂碎东西的声音传过来,对面的情绪平静了不少,火苗熄灭了。

Charles的心音犹犹豫豫地响起。

[好吧,Erik,刚才我有点暴躁,恶语相向我很抱歉。但是,你可真是个混蛋!]

Erik合起纸页,他不知道他现在脸上的笑容有多么轻快平和。

[所以今天我们还去Hank那里吗?]

[……周围没有人在,先过来帮我把厨房清理一下。]

 

Erik推着Charles的轮椅,二人来到地下实验室,看到Hank还在试验台前忙碌着。

“Hank,有找到把我跟Erik的能力换回来的办法了吗?”Charles问。

自那次事故起已经过了一个月,被交换了身体部分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换了回去,可是Charles和Erik被交换的能力还没有换回去。

同样,Peter和Kurt也没有,但是他们已经把对方的能力玩熟练了,现在学校里的住户们不时就能看到炸开的银色烟雾和闪过的蓝色旋风。不过见到蓝色旋风的频率要远低于银色烟雾,因为Kurt在高速状态下尾巴要是甩到人,可不再是被碰一下的程度了。在速度的加持下,受害者仿佛被重鞭一抽,秒秒钟糊到墙上绝不含糊。所以他必须小心翼翼地收好他的尾巴,才敢动用能力加速。

至于为大家竖起警告的第一例受害者,正是至今还在医疗室趴着的Scott。Kurt为自己的失误一直对Scott十分抱歉,不过看Scott天天和前来探望的Jean相谈甚欢的样子,实在值得怀疑,他本人是否需要Kurt的道歉。

到目前为止,除了双方暂时均不能完全发挥对方的能力,Peter和Kurt的能力交换对他们本人和周围人的人身安全没有造成什么威胁。

但是Charles和Erik的能力交换就不同了,他们的能力都被天启强化过,之前本人都尚未完全掌握好这份更强的力量,陡然被交换,双方可不仅仅是手忙脚乱这么简单。

“抱歉,Charles,”Hank推推眼镜,显得有些局促,“要让你们的能力换过来,目前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等Tina的能力自然消退,第二个是让Tina再次对你们使用能力,但是Tina上次能力失控时爆发的太厉害了,她现在还处在能力透支中。”

“那要等多久才能自然消退?”Erik问道,他现在面色青白,眼下的青黑色十分明显,显然被Charles难以控制的能力折腾得不轻。

“这点就是最大的问题,”Hank翻开手边的资料,“Tina的能力是基于基因交换而导致的显性性状改变,被交换的基因是通过一种特殊的能量与原来的基因叠加咬合,理论上,等到能量消弭,性状自然会变回去。我研究了所有被交换的学生身上残留的能力,得到了它大致的衰变方程。”Hank指了指资料夹里长长一串鬼画符,Charles看得很认真,Erik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地转过头。

“呵。”低着头的Charles突然轻笑一声。

“嗯?怎么了?”Hank奇怪地问。

“不,没什么。”Charles摇摇头,目光状似不经意地扫过旁边的Erik,眸中含笑,忍俊不禁。

[Erik,看不懂没有关系,我可以教你。]Charles在心里想到。

[……谢谢,Charles,我想这方面就不必了。]Erik简直恨透了无法控制能力的自己,尤其是在面对Charles的时候,它简直将他的所有心理活动都对他敞开了。

Charles在心底轻咳一下,忍住了笑声。他默默提醒自己不要把人逼得太急,一报还一报就好。

Charles把注意力移回到研究资料上,问道:“所以,我和Erik的基因嵌合强度是多少?”

“7.83。”Hank叹了一口气,“理论上,大概要四年左右,你们的能力才能换回来。”

“这么久?”Erik苦恼地揉着太阳穴,自从交换了能力,他的头一直在隐隐作痛,这让他养成了时不时按按额角的习惯。

“看来我们的训练计划要提上日程了。”Charles合上资料夹,无奈地说。

 

“实在想不到,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还能一起训练能力。”Charles的目光略过地平线处的湖面和森林,二十年前的发射台,现在依然矗立在原地。

他和Erik打算先试一下杀伤力强大的磁控能力,于是二人来到城堡的露台。到达之前Erik已经提前清了场,虽然听到他的脑内公告的学生,大部分的心情就跟便秘了一样。

“不过这次换你来移动发射台了。”不变的风景,让Erik也不禁忆起当年短暂但快乐的时光,目光柔软起来。

Charles很快就从旧时的怀念中抽出身,对新能力开发的好奇在这方面帮了他一把。这一个月来,为了避免大范围的意外,他只是小幅度的试用过磁控能力,现在可以放开手脚,他不禁跃跃欲试。

Charles对着发射台伸出手。

Erik看着Charles的动作,禁不住笑了起来,“看到你这样做,感觉真是奇妙。”

“谁叫我们的能力交换了呢,”Charles抬起头责怪地瞟了一眼Erik,“现在,shut up,我要集中注意力。”

Charles闭上眼睛,他的右手呈爪状向前探出,和Erik使用能力的动作一模一样。

Erik保持安静,但是嘴角仍止不住地向上翘起,他想到他辅助操控新能力的动作,也是跟Charles学来的,的确挺好用。

与Erik多年前的艰难不同,在Charles的操控下,发射台很干脆利落地朝露台转过来。

好像转得太干脆了。

Erik目瞪口呆地看着发射台被扭断了基座,向他们飞来。

“Charles!快停下!”

Erik按住Charles的肩膀, 罪魁祸首睁开眼,也被放大的发射台惊得手一抖。

发射台也跟着一抖,撞歪了两棵树。

“Charles快松手!”

“我也在尝试!”Charles手臂上青筋暴起,他在努力试图把飞过来的发射台移到空旷的平地上。

发射台重重的砸在草坪上,它落下产生的震动让学校都抖了抖。

“Charles,我看强度和范围这点我们就不用训练了,”Erik安慰地拍拍老友的肩,“着重锻炼控制力吧。”

Charles捂住脸,表示暂时什么都不想说。

 

这是继一个月前的不可抗力事件后的第二次全校召集,为了收拾自家温柔和善的小校长弄出来的烂摊子。

当他们终于一头雾水的聚到校舍背后的草坪上,不知道多少学生瞬间在那片巨大的狼藉面前傻了眼,当听到这个巨型金属垃圾是校长搞出来的之后,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从此刷新了Charles在他们心目中的战斗力和危险度。

趁着大家都在热火朝天地挽救学校的草坪的时候,Charles反而逃离了事发地,理由十分冠冕堂皇,他要陪Erik去地下训练场。

“Erik现在能力不可控,处在人群中会加重他的大脑负担,他不能去帮忙。”

“那你呢,Charles?发射台是你拆的吧。”Raven危险地眯起眼睛。

“Erik也要训练一下能力,而谁又能比我更清楚我的能力呢?我得去帮助Erik,我可不能丢下他一个人。”Charles信誓旦旦地说。

“Charles,如果这话不是在你拆了你的发射台后说的,我会很感动。”Erik无奈地敲敲Charles的轮椅背。

Charles偏过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Raven朝天翻了个白眼。

 

“Erik,我想我也不用指导你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心灵感应能力了,”Charles想起了不久前的全校同步梦境事件,还是感到有些脸颊发烫,“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你的控制力升上去。”

“不过说回来,Erik,你的控制能力未免有些太弱了?”

Erik正倚靠在墙壁上,他这种骄傲又自律的人一般不会在人前显露出这般失礼而又懒散的姿态,除非现在他身上的不适的确困扰到了他。

“不过是在人群里待了五分钟而已,”Charles对Erik的过度反应很是担忧,“要不要让Hank为你做个检查?”

“我想不用,只是偏头痛而已。”Erik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除了憔悴的面色,完全看不出头痛的痕迹。

“死撑着也不会改变什么,”Charles摇摇头,“我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能给你,随着年龄增长我对能力的掌控力自然就涨了,我也没有怎么锻炼过它,强化它也是靠外力。”

“一般而言,我只要集中注意力,就能控制它对特定的人施加作用。挡住外来的心理活动难一些,你要先平静下来,去想一些目标,未来,方向,诸如此类,或者能让自己感到幸福快乐的事……”

“这跟你二十年前告诉我的建议真是相似,Charles。”Erik突然开口说。

Charles愣了一下,“好像……还真是?”

“你让我找愤怒和平静中的那个点……其实当时我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

“不过你还是做到了,就勉强算你及格吧。”

他从回忆中抬起头,发现Erik正难得的带着浅笑望着他。

Charles也禁不住微笑起来,过尽风帆后的平静与沧桑在这对仇敌与好友间无声传递。

 

“你习惯用情绪催化能力,但是对于心灵感应能力可不能这个样子,你要努力冷静下来,不要受到他人的情绪干扰……”

“我一直有练习这一项。”

     枝叶掩映的小径上,Erik推着Charles,在午后舒适地阳光间漫步,不时轻声交换一些自己对于能力的想法。

“你还是没办法感受到金属的细节?”

“是啊,”Charles苦恼地皱皱眉,“我能感觉到哪里有金属,但是它们在我感知里就是一团大概的形状,就像一把枪放在我面前,我能感觉到这是一把枪形状的金属,但是具体的枪栓、扳机、弹簧就完全分辨不出来了。”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个问题,”Erik想了一会儿,摇摇头,“对于我来说,控制更大范围更强有力的磁场才是困难,细部感知于我而言就像本能一样。”

“看来我只能自己摸索了,”说着沮丧的话,Charles脸上却是轻松的微笑。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眉毛兴致勃勃地挑起,“对了 ,你是怎么把自己飘起来的?磁场对重力场的影响?还是你那套丑爆了的衣服里面含铁?”

Erik看上去有点无奈,嘴角却含着纵容,他开口:“是因为……”

“Charles!”Hank突然从道路的尽头跑过来,打破了午后悠闲的氛围,他远远的就开始呼唤Charles,颇为急切。

“出什么事了吗?”Erik停下话头,向Hank问道。他看上去完全没有接下去继续说的意思,Charles只得遗憾地暂时放过他。

“我和Raven找到了一个捉变种人做研究的研究所。”Hank严肃地说。

 

“他们为了防止变种人逃脱,在他们身上都装了颈环,如果他们远离研究基地500米,就立刻爆炸,而且任何一个研究员都可以在遇见意外的时候,选择引爆它们,杀掉所有被他们捉住的变种人。如果我们避开所有人,偷偷拆下颈环,那些研究员也会收到警报。”

Charles和Erik,还有新的变种小队的全部成员,此时都聚到了地下训练场,聚精会神地听Hank介绍Raven拿到的情报。

听到这里,一直在努力平稳心神的Erik陡然捏紧了Charles的轮椅把手,怒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站在他旁边的Peter一下子捂住头,他感到灼热的尖刀在他的神经上跳跃,让他头痛欲裂,恨不能立刻冲出去狂奔一公里,再揍翻整个纽约的人。

“Erik。”Charles悄无声息地将自己的手覆到Erik的手上。

Erik低头看进老友的蓝眼睛里,担忧和包容像海潮一样,一波一波轻柔地拥住他,虽然知道Charles现在没有能力,但是他的眼睛好像已经将他想说的投射进了Erik的脑海。

Calm down。Erik仿佛听到Charles在对他这么说。

好吧。Erik深吸一口气。无论你有没有能力,你总能说服我做任何事情。

Charles看到Erik渐渐平静下来,抿了抿唇,似乎想笑一下,Erik不知道仅仅是因为他控制住了情绪,还是因为他又不小心把心理活动发射了出去。

Peter也终于舒了一口气,他立刻跑到X战警聚集的那一角,决定还是等便宜爹的能力正常了,再跟他站在一起吧。

“幸运地是,他们手上的人质并不多,只有三个,都被关在基地的最深处,”Hank继续说,“困难的是,我们要如何不惊动任何人,把他们安全地救出去。”

“我用Kurt的能力可以很快潜入基地里面,Kurt用我的能力也可以完全不被任何人发现。”Peter立刻举手自荐。

“你们已经把对方的能力开发到那个程度了吗?”Charles有些惊喜。

Hank向Peter和被Peter圈住脖子正在挣扎的Kurt点点头,“有你们两个能用,怎么把人质带走就不用担心了,但是怎么拆掉那些装置还是个问题。”

“不是有Jean吗?”Scott说。

“不行,”坐他旁边的红发女孩摇摇头,“我可以制造简单的幻觉,让那些人看不见我,但是我没办法欺骗机器,也没有办法精确地定住别人的思维。”

“如果你和Erik的能力没有被交换就好了。”Raven对Charles说。

“我来吧。”Erik突然说。

“什么?”大家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之后,纷纷摆出惊讶脸。

“别开玩笑了,你现在能用出Charles能力的百分之一,还不会顺带伤到我们吗?”Raven毫不客气地说。

“Erik,不要逞强,强行使用心灵感应能力会让你的脑神经超载!”Charles看上去比所有人都惊恐。

谁都知道万磁王控制不好X教授的能力,天天白着一张脸待在人少的地方,而且在他附近多半能找到Charles。直到最近,他才陪着Charles出来走走。

“不然呢?”Erik反问,他眼神沉沉,背后是一触即发的血雨腥风,“你们难道认为我会就这么待在这里干看着吗?”

“而且我可以做到。”顿了顿,激烈的语气略为缓和,Erik点点头,仿若承诺,“我可以做到的。”

“你现在不能使用脑波仪,这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但是不使用它你能将思维伸那么远吗?”

“不能,”Erik说,“所以我跟你们一起到现场去。”

“不可以!”Charles急得眉毛都立了起来,他拍着他的轮椅扶手朝Erik怒吼,“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停下子弹吗?你以为你能在敌人扣扳机前瞬间停住他的思维吗?现在的你过去就是送死!”

“相信我,Charles。”Erik走到Charles的背后,扶住他僵硬的肩膀,在他回到Charles身边之后,他似乎格外偏爱这个角度,“我追杀Shaw的时候靠的可不仅仅是我的能力而已。”

“那么,我也去,我可以帮你们破门和拆机械,磁控能力的杀伤力你们都见过。”Charles突然语出惊人。

“教授你不要冲动!”

“别闹了,Charles。”Erik看上去完全不认可Charles的决定,他捏捏Charles单薄的肩膀,“在你学会怎么平稳地移动你的轮椅之前,你比我还没有自保之力。”

“Charles,你有认真考虑起码一秒吗?”Raven看上去快气疯了,“难道我们逃跑的时候你还能跟着跑?”

Raven的口不择言让Erik的动作一顿,下意识地就想上前,但是Charles比他还快地拦住了他。他对Erik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不用担心,Raven,我相信,在真正准备好进攻之前,Peter和Kurt会努力提高各自的能力,然后帮上我的,你说是吗,Kurt?”

被突然点名的Kurt手足无措地望过去,和Charles对视不到一秒,就稀里糊涂地点点头。

Charles对他满意地笑了笑,但是这看上去让Raven更生气了,Hank有点担心她现在会不会直接拉着Kurt来一场不能逃跑的搏击训练。

 

最后,大家还是没能拗过Erik和Charles,也确实时间紧急,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现在一群人紧张兮兮地坐在一起,Hank在前面开飞机,Raven再一次将反复推敲得出的行动计划仔细讲解。

Erik和Charles被固定在座位上,他们两个视线偶然对到一起,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怀念。

“尤其是你们两个!”Raven锐利的目光化成两根箭,狠狠戳向死活跟过来的一对“病号”,“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基地外面!远程操控!禁止靠近!”

“没问题。”Charles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他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了,但是做出这种可爱的表情依然没有一点违和。

“我会保护他的。”Erik说。

Charles看上去有些吃惊,又有些感动,但是他还是对难得坦率的Erik说:“还是先保护好你自己吧,老朋友。”

 

进攻很顺利,Peter和Kurt抢先突入,Erik远程协助Jean掩护其他人潜入,Charles帮大家悄无声息地打开需要钥匙的门。众人到达最深处时,Erik成功地控制住了整个基地的人。

“加油,Erik!”Charles弯下腰,扶住站立不稳、半跪在地的Erik,他现在满头是汗,正在头脑里激烈地跟基地里的所有思想对抗。

“哼!”Erik痛哼一声,身子一歪,猛地扶住Charles的轮椅把手,才重新稳住平衡。

“Erik……”Charles切入频道,没有人说话,只有细微的金属摩擦声传来,Hank正在争分夺秒地拆卸监控颈环,“快点,Erik快撑不住了!”

“我,我还……可以!”Erik咬着牙,死撑着说。

Hank尽全力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警报声在Hank拆下第一个环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尖利地鸣叫,但是除了在最深处的那几个,整个基地的所有人都好像被突然暂停了时间,定格在警报响起前的动作,毫无反应。

Erik眼睛开始充血,他松开了抓住轮椅的手,按在地上,勉强撑住自己不倒下。

“Hank!快!”

“好了!”

Erik的胳膊陡然一软,一直盯着他的Charles及时伸出手,有些吃力的扶起脱力眩晕的Erik,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静立的人瞬间解除了冰冻,在他们看来警报刚刚响起,控制室的人急匆匆降下数道防护门,研究员立刻按下手边的爆炸按钮。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颈环已经在它们被Hank拆下的那一刻就由Peter扔进了控制室的机箱里。

“轰!”控制室的机械发生爆炸,整个基地顿时陷入了没有安保没有监控的境地。

场面混乱,大家干脆也不掩藏了,大大方方的裹挟着人质向外冲。

就在Charles仔细地听耳机里的声音,注意谁需要他帮助时,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它面前大喊:“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糟了,Charles抬起头发现一小队全副武装的人员,Raven得到的情报没有说巡逻小队会走到这边!

这时候已经有人认出他们了。

“他们是变种人的领导人!”

Charles咬牙抬起手,对面的雇佣兵也惊慌失措地举起枪。

Erik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力气,猛地扑到Charles身上,牢牢地挡住Charles的所有要害。

Charles试图让他们的枪口向后弯曲。

雇佣兵扣下扳机。

“砰!”“砰!”

沉闷地爆炸声响起,子弹在枪管里炸膛,碎裂开的金属碎片和把它主人的面孔割裂的血肉模糊。

歪曲的枪支和其它金属武器扭动着困住了惊慌失措的刽子手。

Charles已经尽力加快动作,但是还是有子弹被射了出来。

一枚击中了他们脚边的地面,一枚射进了周围的灌木丛里。

还有一枚准确的射向了Charles。

Erik的后背绽开一朵艳丽的血花,Charles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一片金属停驻在温热的血肉里。

那是一枚变形的子弹头。

按照轨迹,它大概会射进Charles的胸口。

金属呻吟着扭曲,空气里响起骨骼断裂的声音。

“NO!Erik!”

Charles伸手,一颗满是血迹的子弹头被他小心翼翼地牵引着,从肌肉血管的缝隙里浮现出来。他鼻尖上沁出细密的汗珠,他必须小心,不然为了防止肌肉抽搐将子弹推进更深的手术,反而会造成伤者的二次伤害。

“伤口偏下,大概只是擦过了肺,你会没事的,Erik,你会没事的。”Charles反复地,低声地,含混地念叨这句话,不知是在安慰Erik,还是在安慰自己。

[Don’t worry。]Charles脑海里响起缥缈的声音。

[这枪也算是还你的。]

声音消散,Charles的脑海重回一片宁静。

Charles撕下衬衫下摆,按在伤口上,Erik安静地趴在Charles身前。

Raven一行人正从出口赶来。

而鲜红的色彩,正从指缝间晕染开。

一点,两点,三点,……

有液体砸到了落叶上。

啪嗒,啪嗒,啪嗒,……

 








后记:

本来没有下篇的,但是感觉那个梗挺好玩,就出现了下篇;

本来不是正剧,只是片段式的小甜饼,但是觉得一个短篇要什么番外;

本来最后一段大纲上Erik是没有受伤的,但是写的时候顺手就这么写了,写完之后才发现和大纲不一致啊没法改,原本大纲上那一段只是Charles大发神威英雄救“美”;

这个下篇产出很艰难,结果感觉也挺糟糕,等以后连着上篇一起改好之后传SY(我终于能上SY啦哈哈哈哈哈哈!

V2.0——修改结尾,感觉这样更美……

评论(2)

热度(118)

©决一死战 | Powered by LOFTER